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平凡
  • 挣扎着的人
  • 凌夜星霄
  • 2631字
  • 2022-03-27 21:45:59

平平淡淡活过自己的的年少时光,已经22岁的张宗择从家里出来,独自生活。

两年后从二本大学毕业的他很幸运的找到了份体面的工作。

大学毕业以后,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与着几个朋友潇洒庆祝游玩了一些日子。

等热情被迷茫浇灭,剩下的就是不知所措。

大学这四年里,昏昏沉沉的过完了四年,稀里糊涂的毕业,学习啥的本就不出众的他,无依无靠自然是很难找到工作。

所以在大学毕业后,他就开始在家附近打打零工,赚些钱来贴补家用。

说到这个家,这是在他乡下的父母和自己打零工挣的钱才堪堪付的起房租。

五十多平的小房子,是他每天掏心掏肺的工作后为数不多的安慰。

总能让他觉的自己成长了独立了。

又有些气愤,为什么自己要卧在这么小的地方,曾经的凌云壮志如今被粉碎了个彻底。

幸好,远在他乡的父亲,给他打了个电话,让这个无色的生活有了一丝起色。

父亲有个朋友,而他那个朋友呢是在大城市里当老板的,早年也是情易非浅,都是一个村子的人,与他的父亲早年更是以兄弟相称。

年幼时因为一直坐不住,贪玩但又很聪颖天生的孩子王,使得他的父母又爱又恨,熬到学业结束就早早离家,去拼搏自己的事业。

倒是他的父亲自幼憨厚老实,能吃苦但是不懂的开窍认死理,一辈子就守着那么个两亩三分地。

使得年幼的张宗择一直以来都想干出自己的伟业!

现如今人家回乡,有钱了给家乡做了贡献,又是铺路又是建学校,甚至还与当地政府捐了一大笔钱用来改善人民生活,自己父亲还是缩在那么个穷酸地。

这些事都是那次在电话里听父亲说的,他自己一直没好意思回去看看。

当真是风光无量。

这次还特地去探望探望他那个老兄弟,在听说好兄弟的儿子毕业后就业困难。

立刻拍拍胸脯,信势担担的说交给他了。

原来是这位大老板的儿子,也想学着父亲当年那些自己去创业,于是乎向老爸要了点钱自己去创业,开了个公司。

一个白手起家的人,到如今的风光无量,到如今有底气有能量的时候,又有了个聪明的儿子。

从小时候起就是一等一的优秀,这虎父无犬子的话当真不是白说的。

这个小公司被他管理的井井有条,做的风声水起。

在这做小城市里,也算是有了些气候。

他去那家公司应聘,还算顺利应该是老板打过招乎了,所以面试就这么顺利过了。

大学学的就是会计学的,现在能当会计也是也算是顺理成章。

公司之中共有两名会计,虽然是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活,两人却没有说过太多的话。

而且工作有段时间了,他认识的同事就没几个。

也不知道为何。

现在忙碌了一天的他,从冰箱里翻翻捡捡,总算找到了个能吃的东西。

这还是两日前剩下的饭菜,不管它馊没馊热一热就这么吃了下去。

双手撑在洗手池边,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那因为休息不足充满血丝的双眼,算是他那平平无奇的脸上唯一的特点。

水流之声渐弱,洗漱完成后他就瘫在了床上,麻木的拿着自己掏来的二手机,用起来不是多么流畅,但也顾不上那么多。

翻过没几个人通迅录,大多这辈子没有几个人能让他点开他们的头像。

工作群中也没什么要事了,就这么沉沉睡去。

第二天

那令人烦躁的闹铃声响起,不甘的将其关闭,利索的收拾好自己,骑着小电驴准时准点的到达公司。

与几个相熟的人打了招呼,屁股还没坐热,又被经理急急忙忙的喊去开会。

哦,今天星期三了啊,三七是一周之中两天的工作总结的日子。

拿好文件就走向了会议,听着经理在上面说着不着重点的话,也不知道用来干嘛的?活跃气氛?

老板大多时间不在公司,经理和那个秘书就算是龙头了。

将所有人的工作毛病都给挑完后,又催促着赶紧回到岗位上工作。

除了个工作群,他们自己自然也有个同事群,不过他刚进去就直接免打扰,根本就不看这个东西。

有个同事姓张名晓芬。同姓年龄也差不多

女同事,在人事部工作,与他一样是刚毕业“没”多久的女大学生。

人家长的中上,身材很好,心善说话又风趣,一些男同事都或多或少的爱慕着。

好看的女人天生就对男生有些吸引人,特别是那种让人感觉相处很舒服的,那就很让人浮想联翩。

哎呀!她给我带早饭是不是喜欢我呀,给我买奶茶呀她果然心里有我,她给我发晚安,她心里有我!

殊不知这只是人家不想浪费食物,用语不过有正常的礼貌回应而已,啧啧。

两人年纪相仿,就算是她也还是愿意亲近一些同龄人。

就是张宗择太没本事了,到现在为止,两人关系还是好点的朋友关系,没能更近一步。

有个来实习的人,算是老板的一个后辈吧,又是他们经理的亲戚,每天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一天到晚没事做。

你瞧,屁颠屁颠儿的跑到张晓芬旁,将手中早早给她买的奶茶递过去。

张晓芬看了一眼,没接。

没有在意她的不作为,就放在旁边,小腿一跨来到身后,伸手想要给她按摩一下肩膀。

手还在半空中,就被打掉了,这次她转过头有些慍怒道:“刘欢!你要是没事工作就去打扫打扫公司,少来烦我!”

就连温和有礼人的此刻都有些恼怒,可见他多么的招人厌。

刘欢就当是没听见,从口袋中掏出一把糖,示意她。

这次张晓芬没有再搭理他,眼不见心不烦。

看着无动于衷的女人,刘欢忍不住了,猛的拍了身边的桌子。

声音很大,不过就是没人在意,对于这个关系户大家都习惯了,他爱咋咋地这里的桌椅又不是他们花钱买的,他想怎么拍就怎么拍。

“刘欢!你给我过来!”

在办公室的经理,听到声响,跑了出来,见这刘欢又犯毛病,就将他喊了过去。

贱嘻嘻的笑着小跑过去,跟着进了办公司。

没人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在里面经历了什么,只要出来后能安稳一小段时间就好了。

平平淡淡的过完了上午。

12点到1点半是午餐时间,这里的食堂也就那样吧,味道种类啥的都只能算作一般,不过手不抖,管饱。

吃饱喝足后,他向没有乱跑,找了个地方躺着,手里有拿着喝了半罐的啤酒。

他不胜酒量,但是却爱喝酒。

吐出的烟雾,十分的辣眼睛,没办法在公司能吸烟的地方不多。

这里的透风性差的可以,明明有另一处透风更好的地方,他觉的人多就算了。

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待着,安静片刻,是他最享受的时候。

脸色微红,不是多么的醉,但是有些晕呼呼的。

去洗了把脸,转了转,将身上的烟酒气散去。

回来以后,坐在了位置上,拍了拍脸。

很好,今天下午又是很平常的日子,没有什么事发生,太阳今天的任务也结束了,落下去。

现在是秋季,早晚凉的时候。

晚饭简单的对附一口,没去食堂就是买了个面包垫垫肚子。

熬到十点的时候,终于是下班了,将累字写在了脸上的他松了口气。

跟着人群出了公司,刚走出去就打了个冷颤。

仰望星空,不见星。

电瓶车的把手与座垫有些凉,看来是得买个手套,再垫个棉垫了呢。

凉风刮在脸上,不是多么的刺骨,但是也不是多凉爽,寒冬将至啊。

回到自己小房子。

烧了壶开水,吃了点零食,冰箱里没多少吃的了,天气又要冷了。

看来又到置办点东西的时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