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各自怀揣着的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2503字
  • 2022-03-31 20:57:40

“咦?东哥你手怎么了”张宗择看见他的左手上缠着绷带。

从口袋中取出一块布将手上的拆下来给换上新的。

手上有一些伤口都很是细小,都像是被什么虫子咬的一片,看着还没好。

“这个啊,之前用针没注意给刺伤的”

应该是没多大问题了,看他的表情也没有多痛。

张宗择突然拿出一张海报,放到他面前“对了,这是一家新开的手工作坊,可以自己DIY做一些作品,比如说一些陶瓷、模型啥的我之前去问过了里面也能够做一些布偶”

“不会也没关系人家可以手把手教你,实在不行人家也可以帮忙做的”

海报上几个年轻女子手拉着手,另一指只手同时指向了一个小门面。

其中一个女子他还见过,昨天接待他的就是。

胡正东本想拒绝,他想自己去做做看。

不过看张宗择好像是就单单是很好奇而已,于是就答应了陪他一起去一趟。

然后隔天就抽空去了一趟,一进门就看见几个女生(相较与胡正东的年龄)趴在桌子上垂头丧气的。

好不容易有人来了立马打起精神,笑着介绍起来。

张宗择就是三分钟热度,一开始这看看那摸摸的,还动手去捏泥。

不过新鲜感过去了就趟在沙发上听着人家推售着东西,就是一些她们自己做的还有一些活动。

他们体验的毕竟都是些很少的一部份,剩下的就是该花钱了。

胡正东正在看着人家具体的制做方法,他花钱定做了一个,就只是普通的动物长颈鹿。

一边做一边学着,现在张宗择知道他手上的伤口都是哪来的。

粗心大意,又拿捏不稳力道,现在左手拿捏着的针,给右手扎了一个个孔。

给那几个店员吓的拿好创口贴在旁等着。

他倒是没觉的有什么,熟练地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一条布缠上。

两相对比,自己做的其实还行,就是上面多出的红色“颜料”很不好看。

虽然过程挺惊心动魄的。

张宗择又买了几个人家做好的布偶带回去,一下午除了他俩就没人来了。

人家尽心尽力就这么回去也不太好,于是乎就买了几个带回去。

四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累的满头大汗依然是笑脸送别。

满怀着梦想,有着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小小的门面之中,装载着大大的梦想。

没有多少人来但是却没有浇灭她们心的承载的希望,她们还希冀着未来。

。。。。。。。。。。。。。。。。

胡正东戴着个眼睛此刻正在仔仔细细一针一线的将线缝合。

低着头,眯着眼,一不留神手又被扎了一下。

不过这都是些小事,放在嘴里吸一下等会儿拿布绑一下就好了。

他手上之前缠上的布早已被拿掉了,太过碍事了,摸着布料会觉的很不舒服。

每次一不小心将皮肤给刺破,他就会急忙止血不让其沾在布料上面。

之前对着网上的图片画了个图纸,自己一直琢磨着怎么去做。

主要是麒麟这种生物本身就是由多种生物组成,单一的动物还好可以顺着身子去做。

像这种拼凑起来的身体,一不留神就会想像出别的动物,从而织错了。

特别是身上的鳞片,需要他更多的精力去做,所以每过一段时间他都会揉着眼睛去休息一下。

一直弄到深夜才睡。

白天又早早地起来,做完饭送走胡鸢,又去给自己老婆送饭。

余心如有些心疼的握着他的手,小心碰着那些伤口。

“怎么回弄出这么多的针孔,你去做什么了?”

没必要藏着掖着,实话说道:“是为了给鸢鸢做个玩具,没事我皮厚不用担心”

余心如不可能不担心,自己丈夫天生的粗性子怎么能做的来手工活。

胡正东换了个话题:“现在医生怎么说,还是病情稳定没有好转的迹象么?”

余心如搓着手指像是在想着之前医生说的话,又想是在想着措词。

“反正是不再恶化下去了,但好转的情况还不一定,每天就只是吃些药看看情况”

顿了会儿,低着头说道:“所以我想着先买些药回家吃一样的,还能剩一些住院费,你不是将那些将那些兼职都给辞了吗?所以我想着在家也能少些负担,你也可以不用跑来跑去了不是?”

因为是低着头所以没有看到他的表情。

眉头微皱,不是生她的气,只不过是觉得自己太没用,眼神温柔他很庆幸自己有个能为他着想为这个家想着的人。

她的年龄比他小一点,摸着她的头轻轻拥她入怀,柔声回道:“没事的,在你能好转前我是不会允许你离开医院的,不必担心我。”

又突然豪气冲天的说道:“而且我才四十岁,古时候不是有什么叫四十……….对四十而立来着,这个年纪将来肯定能够有出息给你们娘俩好的条件,将你们养的白白胖胖的。”

听着自己的丈夫这么自信说着傻话,觉得很是幸福,笑道:“傻子,是三十而立”

然后忽的亲了一下他,“我才不要你有多大出息,万一嫌弃我们,不要我们了咋办。你能够陪着娘俩一起一直过着温饱的生活就好”

被亲了一下有些愣住了,不愧是自己的老婆轻意做到了自己不敢做的是。

不过自己可是男人啊,怎么能输给她这个女子,不行他必须找回场子。

抱着她的脸就啃了起来。

此时,医院监控室内,三两而坐着的几人,看着监控画面陷入沉思。

一位男士看着旁边刚来的新人有些蠢蠢欲动。

。。。。。。。。。。。。。。。。。。。。

天气渐渐有些回春了,夜晚的风感觉也不是多么的冷了。

好像跟着对的人在一起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这一晚,胡正东独自一人从家里出来夜里的大排挡就是热闹。

要了些炸串和一些啤酒独自一人喝的兴起。

又拼命的打电话将睡着的张宗择喊醒,让他过来陪自己喝点。

睡得有些懵懵懂的张宗择看着无比高兴的胡正东砸了砸舌。

还想拉着他喝一点,不过被他用明天还有事不能喝酒误事给拒了。

胡正东直呼扫兴,又闷了一大口,平常沉稳可靠朴实的公司前辈形象荡然无存。

不过看他这么高心也没说什么。

搂着他的脖子,嘴里散着浓厚的酒气,“嗝,我说宗择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不找个弟妹呢,想当年我和你嫂子二十出头就结了婚啊。”

张宗择摇了摇头,“不了,这种事情怎么能那么容易就决定呢。”

胡正东突然一脸贱笑的看着他,“我看那张晓芬不错,跟你关系的不挺近的么?刚好要不你两凑合凑合?”

见他没有任何表示有些着急的说道:“我说你小子怎么没反应呢?之前那个一直追着张晓芬死皮赖脸的刘欢,每次看见他不要脸向张晓芬搭话的时候老哥我可都替你捏了把汗呢。”

“你和她郎才女……..不对不对,你的脸跟她也称不上,不过你不要脸的去追应该还是能追到的,你的人品是没的说的。”

“郎才女貌还是我跟你嫂子才合适。”说出这话的时候相当自豪。

“我跟你讲想当年…………”

话题始终在两人之间反复横跳,一开始张宗择还能回应几句后来就演变成他自言自语。

醉倒后,张宗择打了辆车送他回去。

回去的路上,还不自主的断断续续说着什么。

“心如…..胡鸢,我爱….你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