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13邪灵现世

  • 从金刚芭比开始
  • 幻想羊崽
  • 4296字
  • 2022-05-18 11:03:28

此时小土想到了在家里的时候,二人没事看着电视,里面也有抱抱。

现在她终于知道,自己为啥会心跳,看到别的女人离得古月近会心痛生气,她和电视里那些女生一样。

自己爱上了古月。

爱上了这个和她朝夕相伴的男人。

虽然他俩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更胜似亲人。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像电视里那样,爱吃醋。

因为他们没有跨越那道界限。

缓过神来后,小土好奇的看着古月那个东西。

“你看啥!”

古月强压的欲望,此时像洪水猛兽般爆发出来,看着小土。

小土娇嫩的小脸红晕晕的,看到古月再次盯着自己,

古土突然从梦中惊醒,坐在床上眼睛瞪得溜圆,急促呼吸着。

第二日,烈阳如火,炙烤着床上。

朦胧中,古月醒来揉着眼睛,

一步三晃朝着卫生间跟跟跄跄移去。

拿着毛巾出来,看到坐在床上的小土,散乱着一头乌发,皱着眉头。

小手不时摸着喉咙处,粉唇微张着时不时干咳几声,一双乌黑大眼睛埋怨的盯着他。

古月尴尬的,眼睛下移乱逛,走到跟前揉了揉小土脑袋,吻了一下她。

这才哄好她。

二人出来的时候,门口的保安警惕的看着他俩,

“小土,最近几天我们都没有炼气,冥想,等从死亡谷回去要抓紧修炼。”

他余光扫到小土心神不宁看着窗外,感觉她有心事。

“小土,昨晚没睡好吗?”

以为是自己昨晚惹她生气了,也没好意思再继续追问下去。

一路上两旁的树木仿佛嫁接似的,有三十层楼那么高,硕大的果实有人头那么大。

酒红的枝叶,仿佛地狱里的曼珠沙华,开到了人间。

驶离了二百多公里,荒无人烟的无人区,前面就是一片沙漠,古月选择途径沙漠,从西部方向进入死亡谷攀登。

把车停到了路边,二人背着书包轻装上阵,书包几乎里面都装着水。

因为沙漠干旱无比,水是生命之源,几天不吃东西没事,但是几天不喝水人就得脱水而死。

夕阳西下。

红灿灿的西部天空被余晖染上了一层红晕,仿佛婴儿脸蛋般红润。

尽管此时落日缓缓降下,但是沙漠滚烫烤人。

应该是正午的烈日,在疯狂燃烧着沙粒,而余温没有散去。

如果现在有一个生鸡蛋放在上面,用不了多久就会熟了。

二人一步一步朝着死亡谷前行,炙热流沙吞噬着一排排脚印,四处的大风呼啸刮来,风沙吹的泪水和沙粒粘在一起。

但是丝毫不影响二人前行的决心,不惧前方与身后,目光所及之处是西部大漠。

古月抹了一把脸上风干的沙粒,拉着小土,跟跟跄跄往前移步,孑然不惧。

“吼!”

一声兽吼响彻大漠。

震的沙漠中的沙粒,如同簸箕上的豆子弹跳起来。

古月感觉一阵心悸头晕。

一头七米高的冥火骆驼,全身冒着火焰,火红的眼球冒着幽冥之光,立在眼前,前面两只铁蹄不停刨着沙粒,在向古月宣战!

没想到这骆驼都变异成这样了,二人四目相对,运作起大雷音究极呼吸法,古月一声吼叫,身后佛影普照。

大力金刚拳!

金钢护体神盾!

两声巨吼声,佛音袅袅,金光映体。

此时古月手臂,笼罩着一圈巨大的金光,这是炼气入门后,大力金刚拳发生了变化,在金刚护体神盾加持下,古月选择先手进攻。

冥火骆驼发起了攻击,奔着他汹涌而来,只见古月箭步急速横移,右脚快速往右闪躲,旋即脚尖蹬地蓄力。

速度之快如疾风江上起。

忽现于半空中,忽立于骆驼身上,挥起大力金刚拳砸去,一身风衣在随风摆动着,双手背在后腰处,帅气逼人。

但是仿佛以卵击石,冥火骆驼毫无疼痛感。

此时小土盘坐于沙漠中,脸部汗水如丝挤出眉头处,形成黄豆大的汗珠,缓缓滴落在炙热沙漠上,顿时冒起了一股白烟。

双手大合在嘴部抖动着,身上佛光笼罩,她怒吼一声,铁斧拔地而起,奔向冥火骆驼的铁蹄。

古月目光暴涨盯着铁斧。

“锵!”

一声金属碰撞声从骆驼铁蹄弹开,震人耳膜,转而回旋发出震动颤音,铁斧旋即似一道金虹,升向天际,生成一把十米长巨斧。

突然冥火骆驼仰天长啸,双蹄蹬地弹跳半空,顿时口中烈焰喷涌而出,如漫天火雨浇灌着二人,所到之处沙粒黑烟滚滚。

此时巨斧盘旋在冥火骆驼头顶上方,转而似苍穹化作天斧般,生成漫天斧雨夹杂着大漠中的沙粒,如雷电电弧般,一团团斧影夹杂沙粒,扑啸而来劈向骆驼。

古月趴在地上,仿佛掉了魂似的看着小土,明明二人同样境界,她怎么能意念操控铁斧,还有这些神秘功法。

小土看着眼前的冥火骆驼,她知道来者不善,是幽冥河里的邪灵,单凭古月肯定会招架不住,而且二者实力天壤地别。

但是没想到这个东西竟然现世这么快。

冥火骆驼铁蹄扬起,铛啷一声,钻进沙漠下面,“呼呼呼!”从沙漠下喷涌火浆,像一道喷泉般,掀起了巨大火柱,瞬间散落地面,烧的沙粒滋滋作响。

“扑通!”

一声闷响传来,古月缓缓倒下,此时通红的火浆落在他身上,浇灌在身体各处,皮肉吱吱作响,一股血水从嘴角处缓缓淌出。

灼烧的衣服也一叠叠化为灰烬,粘在皮肉上,灼烧和声浪的剧烈疼痛感,迅速浸透古月全身,蔓延到脸部致使疼痛到扭曲变形。

古月像一具被焚烧的骷髅,在苦苦挣扎着,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哀嚎一声,只见他双手扒着沙粒,想奋力爬起,却力不从心缓缓倒下……

这次就算有金刚护体神盾,也恐怕挺不住了……”小土目光涣散,呆呆盯着无生命迹象的古月,缓缓闭上眼睛,泪如雨下失声痛哭。

在他昏倒的时候,冥火骆驼被小土击败逃跑,眼前这个深爱的男人,小土也无能为力,救不了他,如果可以,她宁愿牺牲自己换取古月活着。

不知过去了多少个小时。

苍穹之下,一具如死尸般的躯体,蜷缩在小土怀里。

大漠之上,浓云滚滚开始挤压在一起。

“轰隆!轰隆!”

一道道闪电惊雷混杂着大雨,倾泻而下,朝向沙漠砸去,劈开,仿佛要劈死沙漠上的古月。

小土抱着古月,此刻她内心极度难受,撕心裂肺的绞痛,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古月脸上,哽咽着:“其实我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

小土刚要接着说下去,就在这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死尸般的躯体微微动了动。

古月微弱睁开双眼,望向天空嘴唇颤抖着,声音小的如蚊蝇般吐出四个字。

“我不能死”。

拖着一具躯体,仿佛要脱节一般,缓慢从小土怀里爬起来。

倚在她身上奄奄一息,急促着呼吸。

小土精光暴涨,震惊的盯着古月,没想到被这九幽冥火浇灌还能活过来!

她此时震惊不已,小脸乐的像是向日葵,蹦了起来拍手叫好。

“你吓死我了!”

小土激动万分,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使劲抱着古月,仿佛是一道枷锁要把他铐牢,怕他再一次离开自己。

“啊,轻点小土。”

古月缓缓抬起手,摸着小土挂满泪水的小脸,又昏了过去。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只见他的嘴角现出一丝微笑,内丹竟达到了炼气化神的境界,难道是因祸得福。

古月盘膝而坐调理着气息,瞬间体内元气上下流动,一股暖流在身体各处游走。

被冥火所致的伤也在慢慢愈合,应该是大雷音究极呼吸法的作用,也或许跟自己吃的外丹或者符纹戒指有关。

古月凝气聚神观看脑海里面。

【符纹古戒】

【名字】:古月

【种族】:地球

【境界】:入神(圆满)

【宇宙红名排行】:0(杀圣级以上计数)

“小土,你究竟是什么?”古月被这符纹古戒弄得晕头转向“这血婴地劫又是什么东西?”

“地劫是需要接受三道雷劈,杀死一只邪灵!你既然都知道地劫,怎么还不知道怎么渡劫……”

现在的符纹古戒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想等以后再告诉小土。

“那修炼魔道怎么增强实力?”

“吞噬生灵魂魄,从而增强实力!”

古月打算从修炼手册找找线索,没想到小土竟然开口一一道来。

眼前这个女人越来越神秘。

“三道雷劈那自己不得化成灰烬了,都省了火化钱了……”

“再乱说,把你嘴打歪!”她伸出大手掌在古月面前比划着。

这次古月大难不死,好不容易活过来,她可不想再失去他。

虽然说世界异变,但是在古月眼里,他没有见过天外之物,就好比刚才的冥火骆驼和奇异种子化身为人的小土。

他此时对小土的身世充满好奇,一路上见小土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他也没有再追问,可能有她自己的难言之隐。

人和心都是我的我还担心什么。

西部的雪山,苍凉悲壮,屹立在苍穹之下。

那棱格勒峡谷又名死亡谷。

冰雪皑皑的山峦巍峨多姿,湖泊清澈见底微波荡漾。

雪与土接壤的区域雷闪电鸣,诡异得很。

抬眼望去,谷里四处布满了异兽尸体,七八米长饿狼的皮毛和十多米高黑熊的骨骸,还有猎人的钢枪及荒丘孤坟,向世人传递着一股阴森慑人的死亡气息。

“小土,这附近有人来过!”

进了峡谷深处,二人发现很多刚死没多久的异兽尸体。

看着横尸遍野,它们都有一个特点,精血皆被拿去,还有一排排深深地脚印,应该就在他们之前不久,而且还是一群身手不凡的人。

这可是自己要炼丹的配方材料,古月不解道:“这帮人要精血做什么。”

而且高阶外丹,还需要灵砂和大量精血……

他感觉心里异常压抑,拉着小土二人小心翼翼攀登。

果不其然,走了半山腰就看到深山里野兽凄惨哀嚎,还有金属碰撞的打斗声,转而看向西边,突然古月低着头要走。

“古月!慢着!”

羿彤竟然也在这里,身边还有那几个拿着铁链子的手下。

“我让你考虑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咱俩可真是有缘分,在这荒山野岭都能碰到。”

“我说过不喜欢被威胁,也不喜欢邪恶!你找错人了!”

“那你怎么还修魔道?什么叫邪恶之人,仙就是正道吗?魔就是邪道吗?证道路上,修仙道和修魔道比比皆是!修魔还是修仙根本没有好坏之分,最重要的是在人心上,在道教中魔就是管理幽冥地府的神仙!”

羿彤一眼就看到古月魔瞳变黑,自然逃不过她的眼睛。

他震惊这个女人,是怎么看到修的魔道。

“锵锵锵!”

铁链拖动声滋滋刺耳逼近古月。

醋意大发的小土按耐不住了,挥动着铁斧就要劈去。

“停下。”

六个人拉动着铁链缓缓后退,眼睛死盯着面前二人。

“拍卖场见!”

羿彤邪魅一笑,甩动着风衣向山下离去。

以前听过拍卖场都是拍卖那些古董,但是自从世界异变,很多异兽精血,或者让人吃完力大无穷神奇的果实,还有稀奇古怪的东西。

“小土晚上回去看看手机,拍卖场什么时候开始。”

这深山里很多矿物质都适合炼丹,还有那些异兽精血。

“古月,我去山上杀一些异兽给你炼丹,你在这里采矿,一会前面大红树汇合。”

一把铁斧扔在了古月面前。

第一次拿这铁斧重量还不轻,朝着岩石找寻,“平时小土咋拿的。”

过了半晌二人汇合在大红树下,看着小土手里拎着的东西,古月刚想问有没有受伤,又止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小土在打冥火骆驼的架势,强悍无比,区区几个异兽怎么会受伤。

二人走出了沙漠,朝着牛羊群走去,附近应该会有牧民的帐篷,打算借宿一晚。

“哒哒哒!”

一位面部黝黑的牧民,头上缠着白布,在驱赶着牛羊群,见二人走来,笑的见牙不见眼道:“你俩是要借宿的吧。”

牧民老脸黑不溜秋的,想必是日久暴晒造成的,老槐树皮般粗糙的老脸皱皱褶褶,给人一副憨厚纯朴的感觉。

“对的,想留宿几晚。”

古月塞了一些钱给老牧民,他没有要,于是古月抢过皮鞭,帮着驱赶牛羊群。

“小伙子,还挺懂事的,今年多大啦?来这边旅游吗?”

老牧民上下打量着古月,感觉这乱世之中也不会有人,有这闲情雅致出来游玩。

转而眼睛扫到小土手中,吓得往后跟跄退了几步。

“难道你俩也吃了那比人头还大的果实,有了神秘力量。”

瞅着小土手中的东西,没有巨力怎么可能打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