第19章 亲情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2100字
  • 2022-04-02 23:20:33

索性到了半夜开始退烧了,也不用在其身边忙前忙后了。

两个人坐在桌子旁边歇着,柳壑倒在沙法上睡着了。

张宗择拿来两罐啤酒与他一人一罐,胡正东本想拒绝,但是现在自己又极度复杂,还不如麻痹自己。

“脸还好吗?”

之前扇他一巴掌实在是气上心头,胡鸢毕竟是他的女儿,自己只是好心帮忙胡正东再怎么无视她也轮不到他来管。

想到此就越觉的自己愧疚,人家在自己初到公司的时候那么照顾自己,虽然不在一个部门,但还是帮自己解决好多麻烦,自己今天这么对他是不是有点……..

要不让他打回去。

其实是他多虑了,胡正东并不在意他打了自己,相反还要感谢他,要不是他那一巴掌打的自己冷静不少,说不定他就冒着雨带她跑去医院。

他久是这样成熟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死脑筋,看似饱经风霜,其实脑子还转不过弯子。

就像今天,他一心想着那布偶忘了手机关机,没注意到这个突发情况。

这是不是说明这个父亲很失职呢?他没做错什么,硬要说的话是早上胡鸢不听话没好好穿衣服,胡正东中午忘了去送衣服。

然后两个人都有错?

当然不是,事有对错,但亲情之间不应如此。

胡正东一口闷下大半罐的酒,脸不红,气息还是平稳的很,看得张宗择羡慕不已。

揪着自己的脸说道:“没事,是替胡鸢打的,就当是她打了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一巴掌。”

将剩下的给喝完,眼神瞄着张宗择手里的那半罐。

张宗择又提了几扎给他,让他慢慢喝。

他不说话,只有感觉喝的差不多了才会冷不丁的蹦出来一句。

“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烧的”

张宗择想了一下,“这个我也不清楚,我是去那,她就躺在午睡的床上了,听那老师说,中午就有些咳嗽感冒的症状。”

“就让她在午睡的床上歇着,想联系你带她走”

“不过你一直没回消息,她们那的校医不在,自己又不敢乱用药,胡鸢又难受的说不出话没法告诉她家里的地址”

“我去的时候,她已经发烧了一段时间,要不是一直有人看着给她降温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你也知道我们这小地方的医院,屁大点地方事还tm多,我就按照网上的办法喂了些药,给她降温”

在他说话的其间胡正东就拼命的在喝就,一开始还好一罐分成几下喝,现在直接炫个不停。

虽然知道他是海量,但酒这种东西喝多了本身就是伤身。

用手将其它的给扒拉过来,胡正东喝完手里最后的一点见旁边没酒了,也没去要。

脸色微红,眼睛充血,声音有些颤抖的对着张宗择说道:“就在不久前,我还对着孩子她妈保证自己会照顾好她们,你说那些话在我嘴里说出来可不可笑?”

“你说我活了这么多年了,什么事没经历过,但我都这么大人了,还跟个毛头小子一样到现在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如果能记住给她送衣服过去……..我这把岁叔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神情是很激动,声音倒是没敢多大声。

张宗择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这种忽高忽低的情商往往在这种最需要的时候没用。

“其实我觉的并不是你的错,人的生病本就很突然那时候的你…..对了你在做什么来着”

胡正东将那那堆脏衣服里面拿出一个布偶,(注:因为衣服脏了浸水,张宗择怕他感冒就让他先穿自己的衣服)

之前他将其放入怀里怕被泥水弄脏,现在却跟着脏衣服随意丢弃在一边。

“之前就是因为这个,不然自己分神就将手机关机了,后来一直忘了开机”

说完就将它随意丢在地上,自己曾经小心翼翼护着的连一点泥水都不让其沾上,现在这行为看来是多么的……愚蠢。

张宗择将它从地上捡起来,将灰尘吹干净,又将它放安稳放在他手里。

“不是的,并不是因为它耽误了自己去看手机的消息,你一开始做它的时候不就是为了胡鸢么”

“这不就证明了你并不是不在意胡鸢,相反你很在意,你愿意倾尽自己所有的爱给胡鸢,你并没有辜负你的承诺。”

“你只是,爱的过于偏执。”ne

“无法去直述自己的情感,我们这种人不是早就不能像小孩子一样想哭就哭了么?”

两个人就这么干坐着聊着天到后半夜,不过就是桌上没了解愁的酒。

。。。。。。。。。。。。。。。。。。。

张宗择正在做着早饭,他没睡多久,昨晚聊着聊着胡正东酒意上涌,趴桌子上睡着了,他自己也没撑多久睡着了。

不过像他这种习惯了短时间的睡眠只要不是喝断了片,早早醒来是完全没问题的。

柳壑也在旁边帮着忙,她是听到厨房的声音才起来的,没有一丝拖踏。

昨晚也是幸苦她的比平常晚好久才睡,不过早上起来也没有累而多睡会。

张宗择想让她多睡会儿,但她坚持着说自己不困。

胡鸢还躺在原本该柳壑睡着的房间,睡姿自然神态安怡。

将胡正东的做的布偶放在她枕边。

将胡正东喊起来吃点东西,头痛无比的他并不想吃些什么。

“清淡的粥而已就当喝水”

等他自己吃饱,又用小碗盛了点,让他进房间去喂胡鸢。

堂堂男儿郎,竟在此为难,不敢见自己女儿。

张宗择直接说你不去就别跟人说我认识你了。

看着他说的不像是玩笑,扯了个笑容,内心忐忑的走了进去。

胡鸢也已经醒来,坐着搬弄着手里的布偶。

“鸢鸢,有胃口不,喝粥吗?”

出乎意料的是,没有他想象中的气脸也没有那种赌气似的不满。

点着头,笑的很开心很真诚。

胡正东笑了笑,他谦意的说道:“对不起啊,这次还是来晚了”

胡鸢不以为意开心的笑道:“没有啊,爸爸一直都在啊”

。。。。。。。。。。。。。。。。。。。。。。。。。。。

虽然张宗择有些奇怪这对父女的关系为什么能好的这么快。

不过也没去深究,是好的方向发展就行了,有些东西注定是没有答案的。

可能这就是亲情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