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三岛千星并不开心

“一直吗?”春日悠一心里默念了一遍,千星的话如此直白,他一时间根本找不到迂回的空间。

什么都不说或者顾左右而言他都会埋雷,甚至让千星提前黑化也说不定。

事到如今,只有…相信后来自己的智慧了。

他拿出一副真诚的眼神,双手紧紧捂住千星的肩膀:

“嗯!”

他肯定的点了下头:

“会一直在一起的噢,我们。”

说完他闭上了眼睛,如果这是改变他三年后命运的key的话,那下一瞬间他很有可能就按系统所说,跳转到之后的时间线。

可他并没有失去意识,只感受到三岛千星细微的呼吸节奏有了些变化。

缓缓睁开眼睛,三岛千星正在用平静的眼神注视着自己,就像暴风雨过后的晴空那样,表情无比温柔,泫然欲泣。

她嘴角渐渐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一起回家吧,悠。”

她并没有说出什么甜美的情话,反而异常的平淡朴素。

既然没有跳转时间线,那就说明千星的问题还藏的很深,并不是简单几句话可以解决的。

只能继续再走一步看一步了。

春日悠一向她眨着眼睛,轻轻放开她的肩膀,轻拍她的背部,提醒她该出发了。

两人并肩重新走在回家的路上,三岛千星似乎比平时离他更近了一些,时不时还往他有些脏的衣袖浅浅的摩擦着。

但她却一直没有说话,表情凝滞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春日悠一开口打破了僵局:

“那个,千星今天真的超厉害的说。”

“没有你的保护,我可能现在都不能走着回家啦。”

他说道这,自嘲的笑了一下。

“不过”他清了清嗓子,“我会开始变强的哦,以后我也可以保护千星。”

他很讨厌今天这种只能被动等待别人救援的感觉,凡事都掌握主动才是他最喜欢的方式。

三岛千星听着他的‘豪言壮语’脸颊肌肉小小的抽搐了一下,嘴角像用力挤出的一抹笑意。

“那…也不错吧。”

春日悠一看着千星极不自然的表情,心里暗想:“莫非你就想让他天天宅在家和你…”

“不对!”想到这,春日悠一猛地收起了自己刚刚有些轻浮的表情,连忙问道:

“千星现在这个点到家的话,晚上都在做些什么呢?”

“是不是在悄悄的锻炼呀?”

他看了眼手机,现在还不到下午五点,而原主的记忆竟然对千星放学回家后的生活一无所知。

按理说一个优秀又受欢迎的女孩子不可能宅在家的。

三岛千星只摇了摇头,转过来盯住了悠一的眼睛,突然哈哈哈的大笑道:

“那个…”

“没什么,我只是很期待明天悠会做什么呢。”

“这样吗?不会让千星失望啦。”春日悠一能敏锐的感受到她眼睛透露出的只有迷惘,不协调的大笑像是在掩盖着什么。

看来问她是得不到正确答案了,没准还会被她误导到奇怪的地方去。

想到这,春日悠一便转移话题说:

“明天的烹饪课,千星我给你露一手吧,便当的话,没有现做的好吃哦。”

a班和c班的烹饪课恰好在一起上,趁这个机会给她露一手也不失为谢礼了。

三岛千星有些疑惑的望向他:

“悠,你到底什么时候开始会做饭的呀?”

“明明你以前都不会的呀。”

她两只小手交叠握在胸前,有些焦躁的来回搓着。

春日悠一向她无奈的笑了笑:

“只是一个闷在房间的时候,就开始看料理的视频呀。”

“虽然还没有实际的操练过,但很多步骤我都记在心上了哦。”

“明天千星你想吃什么呢,我今晚就提醒准备啦。”

千星好看的眉梢微微垂着,但却像努力的装出一副开心模样说:

“悠是在悄悄的变强吗?”

“只要是悠做的,都可以哦。”

“明天我也会好好帮助你的呢,毕竟悠都还没有什么实践的经验。”

春日悠一并没有戳穿她的伪装,笑着附和道:

“那就只有又麻烦千星了。”

不过回想原主之前的烹饪课,也都在蹭千星的局势,根本没有自己发挥过。

千星的担心倒也在情理之中了。

两人走出小巷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春日住的公寓楼下。

三岛千星细心的帮他拍干净了身上的尘土,浅浅一笑:

“明天见,悠,拜拜。”

“拜拜。”

春日悠一忽然想到千星的家离这里似乎还有两站电车的距离,急忙说道:

“明天千星我送你回家吧。”

这样也能再打探到一些关于她的情报了。

可三岛千星收起了笑容,急忙将头扭了过去说:

“不用啦,我先走了,悠。”

“拜拜。”

三岛千星心里暗暗念叨道:“悠他还会需要我吗?”

看着她小跑着离开的背影,春日悠一并没有选择立即上楼回家,而是在楼下等她跑了一会儿后,悄悄的跟了上去。

一路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到了车站,发现了不对劲,她坐向了和她家相反的方向。

春日悠一隔着一节车厢观察着她,见她一直在漫无目的的四下打量着什么,他只好凭借身高‘优势’让两位上班族刚好把他挡住,透过人缝观察着她。

可能也是三岛千星本就有些心不在焉的关系,他还真的没有被发现。

两个站后,三岛千星在品川站下了车,这是一个人潮拥挤的大站,春日悠一全靠现在瘦弱的身材,灵巧的走位才跟上了三岛千星。

在高轮口出了站走了大约9分钟,她就在一栋华贵的别墅前停了下来,她似乎在门前长叹了一声气,手很不情愿的才按向了门铃。

但很快,一位典雅的女仆为她打开了院门,习以为常的就把她带进了别墅中。

等她进了屋内,春日悠一的线索就此中断了,他走上前看到别墅前的名牌,“岩田”,给人一种财阀的感觉。

能在交通便利,环境优雅的中心城区内买地修别墅的家庭肯定不简单。

三岛千星是来做家教的吗?但想到她家庭条件并不比原主父母差,更何况她还是个初中生,也不太现实。

春日悠一在门口思考好一会,决定还是按动门铃问一问。

“你好,这里岩田家,小弟弟,请问你找谁?”

庄重的女声从门铃上传了过来。

小弟弟?春日悠一压抑住心里不爽,礼貌的问道:

“您好,我想知道岩田先生在吗?我想来拜访他。”

“那个,很不巧,不好意思,岩田先生正在上课,小弟弟你可以晚上七点之后再过来。”

上课?心中冒出了疑问,他简单寒暄后,就结束了和门铃里的通话。

他在周围漫无目的的散着步,竟发现这离冰岛大使馆还挺近,网上搜索有联系的关键词后,那栋别墅的主人竟是一个著名的音乐家。

他回想起三岛千星高中去的是东大附中,倒也能够解释她来这里的原因了。

春日悠一大致想通后,也没过多停留,就顺道买好明天可能需要用到的食材回屋了。

————

“我回来啦。”可今天并没有熟悉的冰水了,只有在厨房忙碌的原主母亲春日留美有些兴奋的关心道:

“小悠,今天上学还好吗?今天这个点回家是参加社团活动了吗?”

“还好啦,可能明天就要开始社团活动了吧。”他简单的应付道。

但见眼前热切望着他的少妇,他脑筋一转,问道:

“老妈,你知道千星她爸妈是做什么的吗?”

也许家庭才是她黑化的主要因素了,千星去敲门的时候脸色并不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