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王思诚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3066字
  • 2022-03-26 21:38:17

我叫王思诚,今年8岁,已经是立阳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了。

在经过许多天的禁足后,我终于解放了。

每年最开心的时候,就是过年的时候妈妈给的一大笔钱。

虽然被妈妈以先存着以后给我的理由剥夺了一部份,但是无伤……什么来着?对!无伤大雅!

哎呀呀,今天请楼下那个小妹妹吃东西,看到她那么开心,我也很开心,真好看啊就是有点笨,这以后没有我以后怎么办呢,嘿嘿(附带一个傻笑表情)以后一定要娶她做我的媳妇儿!

(ps:柳壑今年10岁哦)

望着天花板,回想白天的事傻傻的笑着。

堂堂八岁,就能有如此宏图大志。

悄咪咪的掂起脚尖,小心翼翼的将凳子给搬到冰箱旁。

上面放着的是妈妈藏起来的糖果。

够不到上面只能搬个凳子站着,用手在上面摸索着。

用手抓了一把,塞到口袋,觉的还不满足又多拿了几颗,这么多应该不会被发现吧?不管了反正都是给我吃的,况且还不一定被发现。

大半夜的他,在自己家跟做贼一样。

将整个人蒙在被子里,拿出今天买的零食,打开小台灯。

一口快乐水,一口大鸡腿。

吃够了还来几颗水果味的糖解解腻。

忽的,耳朵灵敏的他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呼呼大睡了起来。

房间的灯被打开,脚步停在了他的枕头边上。

憋住了那股冲动,砸巴砸巴嘴,翻过身脸对着墙。

脚步声远去,灯也熄灭,关门声也出现了。

垂死病中惊坐起!

正要起来胡吃海塞一番,就看见门口处站着一个人影,即使屋内漆黑一片,也能猜出是谁。

灯被打开,被发现了,“妈,你怎么在我房间”

对面“慈详”的母亲,面带笑容,来到他身边,将他角落里的零食都给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做在了他的旁边,看着嘴角流油的儿子。

轻轻一笑,替他将嘴角擦干净。

然后留下一句,明天再跟你算账。

裹紧被子瑟瑟发抖,不过很快就睡着了,倒也没那么害怕,他的神经一直大条。

然后起了个大早,难得地没有赖床,刷过牙洗过脸穿戴整齐,还将桌子擦了擦端坐在那。

他也想去帮着做早饭可自从上次将糖当成了盐又打碎了三个盘子,就再也没让他进过厨房。

连带着躺枪的老父亲,原话是:“笨手笨脚的东西,跟你那死鬼老爹一样没用”

话是这么说,也只是口嗨,父妇两人都没怎么吵过架的,在正常家庭里是很少见的。

他爸早早就出去了,除了中午很少在家吃饭,大多在外面吃个盒饭。

他爸在一家电子厂做着一个小管事,很多年了算不上铁饭碗,但没多少人看的上,不累但是一天那么多小时在那一个地方拿着糊口的工资也没人看得上。

他母亲全职主妇,是个趣人了,经典的老母亲摊上个神经大条的儿子就是个天生的劳碌命。

不过街里街坊的口碑不错,好像是很擅长待人接物。

至于王思诚,就那样吧,那些家长不讨厌自己的孩子跟这个整天嘻嘻哈哈的孩子玩,因为他本性不坏。

就是太过让人头疼了,总是爱各处乱跑还爱去那些危险地方。

如果聪明一点,就是孩子王了。

吃饭的时候,狼吞虎咽,等着他妈吃完屁颠屁颠的去装饭。

然后等她吃饱又给她揉肩捶腰,还讲着自以为好笑的笑话。

没将她逗笑给自己逗乐了,一不小心揉肩的力道就重了。

然后本来还想着今天放他一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春节还没过去多久饶他一次。

你这么不想挨罚啊,那行吧。

给了他两个选择,一是禁足在自己的房间哪也不许去老老实实的安稳几天

二是将剩下的压碎钱都给他,并且四天内不准再吃零食晚上再那么晚睡就再也不准他出去玩。

按道理来说第一种更加划算一些,但是他选择了第二种。

吃完饭就一溜烟跑没影出去玩了。

敲了敲眼前的门,等人来开门。

礼貌的问候,“叔叔早上好,请问柳壑在家嘛?”眼神使劲望里面嫖。

完全没注意到面前这个大人有些黑漆漆的脸庞。

有个正在吃饭的小女孩回道,“在的在的,不过能等我吃完早饭嘛”

快但不蛮,她吃饭还是比较文雅的不过这是张宗择教给他的,虽然他本人还一直狼吞虎咽就是了。

“我可以出去玩一会儿吗?”

得到肯定过后等两人下楼,那个面带笑容的男人有些无奈,女大不中留啊,不对!这还没多久啊!

。。。。。。。。。。。。。

王思诚有些谦意的对旁边的女孩说道:“对不起啊,我的零花钱被妈妈给收走了,不能给你买吃的了”

柳壑有些惊讶,展颜一笑,“没事啊,那我买给你吃啊”

连连摆手,“不不不,你是女生,怎么能让你请客呢”

“那你现在还有钱吗?”

这问题就很扎心了,一击毙命。

两个人也没跑多远,就是一处湖公园那边跑闹一番,又去买了一大堆零食请他吃,他不说话没说要买些啥,都是她在挑选不知他察没察觉都是他爱吃的。

虽然她一直表示的很大方,可越是这样他就越觉的自己的自尊受到伤害。

有个不好的念头萌生,本就是自己的东西再偷拿回来有问题嘛。

吃吃喝喝也该回家了,将剩下的东西都塞进了那个秘密基地里。

结伴而回,某个心思重重的小子表情不是多么的好。

柳壑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就回答道有些心情不好,没有说出为什么,对她的态度也有些不好(无心的)。

然后柳壑拉着他突然之间改变了路线。

他有些茫然,不是回去嘛这是要去哪?

这里离家越来越远,来到了一处天桥底下,不过没有多接近。

柳壑指着那,“你之前不是问我为什么我姓柳,不是跟张叔叔一个姓么,我没告诉你”

“现在我回答你,因为我是被捡来的”

“那里是一些流浪汉住的地方,我不久前就是个小乞丐”

“我很感谢张叔叔,他认不认我没关系,但他一直是我的家人,他是个好人,他对我很好,真的很好,就算我做的不好,做错了什么,他也会跟我说哪错了不会凶我”

“我只能是继续做的更多更好,可是我还感觉不够好,但他会夸我进步了”

“………..”

小姑娘说的话很多,他一下有些接受不下。

他难以想象面前这个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如仙池之境的莲花,不久前会是一个乞丐。

“我只是希望你能觉的我是你的朋友,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你一定要告诉我”

说的话语很平淡,她的眼神古井不波,那一刻他才明白面前这个女孩比他要成熟的多。

他笑了起来,看了一眼电话手表,已经很晚了,两个人手拉着手跑回了各自的家。

某个一直躲在远处悄悄观察的男人松了口气,他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不远处跟着她们。

如果那臭小子真抱着那种不能让她看扁了,就算是偷钱也要满足自己那颗虚荣心。

他是一个成年男性,当然经历过幼年那些犯蠢的事。

其实柳壑突然变卦,将他带到自己以前流浪待过的一个地方。

她猜不出他在想些什么,不过能隐隐觉的是与自己有关。

自觉没做错的什么的柳壑,不知道该怎么做,来这一出不过就是想让他多了解一下自己,多多包容自己。

这个臭小子!

虽然柳壑没表现出来,但张宗择很清楚她伤心了。

流浪怎么可能有好的回忆。

不过最后他的态度又恢复了,认识道自己的问题还是不错的,不然可能他这辈子别想见到她。

回想起柳壑说起自己,他会心一笑,这个傻丫头啊。

。。。。。。。。。。。。。

打开门,门外站着个做好领罚的小姑娘。

张宗择这次没有凶她(说的好像以前凶过一样)对她说道:“怎么才回来?赶紧去洗手吃饭”

等她背过自己,他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路上买了些现成的菜一直盯着他们没做饭。

两个人开心的吃着饭,她的笑容比昨天的更加开心啊。

那个若有若无的一丝气氛也终于消失了。

………………..

某个开心的呀批的臭小子一脚踹开了家们,给削着苹果的母亲吓了一跳。

然后很幸运的在他吃饭前给了他一顿毒打,晚回来还敢这么嚣张。

不过今天的他格外的开心,求饶归求饶之后还是嘻皮笑脸。

与妈妈讲了今天发生的事,她稍稍思索就明白了其中的一些关键。

没由来的笑着打了一下自己儿子的头一巴掌。

他已经习惯了反正您老人家开心就好,爱咋打咋打,就当为下次打他练手。

她对他严肃的说道:“你与她今天的事特别是她以前是乞丐的是别对其它人说,就算是玩的好的小伙伴都别说,连你爸爸那都不用说了,好吗?”

“好的”他不知道妈妈打的什么主意但不说就不说,就当是与她的秘密了。

她摸了摸他的头,眼神宠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