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12秋名山车神

  • 从金刚芭比开始
  • 幻想羊崽
  • 3789字
  • 2022-05-18 11:11:42

强压住内心的惊喜,古月决定将这件事放在心底,谁也不告诉。

算是自己的一个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不拿出来。

半宿很快天亮,虽然他没有睡,但是他此时一点困意没有。

意外之喜让他兴奋不得了。

雾霾也散开了,心里敞亮多了。

“小土,哥带你去再买台车,这台车报废了……”

一路上,水也喝干了,东西也吃没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二人走的非常无聊,小土双手拽着古月皱褶不堪的衣袖。

反复撕扯,整条身子快要挂上去了,想逼他讲讲,这个世界的奇闻异事,一路上楚风装聋作哑横着苦脸,褶皱的比苦瓜皮还皱巴。

闷着头拉着小土跄跄踉踉,像头老黄牛快要累散架了一般,一声不吭往前寻路。

远处看到了,渐渐露出一排排的楼房,古月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副苦脸憋着通红。

一边看着小土,一边摸着她脑袋,气喘吁吁说道:“就要到了,哥就给你讲讲吧……”

一个月前这里还是一个文明世界。

百姓生活安康,法律法规公平公正。

城市热闹繁华,站在楼顶天台上看着地上的小蚂蚁,他们的脑袋很大,腿子很细,地面上的交通秩序井然有序,车辆穿梭自如。

小土此时听的很入迷,突然看到停下,拽着他胳膊,来回摇晃缠着接着往下说。

古月嘴唇干的爆了一层皮,摸了摸衣兜,装了一瓶上车前买的拉菲,猛一把掏出来,仰着脖子就要往嘴里灌。

忘记了路上早就喝干了,无奈之下把着瓶嘴,朝着嘴里使劲甩,甩了半天,也没见他甩下一滴……

抿了一口吐沫,喉咙滚了滚,咽了下去,眼睛微眯望向天空继续讲道。

“你真墨迹,讲个话半天说不完……”小土瞪着楚风。

可就在你降生的前不久,一切打破了现状,就如你现在所见。

地面龟裂坑坑洼洼,参天大树直插云霄。

菜园子里的土豆有你人头那么大。

“哥,我好想回到你说的那个文明世界……”

古月仰天大笑,他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一天。

“哥,我饿了!想去那天出门看到的那种豪华饭店!”

老话讲,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古土现在腰板也直了。

吵着要去下馆子,不是刚出生那会,天天和古月吃地三鲜(茄子辣椒土豆)。

自从上次灭了那伙人,翻出来了不少钱财,仔细点花,两人大半辈子是够了。

二人确实也是饿的前胸贴后背,走了几个小时,终于到了饭店附近,吃完饭估计天又黑了……

金刚大酒店!

“这个名字好!”

古月第一眼就看到这个响亮的名字。

里面装修的富丽堂皇,像皇宫一样豪华,菜品应该也不错。

古月想起了自己那栋楼,出来这两天还不知道装修啥样了,走之前简单交接了一下,等会不忙打个电话给装修师傅吧。

门口的两个门童,眼睛斜着看进来的二人,像逃荒似的,其中一个还拎着铁斧。

门童刚要拦着,大堂经理,倒是识趣摆了摆手示意放行,随后门童有气无力说了一句,欢迎光临。

大堂经理挺热情的,带着二人指引到一间包房里。

“二位贵宾下午好,请稍等,马上为您安排。”

包房里,小土看着金碧辉煌的装饰,感觉这一顿饭,得够兄妹俩一个月的饭钱。

“哥,这得不少钱吧?要不我们换家吧,感觉会很贵。”

“换你大爷,就在这吃,一顿还不至于把你哥吃垮……”

看着服务员拿来的菜单薄,都镀着一层金粉,古月有点手抖,接了过来让小土点。

古土二话没说,菜单看都没看,直接喊出来:“拌三丁,老虎菜,酸菜炖大骨头,锅包肉!”

古月尴尬的挠了挠头,双眼四处逛着,差点就钻进桌子下面。

服务员笑着说:“您好女士,这里没有您要的点菜呢,麻烦您再重新更换一下。”

古月接过菜单点了几个菜。

看着服务员回到了几米远的地方站着待命,古月凑过来小声对小土说:“你是不是虎,你以为这东北啊,你彪啊。”

五星级酒店就是好,菜上的快,可能是人多力量大,效率高。

看着其中几十种的小盘子,小土好奇问道:“哥,这是什么菜?”

“八仙过海闹罗汉。”

“哥给你讲讲这道菜的由来,古代皇帝经常吃这个菜,你不是喜欢吃海鲜吗。”

古土看着桌子上的海鲜,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都是你爱吃的,海参鲍鱼大虾鱼翅,可劲造吧小土。”

二人吃的肚子滚圆,坐了一会就准备去买车,一结账的时候二人吓得不轻,三千块钱……

车上古月拨通了装修老板的电话,交代他自己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回去。

然后按照自己的装修风格,除了五楼,除了楼体主梁别动,四楼以下全部砸开装成大堂那种。

古月眺望着西部,他这次要带很多炼丹材料回家,尤其是高阶外丹的配方。

他感觉此次进入死亡谷,是修炼手册在暗示他什么。

车市里,小土看中了一台大越野皮卡,也合古月意,现在的道路四处坑裂,底盘高一点,马力有劲一点,比较稳妥。

就是有点烧钱,十万块搁在以前他的家庭条件都够十年生活费了。

大学的时候,古月靠的是奖学金和各种补助,暑寒假兼职打工,几乎没怎么和家里要过钱。

路上二人开着大皮卡,爽的一批。

小土晃悠着座椅,咧着嘴大吼道:“这大轮胎就一米多高,地盘这次肯定卡不掉了,肯定抗造。”

咣当一声。

“你嘴是不是开光了?”

“别下去!!!”

古月笑的像一条恶犬盯着小土。

“为什么别下去?”

眼看着古月嘴唇一点点凑过来,小土紧张的闭上了眼睛,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跳很快,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她此时心里异常跳动不安,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

感觉自己离古月近的时候,或者看着他的眼睛,就会有这种感觉,而且越来越明显。

“外面有危险,我下去看看……”

古月邪魅一笑,自己嘴巴就要离小土薄唇,两厘米的时候,猛的收了回来,去了车外。

留在车内的小土,心跳疯狂加速,大口喘着粗气,感觉心里一阵闷热感涌上心头。

古月看着车地盘,嘀嗒滴嗒漏着油,一条十米长墨绿色的鳄鱼趴在那里,竟然在喝汽油……

整个身子在外面,就一个脑袋在那晃悠。

这世界变态的让人大开眼界,古月悄悄上了车,拧开车钥匙,铛一声,挂上了一档,猛踩油门这才缓缓驶去。

“哥,车底下是什么?”

小土现在不敢正面看着古月,只敢偷偷看,一看他就心跳加速。

可能是古月打开了她的心门,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小土还不知道这是喜欢的表现。

“是一条大鳄鱼,感觉我们开不了多远了,还要去找个修车的地方,油箱漏了……”

古月余光扫着旁边,心里得意洋洋,他的目的达到了。

没想到小土真的喜欢上了自己,这算是日久生情吗……

一路上古月一直在换挡,仿佛要把油门踏板踩爆,迈表拉到了一百八,他怕油随时都会漏光。

“哥,你慢点。”

小土拽着他胳膊一顿晃悠,好家伙差点翻车了。

要不是古月车技好点,估计二人现在就投胎了。

他大学时候就爱开卡丁车,没事室友几个组织一下AA去玩一圈,慢慢的在宿舍里秋名山车神就这么来的。

“你真是虎妞!”

古月气的要是没在开车,非得给她一脚。

眼瞅着前面有一个修车的店铺,古月猛一踩刹车,由于惯性,小土咣当一声,撞到了前窗玻璃,她竟然没系安全带……

得亏车窗玻璃结实,不然脑瓜得钻出去。

但是她现在丝毫感觉不到疼痛,眼下比这还重要的一件事等着她。

拉开车门……

“呕”

一滩东西从嘴里喷出来,一旁的修车师傅眼泪都出来了,差点没给他胃里的东西催出来。

交代好了修车师傅,二人不能继续赶路了,看这乱世异变,古月打算附近找个酒店住一宿,在外面过夜也不安全。

“万好酒店!”

“这个有名,环境好,走。”

小土好奇的跟着古月,朝着酒店大门走去。

大堂里面比那家大酒店还豪华,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放着优雅的轻音乐,淡淡的香气四溢,闻着让人心旷神怡。

一顿问候,古月要了一个两张床的套房,因为他感觉到小土的异样了。

大堂内一个服务员异样眼光看着二人背影,在背后和另一位服务员小声嘀咕着:“装什么正经的老实人,来这里谁不知道是干什么……”

他没想到古月修炼完,感官已经达到细小的声音,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只见古月快步飞冲过去,咚咚两拳打在了女服务员身上,拽着她的头发扔到了大堂外面。

口吐鲜血的女服务员,在趴着低声哀嚎着,爬了半天也没爬起来。

古月没有用大力,要是用大力,那他的拳头就穿透在,女服务员的背后了。

这时来了大堂经理,还有门童在吱哇乱叫,站成一圈把女服务员围个水泄不通。

门口的两个保安倒是挺虎的,二话不说朝着古月挥拳砸去,殊不知简直是小鸡啄石头,牙碎脑袋晕……

古月看都没看两个保安,一个摆拳灌在二人胸部,二人捂着胸部在地上打滚哀嚎。

古月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他还要在这里过夜,不然非把这座酒店拆了不可。

这个社会打人,就得拿钱私了。

但是这乱世之中,管他什么法律法规的,统统抛到脑后,一个字干就完了。

大堂经理倒是识趣,在一旁拍着古月胳膊,安慰他消消气。

小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心里莫名难受着,随后气的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瞪着大堂经理。

一旁古月看到了小土的行为,简单和大堂经理道个歉,塞了一些钱,买点补品,就朝着小土走来。

房间内大的很,落地窗通透敞亮。

一眼就能眺望到威严的雪山之巅,他知道离死亡谷近了。

“小土,给哥拿双拖鞋过来。”

古月看着小土拉着脸,想到了接下来她的举动。

“滚!自己没长手?你四肢退化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干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他的意料之中,但是没想到这丫头脾气这么暴躁了现在。

“给你!”

小土拿着拖鞋直接丢在了古月脸上……

几乎,给你和拖鞋同时发出去……

按照古月的性格,若不是自己的妹妹,直接就从这七十层高的楼里,给她丢下去。

古月站了起来,光着脚大步朝着古土走去,看着他大步流星向自己走来,顿时心跳又加速了。

像个猫咪似的,跟刚才判若两人,弱弱说了一句:“你要干嘛。”

“早点睡吧。”

古月走进了浴室,洗了个澡回到床上想着,野鸡山那边还不知道现在啥样,自己的房子也不知装修啥样了。

睡的迷迷糊糊中古月感觉碰到了什么东西。

“你怎么钻进来了?”

“我害怕……”

小土强忍着心跳加速,搂着古月胳膊,腿还像以前那样搭在他身上,突然她的腿感觉碰到了一个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