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21白晨曦

  • 从金刚芭比开始
  • 幻想羊崽
  • 2011字
  • 2022-05-18 11:04:48

众异人走在前面,古月在后面跟着,今天铁树开花,想必奇异种子也快结出来了。

“羿彤,红月家族是什么情况。”

他感觉这个红月家族,应该可以和克隆家族相媲美,因为那头领对待羿彤,平起平坐的样子,想必势力也不会太弱。

“怎么,你怕了?你不是说管他什么家族吗?”

五名铁链大汉,拖着几百斤重铁链,跟在羿彤身后,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其中一个没等羿彤开口,便先抢答,因为昨晚他们躺在外面…

他知道那铁链大汉,是仙帝境界的修行者,也不知道羿彤从哪里给他们找来的,当自己的手下。

所以也没有理会他们,并不是怕他们,只是眼下铁树开花,奇异种子最重要。

古月打算这件事情,等以后再说,就算那红月家族想报仇,现在也不会是时候,因为现在,有几个强大境界的异人在楚风身边。

他猜想可能等铁树开花,众人离去,红月家族才会出手报仇。

毕竟自己杀掉了他们一个管家,还是劫变境界的,而他们家族的小头领也被自己弄残了一只手掌,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

早晨起来的时候,古月就穿上了软甲,这强者之争的地方,穿上会安全一点,因为命最重要,没有了命,其他都是虚无。

盘坐在崖边的山洞里,古月掏出兜里藏的两个馒头,放在九尾狐旁边,等一会儿饿了再吃,他现在要做的是继续感悟神秘呼吸法。

这座山洞,还是他第一次来野鸡山上发现的,这段时间他没事就偷偷来这山洞里,练习神秘呼吸法,每日感悟五十遍,让他的内丹增强不少,微微闭上双眼,跟着神秘呼吸法吐纳冥想沉入其中。

“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

“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刚沉入状态的古月,不耐烦回应道。

此刻他的注意力,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分散了,气不打一处来,怒吼道:“哪个野丫头在这荒山野岭乱叫!”

“啊……轻点!”

耳朵被一只手突然揪着,疼的古月直求饶,还未看到背后掐他的人就求饶,顿时怒火冲天。

要不是她身上,熟悉的香水味散发出来,心想如果这是个男人,早一拳还回去,让他满地找牙。

“五年前就喊我野丫头,如今还敢喊!”白晨曦气的左手掐着腰,两只大眼珠子乱转,狠狠说道。

五年过去了,未曾想到,这白晨曦,如今都这般水灵动人,两片小胸脯也微微隆起,但还是那不可一世的样子。

上高中的时候,自己经常借作业给她抄,二人关系就越来越好,自从有一次误会发生,二人渐渐闹僵,高中毕业后就没有再联系。

古月转过头,看着白晨曦与她揽入怀中的橘猫,怔了怔问道:“怎么是你?哪里弄来的橘猫?为何出现在这里,你不怕被这异人打死吗……”

“我是红月家族的大小姐!我想去哪就去哪!要你管我!五年前你和我闹僵,我没有再找你,于是每隔几天,我就在那学校门口等你,你每次都对我置之不理!“

“后来我就站在你家对面的野鸡山,拿着望远镜朝你家里观望,可一直未能看到你的身影。”

话音刚落,白晨曦脸红到了耳根,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他一眼。

古月暗自窃喜,没想到这丫头还暗恋过自己,自己有这么大魅力吗……

那每次自己在家换衣服裸睡,岂不是都被她看到了!

想到这里,古月社交牛逼症又犯了,“那你是不是有看到我光着腚的时候?”

“古月!”

这一句话,给这大小姐干的无地自容,差点钻进这地缝里。

看着白晨曦通红的小脸,古月诧异问道:“你脸红啥?你天天望我干啥?你是千里眼啊,隔山相望你就能看到我?“

你不会是每天都来到这崖边吧?”

紧接着阴阳怪气说道:“堂堂的千金小姐,也会暗恋我?真是令我受宠若惊啊。”

“古月!“此时白晨曦的脸蛋通红通红,都红到脖子根了,“古月,我喜欢你!”

“你这…突然一本正经的跟我表白,我还有点不习惯。”

他尴尬的挠了挠头,呆板说道。

白晨曦一把抓住他的小手,怯怯说道:“我想和你交朋友,你愿意吗?不愿意也得愿意!”

他有点害怕,心里合计着,这个红月家族的千金,自己曾经的老同学,不会是来取自己的命吧。

这也太巧了,自己刚杀死她家族的一个管家,她就出现,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听到白晨曦这句话,古月还是红了眼眶,因为那是他们懵懂的青春,青涩而稚嫩。

虽然没有近一步发展关系,但是那种微妙的感觉,也让人留念,说是留念,不如说遗憾吧。

自上学起,就没有人和自己玩耍,同学知道自己家里穷,如防瘟疫般躲着自己,就白晨曦天天和自己玩,那时候他真的不知道白晨曦是超级富二代。

眼睛望向天空,停留了片刻,古月缓缓转过身来,看着白晨曦调侃道:“你这野蛮女友,倘若我不遂了你的愿,你们家族的强者,恐怕会灭了我。”

古月尴尬的干笑两声,白嫩小手从白晨曦手里抽了出来,他记得以前老师讲过,男女授受不亲。

虽然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刚开始,也不能这么开放。

“这五年你还好吗?”

白晨曦低着头,两只小手搓来搓去,嫣然道。

……

……

他粗略说了说这五年发生的事情。

“古月,跟我去红月家族吧,带着九尾狐一起!”白晨曦痛心道,没想到他的父母竟然都不在了。

“想让我溜房檐?我还没有到那种落魄潦倒的地步!我更不会当上门女婿!没有吃软饭的习惯!如果你是因为,想拉拢我去你家族,而故意和我在一起,那这关系不处也罢!”

“你冤枉我!刚才见你在山洞里修行呼吸法,我可以让我师父教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