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15幽冥血海

  • 从金刚芭比开始
  • 幻想羊崽
  • 5692字
  • 2022-05-18 11:03:43

黑袍人长笑一声,眼周的魔纹涌动的更刺眼了,紧接着掌心又涌出一团黑雾,朝着女孩袭去。

古月自知躲不过去,微微闭上眼睛,一滴泪水从眼角处滑落下来,滴嗒拍打在石壁上。

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在强者面前,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

“啊!”

一声惨叫声刺入耳膜,扑通一具尸体缓缓倒下。

古月仿佛做梦般,缓过神来只见自己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刀,砍在了女孩身后的将士脖子上。

将士脑袋挂在脖子根处,晃晃悠悠,黑色的血水顺着刀把缓缓淌下,拍打在红石壁上。

古月不敢相信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天上地下九幽冥冥,悠悠我心。”

“老牧民!”

只见老牧民从石壁里缓缓朝着自己走来,还是那副笑的见牙不见眼的憨厚样子。

“教祖尊上!”

“小祖,刚才多有得罪!”

半空中的黑袍人此时单膝跪地,给小女孩为刚才自己的举动道歉。

看着眼前的一幕古月傻眼了,盯着冥河教祖,随后他反应过来,原来是在考验自己,但是为什么要考验自己,他想等以后自会真相大白。

小土也缓缓醒来,如梦初醒般看着眼前的一切。

“如今你杀了一个邪灵,就差雷劫了,这把幽荧盾牌拿着,可以替你抵挡雷劫,这是九转镔铁和红壁石打造的,又加上了我的部分灵力和我们的始祖,太阴幽荧的元神灌入其中,不次于我的元屠和阿鼻。”

长大约五十公分左右,宽三十公分长方形盾牌,盾的中央向外凸出,形似龟背,表面的镔铁绘有虎纹,寒光摄人。

古月拿着幽荧盾牌,感觉一股强大的摄魂力量在吸收着自己,分量还不轻有一百斤左右,要不是自己内外兼修恐怕拿都拿不动,但是这幽荧盾的煞气太强大了,驾驭不好,反而会被攻入心魔。

“爷爷,今晚我还要听哥哥给我讲故事!”

冥河教祖摸着女孩的头,笑的见牙不见眼。

冥河教祖对古月说,他手里的盾牌,那可是上古凶器,杀人不沾因果,厉害无比。

而且他修炼魔道,那简直和这盾牌完美无瑕!

一股无形的力量席卷众人,渐渐昏眩。

刹那!

二人面前,一片幽红的海水涛涛翻滚鬼嚎着,仿佛来自地狱之眼里的冤魂厉鬼,在挣扎上岸要撕裂二人。

幽冥船里的单眼老朽,手里的铁桨搅海揽江,不知驶向何处。

“这就是幽冥血海!”

天色愈暗,老朽的铁桨无声合拢,幽冥血海一片静穆。

远处一座幽黑宫殿,露出一个个黑色瓦顶,恰似一座诡秘的城堡,那飞檐上的一条黑龙,黑鳞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

宫殿上方一个白色的圆环不停在转动,映照整片幽冥血海,一双眼睛很有灵气转动着。

看到小土拎着铁斧缓缓走来,那圆环加速转动,顿时血海翻滚。

此时冥河教祖急忙过来施法回复,圆环这才平静,分出的一缕元神化为一丝白光涌入铁斧中。

“这是太阴幽荧的元神?”

“现在知道为何要等你们,带你们来这幽冥血海吗?”

冥河教祖对小土,长叹一声。

“你手里所持的是盘古斧,想必你心里也清楚,太阴幽荧与这盘古斧的渊源。”

“始祖太阴幽荧,分出的两缕元神,一个化成了古月手中的符纹戒指和幽荧盾,以前这幽荧盾和戒指是一体的。”

“后来神族镇压我魔族,我儿献祭魂魄将这盾和戒指分开,来战神族但不敌被这铁斧镇压在那荒地。”

“后来你二人在雾霾里所见的就是我儿,也只有你俩才能解开封印,剩下的则是刚才那圆环一缕元神,太阴幽荧进入到了铁斧中。”

“古月修魔道,而你修仙道,所以这盘古斧也只有修仙道才能持有,也只有你俩才能拿动,因为你俩…”

原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古月对小土更加好奇了,她的身世来历究竟是什么。

宫殿的四周,扶桑树叶洒落遍地,黑墙红瓦,摄人心魂。

大殿内,金漆雕刻的骷髅宝座上,冥河教祖缓缓坐下,底下歌舞升平衣袖飘荡,鸣钟击磬乐声悠扬,台基上点起的檀香,烟雾缭绕。

二人在上座,紧挨着冥河教祖和女魔童。

此时冥河教祖正在捧腹笑的见牙不见眼,两边四大魔王,黑袍挂身,栩栩如生,感觉个个独当一面。

二人摆台面前,放着一壶生精血,二人连番敬冥河教祖,三人痛饮三杯。

这可是好东西,大补元气,就是不知道是生灵的精血还是异兽的……

听着钟声叮咚古琴涔涔,古月揽起小土疯狂啃咬……

“这真是不分场合……”

冥河教祖暗自道。

饭后女魔童带着二人,在这附近转悠着径直走进一座后院,遍地种满奇花异草,,十分妖艳好看,其中有一株古月认识,便是那彼岸花。

株株艳红诡异,幽风吹来,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不远处红色房门大开,帘纱飘落起伏。

“哥哥,讲故事给我听吧。”

二人被带到到了一间红色屋子里,这房子在地球那就是鬼屋,幸亏二人胆子大,不然得吓得半死。

此时古月还像梦一样,感觉一切来的太突然,不真实。

“你先告诉哥哥,你先前为什么要装凡人。”

小女孩尴尬的低着头,不敢看着古月,随后缓缓道:“爷爷刚才跟你说过了。”

“哥哥,以后你会知道的。”

看着女魔童难为情的样子,古月也不在强人所难了。

一副敷衍的样子,准备讲故事糊弄一下她得了。

“从前有个庙,庙里住着三个和尚,一个挑水喝,两个抬水喝,三个没水喝……”

小土瞪了古月一眼,想要替女魔童打抱不平,掐着古月那儿东西,差点断了。

一声惨叫,回荡在整个房间里,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不知道以为是厉鬼来了。

感觉到了古月在敷衍自己,女魔童顿时身上紫光缠绕周身,运作气息。

“这是什么呼吸法?”

女魔童得意洋洋,炫耀着自己的威力,看到古月傻傻盯着自己,女魔童更来劲了。

“咻咻!”

口哨声一出,一只猛兽形状如虎,身体似牛一样大,身上有两只翅膀冒着幽冥火,两眼红光摄人,很有灵性,披有刺猬般的毛皮,来到女魔童身边缓缓趴下。

“这是什么?”

古月大步后退,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异兽,自然吓得不轻。

见古月出了洋相,女魔童笑的像她爷爷一样,见牙不见眼。

“这是穷奇。”

看着古月丢人现眼的样子,小土冷漠道。

“你从哪里弄来的?我记得山海经讲这是上古凶兽,你怎么驯服的?”

古月惊讶不已看着眼前的大凶兽,感觉下一秒就会把自己吃掉。

因为他看山海经记载,凶兽都爱吃人,这只穷奇要不是有主人在身旁,自己恐怕早就成它口中餐了。

“是我爷爷驯服的,它现在是我的坐骑!”

话毕,女魔童跳上了穷奇身上。

“驾驾驾!”穷奇缓缓起身迈着虎掌大的爪子朝着古月走来。

“我可以摸摸它吗?”

古月好奇压住了他的恐惧,此时竟然想摸摸这个上古凶兽。

“这个古月真是不让人省心,他要是因为惹怒了穷奇命丧于此,那我咋办,这魔族也不是什么好人。”小土心里埋冤。

穷奇仿佛听懂了的话,在古月身边蹭着他的大腿,双眼很有灵性的打量着古月,突然一声尖叫!

“吼!”

它看到了小土手里拿着盘古斧,吓得连忙后退几步。

古月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摸它,身上都是幽冥火,脑袋的部分没有,但是他怕一伸手就被这凶兽吃掉,毕竟在现实中第一次见到这大家伙,不免有些惊讶。

“想学我的呼吸法吗?”

女魔童可爱的大眼睛坏坏看着古月。

古月知道这呼吸法肯定是魔族至高无上的呼吸法,而且自己修的是魔道,那简直是完美的不能再完美了。

但是就怕这身体吃不消,大雷音呼吸法也不错,也是内正外魔的,但是跟魔族至高无上的呼吸法相比,那可能是大巫见小巫。

但是想到佛族排在魔族之上,古月更加断定不学这魔族至高无上的呼吸法了,因为别和体内的大雷音呼吸法有冲突,产生强烈反应。

“我不学。”

自己摆出来的威风,竟然被这眼前的凡人鄙视,女魔童哪能咽下这口气,她盯着门外的侍卫,顷刻间爆体而亡,化成一团烟雾。

古月没想到这魔族呼吸法这么霸道邪力!竟然一个眼神就能杀人于无形!太恐怖了,古月偷偷跟女魔童要了那邪灵的魂魄。

“见识到魔族至高无上的呼吸法威力了吧?”

女魔童见古月没有反应,也没有理会自己,她眼睛又转向对面的侍卫。

“小祖饶命啊!”

见这女魔童要拿自己开刀,那侍卫吓得连忙发抖跪下求饶命。

虽然可能求饶命也没有作用,但是他也想试一下,毕竟命只有一条,不像女魔童可以元神再生永不灭。

只能怪自己修为太低只是一个侍卫。

一旁的古土,使眼色给古月,示意他学习。

古月倒好,不但没学,而且来了这么一句,差点没把女魔童气哭。

“天底下哪有逼着人学功法的…你这呼吸法怕不是传不出去了吧……真正厉害的功法,藏都来不及,哪还会拿出来共享给他人,想想你这也是没有排面的呼吸法…还不如我正常呼吸…呼呼呼…”

女魔童气的两眼渐渐红了眼眶,一双小脚乱跺,转身领着穷奇跑去。

“你真是个傻逼!”

小土一句话,给他干的没脾气,自己也不知道咋能说出这么混蛋的话。

小土觉得古月有点膨胀了,摆在面前的大肉不吃,去惦记那旮旯里的苍蝇腿。

气急败坏的女魔童,此时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他爷爷的元屠和阿鼻,破门而入闯了进来,正看着二人在打情骂俏。

古月被吓的不轻,看了看女魔童身后,那穷奇没有跟来,这才把心沉到肚子里。

“小祖,快走吧,不要影响人家二人世界。”

“就是,就是,一会教祖发现他的两把宝刀不见了,在小祖你手里,那老东西可会发疯的。”

古月慌忙停下,盯着女魔童手里的两把武器,眼睛直了起来惊恐着。

“它们竟然会说话?

“这是元屠和阿鼻,他们的元神炼在武器里,就是元神以前被一名强大的九黎族大王击败制作了两把兵器。”

看着小土一一道来,古月纳闷她怎么什么都知道。

“你怎么知道,这位小妞说的对,我俩就是被那老鬼蚩尤,炼化在这兵器里。”

“那你们知道我的幽荧盾,怎么附上武魂吗?”

古月好奇问道,他感觉这些活了上万年的老鳖犊子,肯定啥都知道。

但是正常人不会问出这么混蛋的话。

“你这个已经够强大了,那里面可是有太阴幽荧的一缕元神在那,以后你把它喂养到位了,那一盾牌能拍碎一个星球。”

“对对对!”

一盾牌拍碎一个星球…不管是真的假的,先当笑话听吧……毕竟那是活了那么久的元屠阿鼻说出来的话。

小土激动看着女魔童手里的两把兵器,那可是冥河教祖的神兵,而且杀人不占因果,数不清有多少亡魂死在那神兵下。

“明天再来找你!”

女魔童摔门而去,显然是因为古月不给她讲故事,没有夸赞她而生气了,这次连哥哥都没有叫…

夜晚二人看着手机竟然没有信号,眼看着离拍卖时间还有十多天,得赶紧加速修炼,因为古月已经看到那个羿彤境界。

如果真有他想要的炼丹材料,打算买不下来,只能靠抢了,或许别的手段,他好奇的是她也是凡人,怎么就突然境界那么高,让他匪夷所思。

“小土,今晚我有点累,就别那个了吧……”

古月胆怯看着小土,她火辣辣的眼神,让古月有点打怵。

“你再说一遍?这才几天你就受不了了?你那精血都白喝的?”

话毕,小土就要拽着古月撕扯,无奈他只能配合,现在因为他打不过小土。

躺在怀中的小土喃喃说了句:“明天去渡地劫。”

“什么?渡你大爷,我会连灰都不剩…”

“现在你手中有了幽荧盾,那区区一个地劫,不能把你怎么样的。”

二人完事了突然精神起来了,想四处转转,转到那幽冥血海岸边。

一片片浪花拍打在礁石上,古月伸手舀了一捧海水,果然是红色的比血还红艳。

海里不远处,一条影子在来回游动,好像很大的一条鱼,隐隐约约足有十米多长。

这魔族的东西实在是吃不惯,古月想到小土也爱吃海鲜,这现成的送死鬼来献祭,不抓白不抓。

古月转身就跳进了海里,衣服都没脱下,给小土吓了一跳,她还没反应过来,这人就跳进去了。

可见古月的水性不是一般好,在海里与那黑影子周旋,好一会儿才抓上来。

这要是换成一般水性不好的人,早就浮上水面了……

“小心点!声音小点!”

小土鬼鬼祟祟看着周围,别让魔族的人以为刚来这做客,就当自己家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去海里抓。

这海鲜形状似海参一样,但是有十米长,摸着软软的,这个肯定能好吃,大补,海参就是大补品,老话讲一个海参顶十个鸡蛋。

这十米长的海参那不得顶两千个鸡蛋,只要吃完鼻子不流血就行。

二人偷偷拿到了伙房里,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

这个海参有五十斤左右,但是海参煮熟了那就像海蜇一样,遇水稀释的快,剩不下多少了。

此时伙房里灯火通明,二人舀水刷锅乐此不疲。

巡逻的魔将士,在门口看到是他二人,便没有说什么,继续巡逻了。

古月拎起了大海参,就扔在了菜板上,凭他以往的切菜刀法,铛铛铛十米长的海参,瞬间变成了一块一块,被扔在了锅里。

桌子上香气浓郁,撒了点葱花蒜末,两人狼吞虎咽,真是饿的不轻啊,像是揭不开锅,好几天没吃饭似的,主要是最近没怎么吃海鲜。

老话讲饭饱思婬欲,二人简单收拾一下就回房间准备…

早上醒来,古月准备去撒尿。

一开门就看到女魔童拉着教祖的老手,站在门外,眼泪吧嗒吧嗒掉。

“我豢养的千年血魔参,是不是被你弄哪里去了!”

“呜呜呜呜。”

女魔童边抹着眼泪边看着古月。

“在我肚子里啊。”

女魔童此时躺在地上打滚哭。

“这可是我豢养了千年的海参,而且还投入了上百种名贵药材喂养,吃完人的皮肤可以发生变化,白嫩细腻,体内五脏六腑杂质都会变得干净,洗髓洗骨洗五脏六腑。”

听完女魔童这一说,古月连忙跑到房间里照着镜子。

本身就比女人还妖艳漂亮,现在自己竟然白嫩的比女人还过分。

头发也变得乌黑透光,额头处还多了一个红色印花记……

衬得肤色更加光泽透白,肌肤隐约还有淡淡的清香味道,散发出来。

“这下身体比女人还香了……”古月暗自道。

门口的教祖无奈的看了看海里,他此时也拿这外孙没办法。

古月又看了看小土,她的乌发更黑了,透着淡淡的光泽,本就白泥的肌肤更白白了,活脱脱一个吸血鬼似的。

没办法已经吃进了肚子里,总不能再吐出来吧,而且一宿过去早就消化掉了,也不能拉出来…

“等我炼一颗高阶外丹送给你,就当是补偿了好不好。”

他摸着女魔童的脑袋,揉了揉湿漉漉的小脸蛋哄着。

“你还会炼丹?”

冥河教祖不可思议看着古月,不相信一个凡人竟然会炼丹。

“我炼过了低阶外丹,吃着感觉还不错。”

“我这里有个上古炼器炉,闲置了很久也不用,天天被这丫头用做捉迷藏玩,那可是万年玄铁打造,不仅可以炼丹药,还可以炼化宇宙万物,不比那太上老君的八卦炉差。”

古月一听可以炼化万物,那魂魄元神武器附魂那些都可以了!

他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抱着女魔童摸着脑袋。

不得不说他的社牛症很强,通过增加跟女魔童关系,来让教祖对他更有好感。

吃过了午饭,四人来到了昆仑雪山雷劫台,看着身后那个上古炼器炉,古月激动的仿佛忘了,自己马上要遭雷劈了。

“轰隆隆!”

几道雷电在半空中轰鸣着,一道道电弧怒劈大地,在撕裂空间咆哮,地劫或者天劫都需要自己去渡,别人不能帮,帮了反而会适得其反。

“哥哥,要挺住!”

古月看着女魔童心里又一阵欢喜,吃了千年血魔参还收到了一个上古炼器炉,和一把幽荧盾,这次可真是满载而归。

古月打算渡完地劫就回野鸡山,拍卖会时间也近了,还有很多事等着他。

“放心吧,看我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