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8修炼(下)

  • 从金刚芭比开始
  • 幻想羊崽
  • 4133字
  • 2022-05-08 22:51:56

眼瞅着冲过来一个分身,他睛光暴涨怒瞪着古月,一声怒吼响彻在这幻境之中,古月看着眼前疯狂的分身大汉,他双手格挡在头部,运作鬼母传授给自己的罗刹呼吸法,他想试试这个功法,因为上次在去老管家女儿家附近的时候,那个暗杀自己的武者,就是用的罗刹呼吸法,当时自己亲眼所见,老管家被这变态呼吸法弄得化为一摊血水。

今天也想试试这个强大的呼吸法,他运作罗刹呼吸法,手中顿时现出一股雾气,古月朝着分身大汉释放雾气,忽然分身大汉,灰飞烟灭,只剩下一缕青烟缓缓飘散。

古月看着眼前的情形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呼吸法也太邪恶变态了,怪不得老管家说容易走火入魔,而且被禁用,这简直是逆天的功法啊!

剩下九个分身大汉,纷纷朝着古月一哄而上,他们脚踏大地,大地跟着一颤一颤,古月运作罗刹呼吸法,雾气所经之处,皆化为乌有,而后又冒出来十个分身大汉,他们拼死冲向古月,就这样古月不知道练习了多久这个呼吸法,看到符纹戒指显示的大力丸气血值快耗尽了,古月才停下来。

三魂之一的爽灵回到了体内,古月将意识投入到脑海里,符纹戒指有了新的变化。

【符纹戒指】

【名字】:古月

【星球】:地球

【境界】:入神

【宇宙红名排行】:0(杀圣级以上计数)

【功法】:鬼步移,大力金刚拳,血契之术(不可强化)

【血气】:0(100点满)

【大力金刚拳】:(第10重)拳力3吨

【鬼步移】:(第10重)速度每秒800米

*注:(十重为满)「后期可进化」*

【功法心得】:(霸体反震)(贴山靠)

【霸体反震率】:免伤10%(一百封顶)按百分比计算

【贴山靠】:(肩肘撞击力3吨)

【霸体反震度】:(初始两倍)

【*注:(霸体反震)忽视宇宙一切功法伤害、热武器伤害】

【每提升一个境界强化霸体反震10%,增加反震度两倍】

*一颗大力丸补充20点血气,每次强化需要消耗20点血气。

下次修炼就可以进化大力金刚拳和鬼步移了,这次修炼的难度增加,速度等各方面都跟着增加了,这是全部提升自己,还剩60颗大力丸,古月打算这些大力丸用光了,就开始炼制混元真灵丸!

调整一下气息,古月露出沧桑的感觉,白晨曦一看就知道他修炼的时候,应该是很费精神力,看他的眼睛就有一种苍凉感觉。

“这次修炼是不是比以前要累一些?”

白晨曦抱着古月,安慰着他,古月那受得了这种情况,他一把推开了白晨曦,平静回了句:“还行。”

白晨曦很粘古月,四肢仿佛退化般放在古月身上,古月没招了,任由她吧,自己躺在炕上,望着天花板,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这次他要好好规划一下。

杀死了老丈人,白凡一定会找他报仇,但是他不想看到白凡死在自己手里,因为他们并没有深仇大恨,只是阴差阳错他竟然是白晨曦的哥哥,这就很难办。

摸了摸白晨曦粉嫩的脸蛋,古月两难道:“你哥那边,你找个时间说一下。”

白晨曦肯定能听懂古月的话,因为他不想夹在中间两难,自己的父亲虽然是罪有应得!但是自己哥哥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也是白家以后传宗接代的人,如果自己的哥哥再有什么闪失,那自己肯定对不起九泉之下的父亲。

她打算明天就去找白凡商量一下,这件事情毕竟关系到自己哥哥的生命,因为古月的为人白晨曦知道,要是有任何不利于他的事情,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毁灭。

正好明天古月也老管家的女儿那里去探亲,自己离开古月一会儿就受不了,白晨曦也感觉自己很粘人,她太依赖古月了,什么都问他都听他的抉择……

第二日一大早,古月看着自己胳膊上躺着的白晨曦,还在熟睡中,像一条温顺的猫咪一样,古月知道以后这个女人将会陪伴自己一辈子,既得之则安之,古月没想到这么早就要结婚,但是为了红月家族和百姓安生,自己要扛起来这个责任,野蛮的世界不能一直没有秩序,那样早晚会被别的星球毁灭掉。

自己要扛起一片天,来保护这些普通人,因为他们信任自己有这份能力,所以才让自己当这个院长,而自己也不能辜负这些人的一片心,一定要努力修炼,提升自己,这个以武力解决问题的世界,包括整个宇宙,都是靠武力来衡量强弱的,他要变得强大,因为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而且一个地球的救世主,在野鸡山的时候,古月就被那些人称为未来的救世主!

缓缓从白晨曦脑袋下抽出来麻痹的胳膊,古月缓缓甩了一下,血液还没有完全流通,他又用力甩动几下,这才缓缓循环开来,简单抹了把脸,看着自己魁梧的身材和妖娆的面容,古月暗暗自喜,一副好皮囊应该有他的利用价值。

穿了一件正常的衣服出了门去找养母,古月要是穿女装得被骂死……

现在这个世界走陆地完全走不了,因为都是坑洼的,没有平整的地方,除非步行。

从厢房里面扛出来了快艇,古月扛着快艇来到包子摊,自己这里到养母那里应该有几十里地,速度开的快的话也要半个小时左右,速度慢点开得一个小时多。

在旁边的摆摊地方古月买了几十个包子,因为现在自己体格壮,大腹肌大胸肌鼓鼓的,饭量也增加很多,那个卖包子的老汉,看着古月!他心想这个小姑娘咋这么能吃,像个大胃王,大胃王吃这些包子也得撑死吧……

古月右手扶住肩膀上的快艇,左手拿着包子往嘴里璇,一口一个,看的那个老汉目瞪口呆,这是饿了多久没吃东西,这么狼吞虎咽的。

来到海边后,古月准备先把这些包子全部吃光,因为这段路途不近,而且没有力气咋掌舵,老话讲民以食为天,吃饱才有力气干活,一会功夫几十个包子塞进嘴里,打了两个饱嗝,瞬间感觉自己有了力气,但是包子吃得太多了,口渴得很,也忘记带水了,没办法,古月拿手舀了几捧海水往嘴里灌,痛苦的表情在古月脸上游走,实在是太咸了……但是没办法渴了不喝水就会脱水,人能抗饿久点没事,但是要是时间久不喝水,那人就废了,离死不远了。

掌舵完了,古月拉起发动机变速箱,轰隆隆的发动机声开始轰鸣起来,亏螺旋桨也开始工作了,看着溅起来的浪花,古月心里热血澎湃,速度与激情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平静的海面上,不时有几个大虾蹦出来,随着浪流古月加速前进,因为一会中午了太阳太毒了,别把自己白皙的皮肤晒黑了,要保养好。

白晨曦缓缓睁开双眼,摸了摸身边,发现空荡荡,她知道古月去他养母那里了,突然感觉心里空唠唠的,自己也该收拾收拾出门了,没想到自己睡得这么久,可能是父亲刚去世不久,自己太伤心了,哭的乏力,所以才会出现嗜睡的情况。

收拾了一下房子家具乱七八糟的,擦了擦锅台上的灰尘,把碗筷也刷干净了,白晨曦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因为自己的父亲刚去世不久,还是主要以白黑素色为主。

锁上了大铁门,白晨曦缓缓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她今天不想走水路,想慢慢走陆地,她想在行走的时候,好好想想该怎么和自己的哥哥白凡说这件事情,因为可能白凡想杀她的心都有了,白凡肯定知道父亲的死是自己出卖了,看了看路边的卖包子的铺子,自己也没心情吃包子,也感觉不到饿,也不知道古月有没有吃饭,是不是急匆匆就走了,她也有点担心古月,不知道他路上安不安全,会不会慢点开船,因为古月始终都是虎了吧唧的,自己很不放心。

自己从出生开始就没有看到生母,白晨曦对自己的生母一点印象都没有,就是跟着哥哥和父亲长大的,可以说是在他们两个大老爷们的呵护下长大的,所以现在才这么任性,因为从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那种,在家里更是有保姆和管家,自己什么也不用操心,含着金钥匙长大的。

有时候感觉自己像个废物一样,完全不能自理,自从鬼母降临红月家族以后,发现自己突然间仿佛长大了一样,自己亲眼看到那天,鬼母一个眼神杀死了自己家里的仆人,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并不是有钱就能天地无敌,就自己父亲那么强势的一个族长,在鬼母面前都得低三下四的,听从安排,那时候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听自己父亲的没有错,拜了鬼母为师,但是代价是什么,自己就不得而知了,因为能让那么强大的强者收自己为徒,肯定自己的父亲会付出很多代价,想到这里白晨曦眼泪汪汪掉下来,她后悔自己出卖了父亲,让他死去,但是他实在是作恶多端,害惨了很多人,拿自己一个人的完好,换来那么多无辜的人,她感觉自己的出卖是值得的,她相信自己的父亲也不会怪罪自己。

想到这里白晨曦打算就直接告诉自己哥哥,为什么要害父亲殒命,她早晚要走出来,不能一直陷在这个伤心中,因为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她还要帮助古月开烧烤店和学院的事情,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来分散,想到这白晨曦大步向前走朝着自己家前进。

古月把快艇靠在岸边,抛锚挂在岸边上的大石头上,他怕起风把快艇吹走了,自己回不去了,不对不是自己,是三个人,他还要把自己的养母带回去孝敬和顺路接上白晨曦,他们三个一起回去,三个人从来没有聚过,因为之前白晨曦就认识自己的养母,老管家的女儿,古月也打算告诉自己养母和白晨曦结婚这件事,因为婚姻大事得告诉父母,虽然不是自己的生母!但是自己是孤儿的时候,是老管家的女儿收养了自己,养育之恩必不能忘!

看着院子里,空荡荡的,古月知道自己养母一个人在家肯定孤单,看了看房顶的烟斗也没有冒烟,应该饭也没有做,走进锅台一看,果然碗朝天,空荡荡的,古月顿时心里难受起来,不知道这些日子自己的养母是怎么过来的,她肯定也很想念自己,她把自己当成儿子来对待,古月能感觉到。

听到了屋外传来了脚步声,老管家的女儿掀开门帘子,定睛一看是古月,她泪如雨下,一把抱住古月,双手抚摸着古月的脸颊,上下左右打量着,看他有没有受伤,这就是母亲的温暖,是谁也代替不了的,任何人!

古月也仅仅抱着养母,二人都没有说话,狭小的屋子里回荡着哭啼声和安慰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古月安抚好了自己的养母,拍了拍她肩膀道:“妈,自己在家很孤单吧,也不好好吃饭,你这样我多不放心。”

老管家的女儿一听,知道自己的儿子长大懂事了,学会关心自己了,没有白疼这个儿子,古月这一番话又把老管家的女儿弄哭了,她摸了一把眼泪,摸着古月的嫩手,开心道:“妈看到你完好,就放心了,等着妈做好吃的给你。”

看着养母从冰箱里掏出来一只鸡,这只鸡是自己去学院之前杀得,养母一直没有舍得吃,在这里冰着,古月眼泪在眼眶打转,他仰起了头,看着棚顶,努力让亚布力不流下来。

老管家的女儿把鸡的内脏掏了出来,收拾一下,洗了洗,剁了几块,古月不用问就知道她要做什么,辣子鸡,自己最爱吃的辣子鸡,古月心想自己早就忘记了养母爱吃什么,这就是孩子和父母的区别,如果有吃的怎么会放这么久,等父母来的时候再吃,从出生下来就是亏欠父母的,一辈子也还不上,老话讲可怜天下父母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白晨曦刚进家门,就看到惊人的一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