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邪灵现世(中)

  • 从金刚芭比开始
  • 幻想羊崽
  • 2222字
  • 2022-04-17 13:01:15

来到了学院里,古月向虎眼教官申请了一个宿舍,如果在以前肯定不行,但是现在不同他是学院的精英还是领队,那待遇自然不同以往,领到了一把钥匙,打开一看,竟然是单人间,古月开心的上蹿下跳,这单间好啊,虽然只有十平方,但是他自己一个人住足够了,最主要他修炼的时候没人打扰。

晋升精英还有很多福利待遇,正好今天全部领取,古月来到福利窗口,报了自己名字,领取了五千块钱和二十颗大力丸,没想到竟然比普通学院多了十五颗大力丸,现金多了四千,真是好啊,好好好,只不过他还不知道精英可以修炼学院研发的功法是什么,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去详细问问虎眼教官。

回到了宿舍里,古月吞下一颗大力丸,凝神静气把意识投入到脑海里,血气那一栏瞬间加到20点。

随后符纹戒指古月把三魂之一的爽灵,带入到虚无幻境里面,这次四周则是换做厚厚的铁皮,古月运作大山呼吸法结合大力拳疯狂击打铁皮,没有时间的禁锢时间就是静止的,日复一日,黑夜白天,他无休止的在这片虚无的幻境里面击打冥想,不知过了多久,古月的爽灵回到了体内,意识投向脑海里,一道画面浮现出来。

【境界】:炼体3段(十段为一境)

没想到竟然升的这么快,但是这次明显感觉比上两次吃力,消耗精神力,他此时双眼有点困乏,想明天早晨起来,去广场测试一下。

但是他现在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的实际修为是几段,眼下信得过的人,只有吴家两个兄弟。

烈日炎炎似火烧。

闷热的房间里,一股热气弥漫开来,热的古月掀起来了被子,套上了学院的衣服,来到广场上,吴齐吴心已经在外面等候他了,手里还拎着一个昨天买的好东西,只是昨天忘拿了,听说古月是东北人,他俩特意买了一份杀猪菜:猪肉酸菜炖血肠。

古月打开一看:“好好好,这个是个好东西,两位兄弟有心了。”古月拍着二人肩膀,开心的不得了,他好久没吃杀猪菜了。

吴齐吴心见古月开心,他们也跟着开心,因为他们能看出来,东北人讲义气,而从昨天就能看出来,为他俩一雪前耻,打的王柔王猛姐弟俩,现在还在家躺着。

把菜端到了宿舍,古月找了教官借到了秒表,吴齐接过去,他想测试一下看看自己现在的速度是多少,吴齐一声开始,古月撒腿就跑,大约一百米的时候,秒表上显示,用时八秒钟,他没想到竟然比国家一级运动员还快几秒钟,这就是炼体后的成果,顿时一丝小小的成就感涌上心头。

吴心见状,他不敢相信眼前古月的速度,竟然八秒钟,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正常跑到这个速度,身体的心脏和血管会“爆缸”,甚至可能猝死,但是自己老大竟然没有丝毫疲乏大口喘气的表现,越来越对古月感到膜拜,吴心暗自窃喜自己没有认错老大!

“老大,你有什么修炼诀窍吗?你竟然都打破记录了!”吴心难以掩盖内心的激动。

“没有什么诀窍,平时往死练习,往死跑就行!”古月随口一说,这个东西就是勤练习,但是他自己却有一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就是他有一个符纹戒指!

至于力量古月想自己测试,不能太招摇了,不过防御可以让他俩来测试,那就是自己当人肉盾牌,让他俩暴揍,不光解气了,还能增加彼此之间的关系。

“你俩打我,别打脸和裆部就行,其他地方随便捶!”

二人一听,顿时傻了眼,这老大是不是练的走火入魔了,哪有让自己送给别人打的……

“老大,使不得,使不得……”两人摇头晃脑连连拒绝。

“我让你俩打,就打,我喊停再停下,我说的话不听了?”

二人见状,只好硬着头皮,咣咣砸在古月胸肌那里,但是都被他大胸肌直接弹开了,“用力打!使劲!”

好家伙,这下二人下了死手,往死朝古月的前身后背砸去,要知道他俩也是体质过硬的,不然不能从众人之中筛选出来,纵使有钱,但是考试那关可是实打实的,没有一点水分在里面,大家都看在眼里的。

旁边的训练学员看到这一景象,合计着这个人是失恋了,还是精神失常了,在这里自残,感觉还不够爽,还要花钱雇人来打他……

此时古月感觉身体达到了承受极限!他大臂一摆,二人这才停下,给这兄弟俩也累了够呛,弯着腰呼哧带喘,古月掏出来两颗大力丸塞他俩嘴里,二人开心的不得了,虽然大力丸对他俩来说不贵,一千块钱一个,但是能看到古月的心意在这里,而且这个大力丸只有学院才能买到!还是限量购买!每人每个月最多只能买一个!

所谓物以稀为贵,自然它的价值就不能用价钱来衡量了。

现在古月感觉对自己身体有个大概了解,下一步就准备去测试力量!

“徐浩,干!”

沙滩上,白晨曦拿着啤酒咕噜咕噜往嘴里灌着。

“晨曦,慢点喝,别这样,以前没见过你这么能喝……”

看着醉醺醺的她,徐浩感觉古月有点过分,想收拾一下他:“晨曦,这小子竟然这么过分!我去收拾收拾他,让他涨涨记性!你挤破头才给她弄进学院一个名额,他竟然这么对你,说白了,我感觉你太圣母了,别不爱听,对你这样,你还仁慈,替他着想,咱俩从小玩到大,我不也不在意你生不生气,但是自问你这么做值得吗?”

“我会自己和他算账的,不用你插手,不聊他了。”

“晨曦,听说了吗?羿彤的妹妹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把整张脸皮割了下来,面部血肉模糊,那真是一个惨状,惨不忍睹!”

徐浩说完,想到那个画面,嘴里一阵作呕,擦了擦额头的虚汗。

“你亲眼看到了吗?我也听别人说了,不止这一个,还有一个一家三口,一宿之间,炕上就剩一撮头发,和几只硬骨头,好像是腿棒骨!好像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干的,现在世界异变,异兽和外星球异人和不干净的东西,满哪都是,说不定就藏在眼前,最近还是别总出门,小心点好。”

“卧槽!恶心死我了,等了过了这段风声再看看,而且就我们现在的境界虽然是一境,但是不一定能打过,更何况也不知道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是成群还是独自行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