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6士可杀不可辱

  • 从金刚芭比开始
  • 幻想羊崽
  • 2572字
  • 2022-04-14 23:53:46

练武场里,古月抱着一床露着棉花的破被褥,来到了宿舍里面,一双眼睛滴溜圆转,瞅着四周床铺,眼睛落在了角落那里,两手一甩扔在了铺上,像一坨坨牛粪堆在那里。

眼瞅着,要蹦到床铺上,用过劲了,左边大脚趾,钻出鞋外面,这凉鞋是他妈见他第一次时买给他的,喜欢不得了。

“这哪来的野孩子,瞧你穷赤赤的样,不会来逃难来的吧?”哈哈哈…哈哈哈…旁边那些大汉笑的拍着桌子。

古月看身边这个贼眉鼠眼的络腮胡子大汉,眼神猥琐打量着自己,强忍胃里反上来的酸水,没理他,打个嗝低着头,继续整理自己的破被褥。

“哑巴了?还是聋了?没听到你大爷我,对你说话吗?”要不是看在你年纪小,还是个小闺女,早给你两棍子,不懂事。

刚才古月前脚刚迈进宿舍里时,就听到外面擂台旁,两个历练的大汉在议论着,其中一个说:“要是新人来练武场,必好好修理一番!”古月也没太在意。

络腮胡旁边的几个大汉都开始起哄,其中一个朝着古月吼道:“我来当你你爹,供你吃住,教你做人,让你妈改嫁给我咋样?”一副龌龊至极的嘴脸,让那大汉体现的淋漓尽致,让人觉得恶心反胃。

这时候古月扔下了手中的破被褥,双眼布满血丝,恶狠狠说道:“士可杀不可辱,都是红月家族的人,本来就要对抗别的家族,你们却这么对待新来的!今天你污辱我爹妈,咱们虽然都是一个家族的人,但是我今天肯定不会饶了你!”

话刚说完,古月没等这群大汉开口,抽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奔着那个大汉冲去,他知道人多的时候,打架要往死里打一个人,那样别的人就不敢上来,一刀捅下去血水呲了出来。

那个大汉捂着肚子在打滚吼叫,疼的他死去活来。

旁边刚才挑衅的几个大汉,现在谁也不敢靠前了,都怂了,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竟然下手这么狠,确实给他们惊到了,吓傻了。

看着地上疼的死去活来的大汉,这帮人紧忙扶着他,往外面跑,怕一会儿流血多了,别真死了。

此时宿舍里面就剩下古月自己一个人,他以为外面没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可能只看到很多大汉扶着那个浑身是血的,往外面跑去。

古月也跟着出去了,他有点害怕,别真死了,但是想到刚才,他们那么侮辱自己爹妈,感觉他死有余辜。

“好一句灭了你们。”

此话一出,吓得古月一激灵,他身后站着一个年龄二十左右的青年,身高一米八多,眼睛微闭,嘴里还振振有词,上身穿一件奢侈品牌的风衣,衣摆随风摆动着,衣冠禽兽的样子,一看便知道这是哪个高层家的纨绔子弟。

刚才进宿舍的时候,还没注意到这青年,此时古月疑惑不已,摸着后脑勺,心里想着刚才自己打架捅人,他为啥这么镇定自若。

他神色紧张的问道:“你是谁?为啥在这里?”

那青年无动于衷,沉浸在他那一圈净土内,任由外界如何干扰,也不为所动,嘴里继续振振有词念叨着。

古月感觉这个人的心理素质,这么强大,肯定是个高手,别是一境界的武者就行,要真是那样,如果自己和他打起来,那肯定打不过他,能被他给打的死的不能再死。

“我从异变之前几个月,就修炼家族研发的大山呼吸法,到现在也有两年多,我也没有见过你刚才那个呼吸法,虽然你刚才是用刀捅的,但是你刚才呼吸运气了,但是我感觉你不是用的大山呼吸法,你就是那天夜里被带走的神秘青年吧?“

青云家族的少爷徐浩,双眼紧闭,平静说道。

在古月的人生观里,有钱的世家一般都惜命怕死,但是眼前这个少爷却异常淡定自如,温和平静的外表下,藏着一颗临危不乱而强大的内心,这才是强者该有的气魄。

“击鼓!”徐浩突然向擂台处走去,擂台中央,徐浩目光如炬般落在古月身上,喃喃说道:“青云家族与红月家族是世交,不允许有叛徒出现。”

“锵咚锵!咚锵咚锵!咚咚锵咚锵!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锵咚锵!”

远处两名大汉在奋力击鼓,鼓声响彻天际,轰鸣声震耳欲聋般回荡在整片练武场里。

“徐浩必胜!少爷必胜!”擂台外,大汉围着擂台四周,趾高气昂为徐浩助威振兴。

此时古月骑虎难下,他担心这青云家族的少爷,是踏入关元境界的高手,听他刚才那一番话,好像不是普通人,肯定是高手。

而眼下只有拼死一战,才能活下来,以后还有很多事等他去做,去解开疑惑。

擂台之上,古月眉间汗如雨下,来红月家族才两天,不是被追杀,就是被约战,自己真是丧死了。

自己还未真正与高手对决过,此时莫名的一股兴奋情绪涌出心头,大声吼道:“我不会因为你是少爷,就手下留情!”

古月冲向擂台,挥着拳头打过去,对方一脚踹在古月肚子上,移步都没有移。

这一脚踹的他,躺在地上捂着肚子闷哼,眼泪都疼出来了。

“真没劲啊……”

“真无语……”

“刚才还挺能耐的,拿刀捅人,就这?就这?”

围观的大汉一个个垂头丧气,各自散去,没想到期盼了一场的激烈战斗,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真扫兴……

徐浩抖了一下风衣,嚣张道:“我不会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让你修炼一段时间,到时光明正大的打你。”

古月缓缓爬起来,没有理会他,捂着肚子朝宿舍走去,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修炼,今天这亏自己记下来了!

有朝一日,肯定要还给他,让他嚣张。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为啥住在男生宿舍……”徐浩好奇不已,他咋会住在男生宿舍……徘徊了一会儿,露出了一副猥琐的笑容,跟了过去。

现在古月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疼的躺在床上像条小狗一样,蜷缩着。

看着床铺上的古月,病殃殃的样子,徐浩坐在了床边道:“没事吧,一脚不至于这样吧?就你这样咋在这练武场里混?不得被打死?”

“不用你管,别和我说话,别坐在我床铺上。”

徐浩看他粉嫩的小脚凉鞋裹着,身上淡淡的香气四溢,妖艳的面容,真想扑上去把他给办了,内心斗争了一会,怜香惜玉道:“跟我走。”

这就是富家子弟,要是对方丑的话,恐怕死在床上了,看都不会看一眼。

“我哪里也不去!”古月心里嘀咕着,我又不是你小跟班,说打我就打我,说带我走就带我走,打完我给我两个枣吃装好人。

在这乱世之中,古月心里琢磨着,手无寸铁也不行,要有自保能力,自己得有个防身的东西,那盾牌太沉了,根本拿不动,刚才那个匕首就不错,放在身上以防万一。

那徐浩二话不说,扛起古月就往外面走去,任由古月在他肩上乱挣扎。

“放我下来!”古月准备拿出匕首捅徐浩,自己不敢断定他要去哪。

“想不想学功法?”

古月一听到徐浩说功法,心里干劲起来了,也不挣扎了,把刀放进了兜里。

现在只能是这样了,因为没有人指导,光靠自己修炼呼吸法也不行,连个步骤都没有,老话讲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心里强烈斗争后,选择相信一次这个人,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等到晚上再行动,先带你去吃点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