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戒指失踪

  • 从金刚芭比开始
  • 幻想羊崽
  • 2112字
  • 2022-04-18 21:15:16

古月回头一看,他好像有印象,迷糊着记得好像是那天在悬崖边救得小女生,但是好奇她怎么会在这里,月黑风高的,而且印象中她没有在这个学院里。

带着疑惑,古月缓缓开口:“你怎么在这里?”

“小子,你生的这么好看的皮囊真是可惜了,可以把你手中的戒指给我看看吗?”花婵表现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极力掩盖内心的不安,因为她太靠近这戒指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压制她。

古月感觉眼前这个小女生有点怪怪的,而且感觉她似乎长高了很多,更何况怎么说出这么无厘头的话,这可是自己的宝藏,怎么可能拿给她看看,感觉这个小女生没睡醒似的。

“你在做梦?这戒指一直伴随着我!”话毕,古月转身朝着宿舍走去。

花婵见状,连忙跟上去道:“太晚了,我今晚没地方住,能不能暂住你那里一晚上。”

“我那里就一张床,你要是睡地上我不介意……”

“没事呢,地上凉快!!!”花婵开心的跟着古月后面,但是始终和古月保持着一米距离,因为一米之内她浑身发抖,身体剧痛。

宿舍内,古月躺在床上和她闲聊起来,自己今天突破炼体五段,而且还获得了功法心得,兴奋的自然睡不着。

“古月,你来这个学院多久了?”花婵坐着地上靠着墙,两人有一句没一句聊着,此时她热得很,虽然坐在地上,但是也是很热,因为夏天,她把风扇对着自己吹。

“你有这么热吗?没来多久,你竟然还记得我名字!你叫啥啊?”

“花婵!”

古月有点好奇,还没听过有这种姓,但是听着名字感觉挺好听的。

“我去做点吃的,正好给你带点,你带我去学院的食堂!”

没想到这个丫头还会做饭,而且真是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里一样,一点也不装假,古月心里琢磨着,看你能做出什么大餐出来,深更半夜的。

二人晃晃悠悠朝着食堂走去,古月走在前面,走着走着感觉这个花婵走路怎么没有声音,而且总有一种错觉感觉总有一种“嘶嘶嘶”的声音。

回头一看,四目相对。

“你看什么看!”花婵红着脸,紧接着低头不敢直视古月。

古月尴尬的挠了挠头,继续走向食堂。

“这里就是食堂,小点声音,大半夜别整太大动静!知不知道咋走?”古月看她胆胆怯怯的样子,心里合计她是不是害怕大半夜的,管她怕不怕的,懒散道:“一会直走,第三个房间右拐14号就是我的宿舍!”

“我怕做不好怎么办?”花婵杏眼微眨,眉头紧锁道。

“不是你提出来的你要做饭?就这?”

古月没等花婵回应,自己慢慢悠悠朝宿舍走去。

食堂内“嘶嘶嘶”的声音越来越明显,看着空荡荡的灶台上,就剩点调料,连葱花蒜末都没有……

“嘶嘶嘶,那就不能怪我咯。”顿时一道令人发指的声音蔓延开来。

她身体蜿蜒曲折朝着楼上爬去,细长的身体四肢退化,“嘶嘶嘶”吐着舌头,层层碧绿的鳞片借着月色冒着暗淡的光,瘆人至极。

“咚咚!”

“谁啊?”三楼的一名教官迷迷糊糊揉着眼睛,打开门后疑惑看着眼前的人,心里嘀咕怎么大半夜来个女人,“你找谁!”

这要是个男的,估计这个教官能骂死他,见是一个女的没有一般见识。

“我找你!”一张庞大的血口“嘶嘶嘶”吐出舌头舔着教官的脸颊。

此刻面如死灰的教官,黝黑的瞳孔慢慢收缩,把阴冷的空气一点点吸进肺叶里,嘴型刚动。

“咔嚓”

教官脖子根处缓缓涌出一股股热流,蔓延全身,殷红一片,紧跟着双手抽搐着,片刻后,缓缓倒下。

“不好吃……”花婵吐出来了一个黑白圆圆的玩意。

“做个饭做半天……”古月此时也感觉有点饿了。

食堂内,铛铛铛的声音回荡着,但是食堂外却听不到。

“咋还不回来?”古月猜测她是不是自己在吃独食,话毕,踏着破鞋下床骂骂咧咧要往食堂走去,“我倒要看看你整景能整出啥来。”

刚要开门,花婵端着一盆菜进来了,准确的说没有菜,只有肉和骨头。

古月看着盆子里面都是肉,他高兴的不得了,呲牙:“都是肉好啊,好好好,你在哪弄得肉,你不会把马杀了吧!。”

“多吃点,尝尝我的手艺,把灯关上吃,别让巡楼的老头看到大半夜不睡觉,好嘟囔了,借这月亮地就能看到。”

古月拿手直接抓了一个黑白汤圆状的玩意,嘟嘟囔囔:“这啥玩意?在哪弄得汤圆,汤圆没有这么硬啊!”边说着边用嘴使劲嚼。

“这是马眼珠!。”花婵没好气道:“大半夜给你做吃的,还挑三拣四,不吃拿来,我自己吃!”说着就要去抢盆子。

“别别别,吃啥补啥,我吃!”古月心里想着,管它死不死的,反正不是我杀的,有肉吃就行,不杀早晚也得被这些老犊子下锅。

二人你一口,我一口最后连汤都喝了,古月吃完了打了个嗝,倒床就睡。

“嘶嘶嘶,手碰不了怎么办,嘶嘶嘶。”

古月睡得正香中忽然听到她在地上嘀咕着,起床气突然袭来,怒火道:“后半夜了,你睡不睡觉?不睡觉滚出去!”

花婵怒火攻心,区区一个蝼蚁敢这么讲话,还让自己在地上睡,虽然自己喜欢凉快的地方,叹了口气没办法,那个戒指压制着。

迷迷糊糊中,古月感觉嘴巴湿漉漉,有冰凉的东西在他身上蠕动着,伸手摸了摸滑溜溜的,渐渐清醒再摸什么也没有。

好像是自个的大肉虫。

翻了个身,抿了抿嘴唇继续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朦胧中,就听到学院广场上,炸锅了似的,呼喊连天的,有起床气的古月,嗷的一声大骂。

“草!”

猛一把掀开被子,发现自己怀里躺着一个人,拖着麻木的手臂,缓了一会,跳下床检查了一遍自己衣服,痛骂道:“你咋跑我床上了,你想死啊?”

“我有梦游症,不好意思。”花婵尴尬的捋了捋头发,低头摸摸鼻子道。

随后缓缓下床朝门外走去。

古月下意识看了看手上。

“我的戒指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