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14邪灵现世2

  • 从金刚芭比开始
  • 幻想羊崽
  • 4075字
  • 2022-05-18 11:03:35

老牧民突然一句话让二人不知所措,难道人头果实已经延伸到这里了。

听着老牧民讲,顺着前面的河道,就能快速回到牧场。

宽大河道里,水面黑压压一片,里面长满了鬼草,绿油油一片像极了幽冥血海。

“这河里的水为什么是黑色的!”

“万物有灵,天上地上九幽冥冥啊。”

老牧民指着河里的鬼草,:“那是人间的彼岸花。”

“彼岸花不是红色的吗?”

“花有千万色,万物可变色亦真亦假。”

“这里通往雪山哪条路好走?”

“有一条红草地路好走,好走。”

小土粉唇贴在他耳朵边,小声嘀咕着:“可能这老犊子被乱世异变吓傻了。”

古月笑了笑默默点了点头。

前方牧场口一个石碑上写着,红牧场。

远处一群牧民站在牧场口提防着二人。

可能是异兽来到这些牧场,糟蹋了他们的牛羊,加上这乱世异变,才这样提防外人。

老牧民摆了摆手,众人这才散去。

院子里,二人喝上了奶香扑鼻的羊奶,古月感觉胃里一股暖意,小土也在暗自赞叹。

这羊奶可是大补元气,对身体很好。

“爷爷,我回来啦!”

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往老牧民怀里钻去,红彤彤的脸蛋贴着老脸蹭着,爷孙俩真亲昵。

“来给你吃。”

小土从书包里,掏出了两个大白兔奶糖,塞进了小女孩手里。

看着白白的糖块,小女孩笑的脸蛋更红了,比余晖下的晚霞还红晕。

“你们先坐着歇会儿,我去做点吃的给你们。”

帐篷里,古月摸着女孩的脑袋“奶糖好不好吃?”

“好吃,好吃,姐姐我要听故事!”

古月看她是个小屁孩,也懒得解释,只怪自己生着一副女人相…

“不知道谁惹到老天爷发起脾气来,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蛇化为人形的白白和青青被淋得无处藏身,正发愁呢,突然间感觉头顶多了一把伞,转身一看,只见一位白净秀气的年轻书生,撑着伞在为她们遮雨。”

“书生真好啊!”小女孩鼓掌称赞。

“白白和这小书生四目相交,都不约而同地红了脸,相互产生了爱慕之情,各自介绍完,自此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好,久而久之结为夫妻。”

“自古妖和人就不对立不是吗?”小土反驳。

“突然一天一个会道法的老和尚,路过了二人住处,定睛一看,原来这白白是蛇精所变,然后施法使白白露出原型在众人面前,但是书生却不为所惊,依然爱着白蛇,那老和尚把蛇精困压在塔里,后来她的妹妹青青日夜修炼救出了姐姐,这样书生和白白才得以团聚。”

“姐姐,那个老和尚真坏!”

小土在一旁偷偷笑着,“他是男的…”

“是呀,人妖虽然不对立,但是大家互不侵,妖本没有做错,妖也有善良的妖。”

“哥哥,你真的是男的吗?你讲的故事真好,你说的也对。”

老牧民端着大盘肉放到了桌子上“还有汤,我给你们端来。”

端完了汤,老牧民拉着女孩,跪在地上虔诚朝拜圣山。

看这一举动,古月疑惑不已,对这充满神话色彩的雪山,更加好奇。

但是他没有过问。

吃完饭了,老牧民对着左边的帐篷里说了句:“小伙子,晚上听到声音不要出去。”

古月对在擦身的小土道:“这老大爷真好,他是担心异兽下山来。”

小土在书包里,突然掏出来一个东西,钻进了被窝里娇羞看着古月。

这一看把古月撩的心里着火了,就在他要钻进被窝里的时候。

看那小土忽然站了起来,一身黑色的超薄连体丝袜裹在身上。

裹在肩部的透明薄丝,晃悠着古月一阵眩晕,朦胧般衬着莹白大长腿与美足,转而右手一边拢着一头乌发,趴在古月腿间,双眸望着古月舞来舞去,妖娆至极。

“小宝贝,我爱你!”

“我也爱你!”

二人四目相对,火光激射。

过了半晌。

“我腰疼…”

小土一只黑丝玉足踩在古月身上,一顿乱蹦跳,仿佛要把他骨头踩断。

“现在还疼吗?”

“啊,轻点,你这个虎妞。”

古月又把小土拖进了被窝里……

“爷爷,不会是异兽进来了吧!我听到旁边炕板上,轰隆隆的声音!”

“是他们在锻炼身体,快睡吧外孙。”

风雨过后,小土掏出了手机,看到拍卖会还有26天。

第二日清早,二人吃了早餐匆匆离去,继续前往雪山上。

“慢点走,路上注意安全!”

老牧民弓着腰在看着二人背影喊道。

“不舍得哥哥和姐姐走。”

小女孩从帐篷里钻出来对着老牧民说道。

老牧民摸着女孩脑袋道:“那你怎么不把他们留下来?”

“因为哥哥是好人。”

走到了雪山脚下,古月见到一个白发牧民想和他要点水喝,一路上备着的水早已喝干。

“你好,有水吗?我俩水喝光了……”

“有,把你瓶子拿来。”

白发牧民接过瓶子,拧着盖子对着羊奶就挤去,挤的滋滋响。

“这个好啊,这个有营养,纯天然无二次循环!这是好奶。”

古月一顿叫好,离两三米闻到羊奶都香气四溢,恨不得马上钻进羊奶下直接对着吸。

“这个羊奶,和我们昨天在红牧场里喝的味道不一样,比那个香。”

“红牧场?什么红牧场,我们这里只有牧场。”

“那你知道这里的红草地路吗?”

“什么红草地路,那都是几百年前的叫法了,现在叫青草路……”

此时此刻二人对视一眼,愣了愣随即朝着雪山走去。

折腾了一小天看着落日又西下了,没遇到异兽,这修炼手册指引自己来这里,难道是走错路了。

顺着余晖来到河道旁,此时河道里的水,清澈见底,昨天还是黑压压一片。

古月证实了昨天晚上自己的猜测了。

他决定眼见为实,朝着红牧场走去,果然只有那个石碑立在那里,一片空旷的荒地铺在眼前……

二人今晚只能在林子里找个地方度过了。

烈日当空。

草堆里,二人缓缓睁开双眼。

见这林子里的奇花异草,瞬间开花生长,这奇观异景从未有过。

“古月,高阶外丹还需要什么?”

“这个世界异变的太快了,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灵砂,矿,真水,天地灵气精华等等……”

林子里越往上走越险峻陡峭,四处的缝隙很大,稍不留神就会掉下去,那后果不堪设想。

高昂挺拔的雪山,仿佛天地龙脊,一股磅礴的气势,镇压在这荒漠之上,威严孤立。

雪与土接壤之处,皆是雷电劈过的痕迹,黑焦焦一片,有的地带光秃秃,有的地带茂盛的诡异。

远处一片岩石刺眼闪耀,冒着透白的光泽,古月震惊盯着。

“那是蓝松石!”

走到了眼前,确定这就是高阶丹药的矿料,用这个蓝松石可以提炼出来。

顺着岩石,小土往前面走去,发现这一片都是绿松石,她掏出铁斧采凿一块圆圆的绿松石装进了书包里。

这一块绿松石,应该可以提炼七八个高阶外丹所需要的矿料。

抬头望去,一道道如刀锋般尖利的崖壁,仿佛刺在山体,这鬼斧神工的大自然,让人赞叹称奇。

顺着陡峭爬了几百米,崖壁两旁的碎石松动不安,二人小心翼翼攀岩上去。

一个四方形的山沟,弯在这雪峰中,四处妖风阵阵,古月感觉此处有些诡异不安。

几百米长的山沟,却寸草不生片雪不留,满是红色石壁,冒着幽幽红光,特别诡异。

按照古月看过的山海经的知识,这片石壁只能在幽冥血海有。

而且还是要经过幽冥血海的幽灵船夫才能达到红壁岸,红壁岸下面的暗礁就是生长这些幽红的石壁。

“这地球复苏,万物都在变化,幽冥血海里的东西都反了上来……”

这眼前景象让他惊恐不已。

这些材料对于古月来说,用来炼出仙魔散那是上好的宝贝,就是不知道这铁炼丹炉能否抗住高温反复炼化。

这红石壁极其坚固,小土累了半天才凿下一块,幽红的血块夹杂着血丝,像极了有血有肉的生灵。

石壁的岩峰里长些密密麻麻的野灵芝。

“把它加进炼丹炉也是个好配料啊!小土快抠!”

二人仿佛见到宝藏般在疯狂采摘。

“轰隆!”

一阵妖风袭来,红石壁处冒着红色液体,一道身影突现于空中,悬空屹立不动。

古月此时已经被这些炼丹材料弄红了眼,见到这邪灵,也想着把他的魂魄用来炼丹,这可会让自己修魔道实力大增。

但是眼前的空中地面,二者实力相差太大,连那只冥火骆驼都打不败,险些丧命在沙漠里,更何况这修为恐怖的邪灵……

“一位入了魔道的凡人。”

他竟然能看出来古月修魔道,看来不是一般的角色。

“在这雪与山的接壤处经常有雷击,想必你还未入地劫吧,我幽冥血海之中有几十万大军,但是强者却寥寥无几,你竟然习得阳间秘法大雷音呼吸法,看来也是运气极佳,渡了地劫你的修为会有质的飞跃。”

半空中,邪灵黑袍裹体,只露出两只眼睛冒着悠悠红光,眼周魔纹涌动,其他的什么也看不清,只有一团黑雾笼罩着全身,诡异渗人。

“我虽然有大雷音呼吸法,但是抵挡不在这雷劫,就算抵挡住了雷劫,也杀不死那邪灵……

眼下古月自知和那冥火骆驼一战后,自己的实力弱的像个废物一般。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古月以前以为自己可以在这世界横着走,却不知那是对待没有一丝灵气的地痞流氓,才衬托出自己的力量。

但自从见到羿彤和来到这死亡谷后,与那冥火骆驼一战,经历的一切都是他没想到的,就包括朝昔相伴的小土,也是比自己强大的不知多少倍。

“需要邪灵吗?哈哈……上!”

只见黑袍人,黑袍一挥,远处石壁的缝隙里幽幽冒着红光,旋即三个邪灵立在那里。

远远望去,一个小女孩跟跟跄跄,被身后的将士推赶来。

越来越近,走到眼前,古月定睛一看,是老牧民的外孙,二人惊讶不已。

虽然知道这老牧民和这小女孩不是凡人,但是没想到竟然放过他二人。

记得小土说过,吞噬生灵增强实力,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讲的故事感动了女孩。

“哥哥,姐姐。”

小女孩哭着喊着,想挣脱那魔将士的魔爪,但是却以卵击石,那魔爪死死按在小女孩肩部。

“哪里有哥哥?用她来给你渡劫,杀了她就成功了一半。”

现在古月可以断定,这黑袍人是想拿女孩来献祭,给自己渡地劫,虽然对方是邪灵,但是却放过自己,没有吞噬自己的魂魄。

这简直是骇人听闻,传出去肯定没人会相信,哪有这样善良的邪灵。

怪不得羿彤说,魔也有善良,仙未必都是正直,也有那些邪恶的仙神,所以古月做不到杀小女孩。

“放了她吧,我不会杀她的……”

看着面前的女孩,古月眼里红光翻滚,咬牙切齿,瞪着半空中的黑袍人。

“她叫你哥哥?你们见过?”

前天晚上在她家里过夜,她没有杀我,没有吞噬我的魂魄。

“哈哈哈……你既然不舍得动手,那我来帮你吧!”

黑袍人突然抬起右手,掌心涌出一道黑雾,顿时山沟里石壁抖动,古月感觉有种无形的力量,震得自己头晕脑胀。

仅仅伸出右手就这般强大,如果动起手来,那自己不得灰飞烟灭,直接火化了。

“呼!”

一团黑雾朝着女孩袭去,古月见状立即运作大雷音呼吸法,狂吼一声。

金刚护体神盾!

雷音袅袅,佛影普照在身后金光闪闪。

旋即挡在小女孩身前,噗一口鲜血自口中喷涌而出,古月单膝跪地,右手捂着胸口,感觉内脏俱毁。

就在这时,小土出击,拎着巨斧挥砍向黑袍人,但却像蚂蚁绊大象般,扑通一声闷响,摔在地上,脸色苍白昏了过去。

黑袍人仅仅余光扫了一下小土,她就这样倒地不起,不敢想他的实力有多恐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