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9清理尸体

  • 从金刚芭比开始
  • 幻想羊崽
  • 1971字
  • 2022-05-18 11:11:12

“走,去看看。”

古月此时心里七上不下,按道理说全部杀干净了,怎么会有啼哭的声音。

“这乱世异变,难道不干净的东西,也浮出这世界了?”古月边疑惑边往楼里走去……

“小土,这里没有声音,安静得很,你不会是听错了吧……”

整栋楼里除了血腥味,满地的残肢碎骨,也没有什么古怪的异常……

“没有听错,但是怎么会突然没有声音了……”

古月一路上总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他,他右眼跳个不停,心里异常不安。

躺在床上,古月辗转反侧。

“早点睡吧,明天我们搬家!都多大了还钻进哥的被窝里……”

俗话说女大避父,眼下在古土的心里想法是,爹娘走了,他就像父亲一样照顾宠溺自己,自然就黏着古月。

“哥,胳膊疼不疼,你搂着我,明天我们搬哪里去?”

“明天就知道了,快睡吧,累了一天。”

第二天古月找来了搬家公司,他今天要办很多事情。

家里找了个破被套,包了一下炼丹炉然后装车,其他杂碎的该扔的扔,剩余的都送了搬家公司。

本身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大哥,我们只搬家,不搬尸啊……”

几个搬家工人,看着地上躺着的二老,旁边还有一个诡异的铁罐子,眉头皱了一下,有点犯膈应。

“啪。”

一沓钱扔在其中一个管事的怀里。

“给你们加钱。”

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古月也不想动静弄得太大,毕竟昨晚刚灭掉了很多人,他想赶紧处理后事。

“司机停一下,我下去买点东西。”

回来的路上,小土抱着骨灰盒泣不成声。

“哥,那个饭店好高啊,好几层。”小土看着窗外楼房拔地而起,好壮观。

“小姑娘,那是豪华饭店。”

看着古土哭哭啼啼,司机好奇问道二人咋突然搬家,后来见古月没有理会自己,也不再自讨没趣了……

车开到了一栋旧楼房外面停下,好家伙二人竟然搬到了二驴那栋楼里……

“不怕半夜诈尸吗?”古土感觉这个暴徒,越来越像魔鬼般野蛮。

古月只让搬家的人,把东西放到楼外面,然后就打发他们离去。

“爹,娘,我们给您二老报仇了!”

看着黑白照片,古月仰起头望着屋顶,双眼使劲眨着,老话讲男儿流血不流泪。

“哥,想哭就哭出来吧。”

一路上古土强忍着没有大声哭出声。

此时看到古月和桌子上的爹娘照片,自己终于忍不住了,抱着古月开始大声痛哭。

平静了下来,二人把骨灰和铁罐子埋进了土里,接下来开始准备清理楼里的尸体。

古月拿起刚才买的几桶汽油,从五楼开始倒撒在地上,小土也帮着忙。

呼一下火苗蔓延开来,变成熊熊大火燃烧着,从一楼窜到五楼,整栋楼里,烧的咯吱咯吱的声音,冒着滚滚黑烟。

过了半晌,一座毛坯房展现在眼前,二人把残渣骨灰收拾收拾,埋到了提前挖好的坑里。

古月拎起炼丹炉来到了地下室里,找来了装修公司,准备把这栋楼翻新一下。

电话里砍了半天价,才达成合作。

“老板,你这房子咋烧成这样了?”

装修师傅心疼眼前的空壳子。

“出门的时候,我妹妹忘记关掉了电热毯,回来我俩看到变成空壳了……”

古月挠了挠头,尴尬道。

小土此时双眼瞪着古月,手指已经在古月胳膊上拧了几圈,看着青紫的胳膊,古月强忍着疼痛,暗自道敢说敢当……

“小土,今天咱俩在地下室睡,正好修炼内丹。”

他想看看到底是哪里来的哭啼声。

“有人吗?”

“这个时候会有谁来?”

古月望着外面,车旁边,站着一个寸头中年男人,两眼在四处逛着。

“你找谁?”

古月总感觉这人不像是善茬子。

“和你一起那个女人呢?听说昨晚你二人灭了一百多人,我们老板要见你,跟我走一趟。”

寸头中年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古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身板,有点不太相信,他这平平无奇并不壮实的女人,能灭掉这么多人。

“不见,你怎么知道?”

古月昨晚感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莫非是眼前这人在跟踪自己。

“见了我老板,你自然就知道了,给你十分钟时间,把那个女的也带上。”

古土感觉,这次古月会有危险,因为来者不善,女人的直觉有的时候往往很准……

他交代好了装修师傅,领着小土进入了一台劳斯莱斯幻影车里。

这科技的世界还挺丰富多彩的,小土看着这台车,忍不住好奇,先进去坐下感受一下。

路上古月打量着,前面正副驾驶二人,感觉他二人异常平静,没有丝毫异样。

由于车窗镀了一层不透明的黑膜,外面什么也看不清。

古月感觉小土攥紧了自己的手,她应该害怕了。

他只想快点到达目的地,然后回家。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

打开车门,一个私人三层别墅立在眼前,门口两旁站着四个膀大腰粗的大汉。

带着墨镜,穿着迷彩服,他们手里拿着AK-47,像极了雇佣兵,这是国内怎么会有这种枪。

古月喃喃自语,可能是自己太过于紧张了。

往前面的绿化小路走去二十米,六个铁链大汉上身穿着老式的麻衣,下身穿着一条皮裤,让人感觉很别扭的穿衣风格。

但是她们手里的东西,却让古月震惊不已,一条大腿粗十米长,粗大的铁链子,仿佛地狱里的审判者在等待恶鬼来临。

小土看着眼前的一切,像是受了惊的兔子,拽着古月胳膊着急回家。

毕竟她到现在,一共就出门三次,一次去市场买鱼,一次去给爹娘火化,加上这次三次。

古月拍了拍小土后背,领着她大步朝着大门走去,开门的一瞬间,古月顿时傻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