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三岛千星的回忆

一年前

栃木县,足立市,奥木染村

“小千,今天允许你在家好好玩一天,我和爸爸出去一趟,冰箱里有不少吃的。”

“在家要乖乖的哦!”

“一路顺风哦。”

我用力挤出了一丝微笑告别,看着她慢慢走远的背影,我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家里有母亲在的时候,仿佛就有一种无形的威压,无论我躲到哪里,都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很害怕母亲满意的微笑,因为即便之后再达到相同的水平,等待我的只有无尽的责骂,让她微笑的门槛永远都是高不可攀。

我宁愿从一开始就是废物。

一切的都因为5岁那年,为了讨她开心,我刻意瞒着她学会了一首钢琴曲,想送给她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

那天的母亲笑得特别开心,眼泪都快从她眼角出来了,那时的我还傻乎乎的特别开心,可没想到那就是噩梦的开始。

母亲总说我身上有异于常人的音乐天赋,可度过开始的新鲜感后,我却再也没在音乐中得到半点快乐,只感觉压抑,心跳快要停止的那种痛苦。

直到我遇见了他,春日悠一,邻家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孩,母亲似乎和他母亲很熟,他有些腼腆,但又非常温柔。

当我第一次被母亲允许可以出去玩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门口愣了好久,我都不知道我可以去那打发这难得的夏日午后的时光。

可他主动给我打起了招呼,呼唤着我的名字,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神社玩,我仿佛觉得那时的他就是来拯救我的天使一样。

也是因为有了悠,我枯燥无趣的生活里有了盼头,每天练习完去自由活动的那两个小时就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要是能一直和他在一起就好了,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我都会默默念叨这句话上百遍,不,上千遍。

我的祈祷仿佛起了作用,就在他将要搬家去东京的时候,我母亲也告诉我全家将搬去东京了,甚至我们又在同一所小学相遇了。

这一切都让我觉得,我们之间是注定在一起的。

可是和他上学之后,看他和班上其他同学交流,虽然我知道那都很正常,但就是让我很难受,心里像滴血一样难受。

就像自己心爱的玩具被抢走了一样沮丧。

不过理智还是依旧能让我保持冷静,我也试着和班上的同学交流以排遣这种难受,发现自己还出奇的受欢迎,顿时让我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疼痛虽被掩盖,但不代表它不存在,反而在虚伪的遮蔽散去后,它会变得更加的剧烈真实。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不止一次的幻想过,悠他被全班人群起攻之,而我双手张开护在他身前,一脸平静的告诉他“我会保护你”。

或者想象到他遭遇到了什么磨难,车祸或者其他什么意外,造成双腿截肢或者全身瘫痪。

而我每天都会带着花去探望他,在夕阳下推着他的轮椅,告诉他,“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会在一起的。”

每每一想到这种场景,白天的压抑和烦躁都就会被一种奇异的兴奋所取代,身体都会控制不住的发抖,我甚至能清晰的听见肾上腺素喷涌的声音。

我知道这种感觉不对劲,但我无法控制,还好在网上遇见了蝴蝶刀,那种转起来随时有可能被它反噬的快感,一定程度上转移了我对那种奇异兴奋的需求。

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了今年暑假,我和悠像往常一样回到老家玩耍。

可今年不同的是,他身边多了一个名为“春日悠空”的女孩,听留美阿姨说是他刚刚康复出院的妹妹。

我第一眼见这个女孩就感到极其的抵触,她凭什么可以和悠离得那么近,甚至悠也没有一点排斥,甚至还显得很欢喜的样子。

可明明是我先的呀,不管是认识他也好,和他玩也好,他只能属于我。

虽然表面上我仍然维持着和他们的关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和他们没心没肺的玩耍着,但我脑中已经逐渐形成了一个计划。

今天母亲走了之后,我像往常一样去找他们兄妹玩,还特意摸着她的头微笑着说:

“小空你今天变得更可爱了。”

我们一起到了神社的湖边玩耍,在阳光的照耀下,湖水波光粼粼,伴随着温柔的风,我和他在湖边草地上追逐着,真的是好不快乐。

要是她不在就好了。

我知道湖边有块地方特别的滑,此时湖边除了我们三个,就没有其他人了,所以只要特意把她引到那个地方去就行了。

“走吧,小空,那边有块石头很奇特呢!”

“似乎还藏着很多可爱的螃蟹。”

果然,我温柔的声音吸引到了她的注意。

她嬉笑着就带着悠往那边跑了过去,凭什么她可以那么自然的牵起悠的手。

在前面带路的我,突然听到“扑通”一声,我心中暗喜,以为计划成功了,但转头发现,不对!

竟然是悠落水了,他还不会游泳。

我突然有点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关键的时候自己也不会游泳,我尝试着在岸边拉他,可他一下子被湖底的暗流冲到好远,根本够不到。

我想起神社阶梯上有绳子,我朝他大吼道:

“悠,坚持住,等我去拿绳子。”

可就当我转身跑开的时候,又“扑通”一声,那个可恶的小女孩竟然也跳入了水中。

我管不了这么多了,只加快了脚步,想一心拿绳子回来救他。

结果……等我慌忙拿到绳子回来的时候,悠竟然已经被她救了下来!

那个女孩甚至抱着悠似乎在接吻的样子,虽然我知道她可能是在人工呼吸,但仍让我的负面情绪瞬间就像要爆发。

我脑中忽然闪过一个诡异的想法,立马用手机找好角度拍下了现在的他们,这样被悠一班上同学知道的话,他们就会孤立悠吧。

这样他就能完全属于我了。

我拍完赶紧冲到了他的身边,见他稍微有了点喘息又立马用学校里学过的心肺按压术,让他吐出了更多的水。

我背起了他,告诉那个小女孩我会把他送到村上的医务所,小女孩像用尽全身力气一样,瘫坐在了湖边,只对我轻轻点了点头。

而我就像有无限体力一般,一路不停的把他背过了神社的高梯,田间的小道,一直到了我无人的家里。

悠已经恢复了不少,看来不需要去医务所了,我帮他脱下了全部的湿衣服,一点点的把他身上擦干。

看着他脆弱让人心怜的样子,我心里燃起一股全新的欲望。

就这样,我找到了蝴蝶刀之外的另一种快感,甚至更让我欲罢不能。

————

那次之后,在下学期的课上,我无意间让一个自以为和我关系很好的女生看到了那张照片。

她有些诧异的问我:“春日同学真的是那种人吗?真的好恶心。”

我只是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说:

“无论如何,我都喜欢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