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任重而道远

  • 从金刚芭比开始
  • 幻想羊崽
  • 2197字
  • 2022-04-16 14:00:10

红月家族。

三大家族之一,便是这红月家族,也是这管辖区域中,交通要塞的纽带,虽然受地球异变影响,部分地方楼倒房塌,但是这片区域还算比较完好的。

最繁华的城市,便是这红月家族脚下的金城,城镇内行人不断,形形色色的异人四处游逛。

四周商店密布,各色杂物应有尽有,以金城的总部为中心,两边的建筑紧紧挨着,有咖啡店,酒吧,按摩店,杂货店,大型超市商场等等。

家族里的大神设计师,则是利用这四处龟裂的地面奇景,结着人头大的果实的参天古树,来修建成原始乐园,人气特别高,还抓了几个异兽,放在乐园的展览馆里,给众人欣赏。

这座城市也是治安最好的地方,因为他们都知道,鬼母圣者在此,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晚上不时还能看到几个变异人、或外星族的人,来到酒吧里寻欢作乐。

红月家族总部大厅。

“族长,属下有要事报告!”

“什么事这么慌张。”

远处,族长白震嘴里叼着雪茄,右手抚摸旁边少女的大胸脯,眼睛半睁着斜躺在沙发上,如痴如醉般甚享其乐。

沙发旁,少女如出水芙蓉般清纯白净,一副五官立体别致,素颜系美女,一身旗袍,凹凸有致。

“族长,查了一年,我们查出一年前的夜晚,一名管家正路过水池边……“

此时那名女管家缓缓跑来,她想邀功来着,殊不知……

“我准备给大小姐送尿壶,突然听到院中之人,在议论纷纷,说天上掉来个人,于是我躲在柱子后面,看到确实有一个青年在水池里,然后……”

“住嘴!哈哈哈哈哈…胡闹!那水池离晨曦住处几米远!一定是晨曦在水中嬉戏!竟敢耍我!来人!脑瓜砍下来!”白震虎躯一震,怒吼道。

“族长饶命,族长饶命,给管家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耍族长啊。”

那名女管家吓得两腿发软,直打颤,一股液体从裤子里淌下,吓尿了一地……

“族长!”一名保洁在门口惊慌失色道。

白震此刻坐立不安,右手上的大胸脯撸了一遍又一遍,虎眼怒睁,盯着门口缓缓走来的下属,面目狰狞仿佛要审判犯人大吼道:“快讲!”

那名保洁神色慌张,脚不沾地走来,没注意地上的尿液,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湿了一身……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厅内一片哗然。

急忙说道:“族长,那天我打扫水池周围,看到石板上血迹斑斑,还有毛发混着未干透的血液,粘在上面。”

“竟真有此事!先别砍脑瓜!”只见白震双手捂着脑袋,两眼球不时上下转动着,在沙发旁走来走去,像顶梁上的老鼠窜来窜去。

这时大厅内,高管们面面相觑,纷纷交头接耳,表示不敢相信。

“看到确实有一个青年在水池里,然后一名白衣素裙女人和大小姐,停留在水池旁,把那青年带走了,不知去向哪里了。”

“那你刚才为啥不说完?放屁放一半夹着!给她脑瓜拿下来!”

白震此刻知道是何人所为了,自知那白衣女子凌驾于他之上,也不敢对她怎样,只好对下面的高管说道:“今天的事情不要张扬。”

话毕,一手捏着少女大胸脯,另一手敲了敲沙发,长笑而去。

一老一小有说有笑,又开始赶路了,眼看着要到了,老管家见牙不见眼笑着,露出一颗金牙,闪闪发光,只是他这老腿一步三晃,时间慢了些许,快七个时辰了才走到这片地上。

不远处看着那户人家,烟囱冒着青烟,老管家抹了一把眼泪,摸着古月叹息道:“就送你到这里了,前面那户最破的石屋,就是你今后的家了。”

古月还未等开口,此时旁边密林里一道毒气,闪电般嗖嗖袭来,毒气经过之处花谢草枯,奔向古月。

只见老管家迅速扒开古月,双手往下一震,身体大了两倍,挡在了古月身前,那袭来的毒气,径直侵入了老管家三米多高的身体上,只听一声闷响,扑通一声,袭来的毒气穿透老管家的胸口处。

噗…一口鲜血从他嘴里涌出来,喷在地上,一小片的残枝碎叶瞬间枯萎。

就在这时,老管家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拉着古月扑通一声,二人倒在地上,看着眼前的老爷爷口吐鲜血,古月抽泣不止,老管家忍着痛苦,掐着古月脸蛋,示意他闭眼睛。

此时古月的内心,冷静且痛恨,只有在电视剧里才看到的打斗场面,没想到如今却身临现场。

踢嗒~

脚步声越来越近,那蒙面人朝着古月缓缓走来。

嗬~嗬

呼吸声也越来越重。

蒙面人缓缓蹲下,准备再补一毒,就在此时,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神秘人转身朝旁边林间飞去,消失无踪。

“爷爷,爷爷。”古月看着老管家放声嚎哭道,自知此生再无机会听他讲故事。

远处那户石屋里面的人闻声赶来,看着躺在地上的老管家,一串泪水自她脸上流下来,痛声道:“爹,是谁干的!”

原来这位女人是老管家的闺女,只见她白衣素裙,头顶带着白色头巾,朴素无华。

“闺女,袭我那人乃族长身边,一境界的罗刹呼吸法武者,其脸部有一道疤痕!保护好古月,受圣者之托,让你抚养他,在此练武场磨炼修行,杀…杀族长。”

古月此时泣不成声,老管家为了救自己一命,撒手人寰化为一滩血水,自己却无能为力,他此刻内心恨不得将那位蒙面人千刀万剐。

石屋后面,古月缓缓跪在地上,双手捧着黄土,一把一把往外面淘,埋完了老管家的金牙,起身看着地上的碑子,双脚磕磕绊绊两步后,昏昏倒下。

第二日。

昏睡了一天一宿后,古月此时脸上还挂着泪痕,朦胧中,感觉自己梦到了妈妈,缓缓睁开眼睛,望着老管家的闺女抱着自己,四目相对,温暖的错觉让古月仿佛真的看到了妈妈,不由自主开口道:“娘。”

老管家的闺女泣不成声:“听说你娘早就去世了,以后我就是你娘。”

古月昨晚听老管家讲,几乎没有人修炼罗刹呼吸法,那昨晚的蒙面人怎么修炼的,恐怖至极。

而且没想到老管家也是一境界的武者!同等境界,没想到被罗刹呼吸法秒杀,怪不得那呼吸法邪恶无比。

他没想到鬼母圣者竟然让自己来这练武场历练,那自己岂不是凶多吉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