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以前”的他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2565字
  • 2022-03-30 21:04:52

有时候张宗择很羡慕那些小孩子,她们有了情绪能够想哭就哭,不是他这种不管发生什么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傻子都能猜的出来她应该是与父母关系出了问题。

但是不应该啊,平时听胡正东聊起女儿都是多么多么开心和睦来着,他这个单身狗也是听的津津有味。

“好了好了,鸢鸢乖不哭不哭,我是叔叔,爸爸和妈妈不在这。”

蹲在她的面前,尽量将自己与她持平。

他也不知道怎么与小孩子交流,将自己代入她的感情这是自己唯一的方法。

自己是多么的无奈啊,其实这种时候的他什么也做不了,或许有办法但是他想不出来。

其实很多大人眼里,小孩子怎么哭都无所谓,毕竟哪个人不是被打大的。

这个观点绝对是错误的,他不忍心看到那些本身无错的孩子因为大人的无知变得逐渐脱离自己,这是不对的。

终有力竭之时,眼泪不再流下只有两道痕迹,嗓子也发不出了声音。

张宗择用毛巾将她脸上擦干净,给她倒了杯温热水。

她就坐在凳子上低着头,一动不动。

张宗择没再管她,打开厨房打算给她做顿饭。

他还是放心不下她,给家里的那位打了电话(张宗择很早之前买了个老年机留给她用)让她自己吃点冰箱里的速食,自己有点事要忙。

还是柳壑好啊,让自己不用担心她,自己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简单抄了几个菜,也不知道她爱吃点啥,给她装了碗米饭,见她没有动,刚拿起筷子的他也放了下来。

对她说:“叔叔是客人,胡鸢是主人,主人不吃饭客人也没法吃的,叔叔早上也没吃饭肚子都饿瘪了”

终于肯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不过一直低着头扒饭不知道夹菜。

所以都是张宗择给她夹菜,等到她吃饱了以后自己才开始吃剩下的。

“对不起”

张宗择还以为自己幻听了,也不明白为什么向自己道谦。

“没关系的”

将碗筷给洗干净后,也没有着急回去,但又有些放心不下自己家中的小的。

“我家里也有个跟你差不多的小孩,她很久之前就没见过爸爸妈妈了,想不想要跟着她一起玩?”

看张宗择的样子也不像是说慌,就点了点头。

张宗择有些惊讶她能够答应,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给胡正东发个消息让他向幼儿园那边请半天假,自己带着她玩半天。

“咚咚咚,柳壑,我回来了”

他带了钥匙,但不打算用来开门,至少今天不是。

以前很晚回来的时候才需要自己开门,但是留壑醒来的时候他还是敲门让其来开,在你累了一天的时候,回家有人能够给你开门不觉的很宽慰么?

柳壑看了一眼躲在张宗择身后的那个小不点没有多做表示。

“柳壑,这是你的妹妹叫胡鸢,是叔叔的好朋友的孩子,现在就是你的妹妹了”

“我要去上班,你就陪着她啊”

柳壑乖乖说了句好。

。。。。。。。。。。。。。

“胡鸢,你喜欢玩什么啊”

柳壑特地拿出自己的布偶,想看看她喜不喜欢这个。

可她只是摇了摇头,不过没拒绝她拿过来的娃娃将她们抱在怀中。

见到她终于有些反应,就将自己的玩偶拿了出来,摆放在了两人身边。

胡鸢似乎很喜欢这些毛绒玩具,将每一个都拿过来仔仔细细的看过。

但又都放了回去,显的兴致全无。

胡鸢用手比划着,双手张的大大的,划出了个羊的痕迹。

头的位置上两手比做6的手势,然后屁股的位置手勾着手。

看的柳壑一愣一愣的,嘛呢嘛呢!

找来纸笔,让她画着。

羊不羊,鱼不鱼的,羊的身子头上长着两只角,狗的蹄子还有条尾巴。

她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生物,是要这个样子的布偶吗?

看到她点头,看来是的。

这就犯了难呢,先不说她有没有,这种样子的正常也不可能是布偶吧!

纠结了一会儿,从一个箱子里取出一个小羊驼。

小心翼翼地递给她,“给…..不对借你玩一会儿吧,可千万别弄脏弄坏了哦”

眼睛死死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如果她有将其扔掉或者是撕扯的动作,她会第一个将它过来。

还好她没做什么,有些失望得将布偶放到她的手上。

柳壑将那个小羊驼小心的放回原处,又将其她的给收了起来。

胡鸢不喜欢任何一个但是她可是都喜欢呢,每一个都是她的宝物,特别是那个小羊驼,张宗择送的第一个玩具她决定要好好保存。

她还以为这个与她画的那个差不多才拿出来给她看看的,如果是的话她想要那个自己该不该给她呢?不!绝对不可能让步!。

胡鸢趴在了门框边上看着她,柳壑被盯的有发毛,“怎么了么,有喜欢的布偶吗?先说好那个小羊驼我绝对不给你,其它的可以商量一下。”

摇了摇头,她已经对她那堆布偶不感兴趣了,开口道:“柳壑是张宗择叔叔的女儿吗?”

有些呆滞,她没想到会被问道这个,很想点头的她却只能摇着头,“不是的,宗择叔叔连女朋友都没有呢。”

按照常理胡鸢应该继续的问下去,不过她却没有这么做。

开心的笑道:“我们一起玩吧。”

看着突变的小姑娘,她有些来不急反应,刚才还一副生人勿近的脸,现在怎么突然又笑起来要与一起玩了。

柳壑当然没问题,毕竟张宗择让她将胡鸢当成妹妹来对待。

“好啊,我们玩什么?”

“鬼抓人吧,石头剪刀布输的当鬼!”

。。。。。。。。。。。。。

“谢谢啊宗择,实在不好意思竟然让你来照顾我家孩子”

张宗择笑了笑,让他不用在意这些小事。

胡正东听说胡鸢在他家里玩于是乎等到他下班就一起去将她接回来。

可能是他一直没睡好太累了,好像听错了什么,“跟我家孩子玩呢”“我家那个就活泼多了”“…………”

你家的?哪个?你特么逗我呢!你个对象都没有得家伙怎么可能有孩子!

不对!也不一定!万一这小子以前……..

看着张宗择的的眼神顿时复杂了起来,以为是个纯情小伙,没想到啊!

四分嫌弃,三分渣滓,二分厌恶,一分不屑。

张宗择没注意到这个眼神,敲了敲门:“柳壑开门了。”

柳?难不成孩子她妈姓柳?

开门的是胡鸢,胡正东想要上去抱抱她被一个身影捷足先登。

“哈哈,抓住你了”

柳壑大笑着抱住了她,胡鸢也好像后知后觉,有些埋怨的看着自己的爸爸。

胡正东一脸懵,咋了咋了前一秒还是笑脸怎么突然嫌弃了。

张宗择笑道:“柳壑,你与胡鸢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啊”

柳壑笑着说嗯,松开了抓住她的手,“嗯嗯,胡鸢可好玩了。”

“咳咳,那我们先走了,胡鸢走咱们回家”

不过她下意识的往张宗择那边靠了靠,让他瞬间石化。

张宗择将她抱起,放在了胡正东肩上,摆了摆手,“好了好了,你也玩了好久了跟爸爸回去吧,等你放学了我会再带你来的”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胡正东:…………..

……………………………………………….

晚饭的时候胡正东差点一口气没缓过去,原来是她想错了啊。

柳壑不是张宗择女儿,他就说嘛!宗择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胡鸢将今天发生的事跟他说了包括柳壑说的,自己不是他女儿。

胡正东让她不要再去问柳壑有关她与张宗择的关系,就当做是父女。

自己将她当成姐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