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我的目标是击败你哦,宫泽老师

宫泽理惠先将春日悠一晾在一边,过了一会中村和浪川在她的带领下走了过来。

这两人口服心不服的向他微微低头,含含糊糊的说:

“抱歉,那个,请原谅。”

春日悠一并不想太为难这些初中生,随意点点头,就算让这事过去了。

宫泽理惠严厉的声音却响起。

“春日君,请给中村君道歉。”

他内心有点忿忿,但碍于宫泽理惠的面子,也照着中村之前的模样,有气无力的说:

“那个,抱歉。”

宫泽理惠有些无奈的扫了这三人一眼,强行让他们认真道歉只会适得其反,她向悠一嘱托道:

“春日君,你就在这乖乖站好,等他们俩给柏原同学倒完歉,我再回来责罚你!”

“责罚?”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些场景。

说完她便领着两人走出了职员室。

中村走出去时,还凶恶的回头看了春日一眼,仿佛在说“放学别走!”

但春日悠一毫不在意,目光只望着理惠踩着高跟鞋,黑色齐膝紧身裙微微起伏的背影。

透过窗户,他看到中村和浪川被安排到教室外面罚站,他有些暗喜,这老师收拾学生的手段还真是哪都一个样。

随着宫泽清脆的高跟鞋声传来,春日悠一老老实实的站回了原来的位置,等待着她的“责罚”。

上午倒数第二节课的职员室内,竟没有其他老师。

宫泽理惠双手环抱,胸前白色衬衫显得格外的饱满,她优雅的翘起腿,肉色裤袜让她小腿看起来更加细腻。

她略带责备的开口,但语气里更多的却是一种关心。

“春日君,告诉我,为什么私自那样做呢?”

“不相信老师可以给你主持公道吗?”

春日悠一在她面前低着头,看着她翘起的鞋尖里那一抹光滑的脚背,缓缓反问道:

“宫泽老师,您是不是刚毕业不久呀?”

根据三年后她身上仍未完全褪去的学生气,春日准备反客为主的问道。

但宫泽理惠两撇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有些不高兴的说:

“嗯?春日君可能是请假了不知道想,我是今年开学才开始正式成为一名老师的。”

“但这并不是春日君不信任我的理由吧。”

春日悠一能感受到她明显加重的语气。

他摇了摇头,否认道:

“宫泽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是说,老师您刚离开校园不久,应该更能理解到学生之间关系的微妙吧,就像看不见的空气。”

“这样吗?”宫泽理惠的表情忽然缓和了一些,她放下了抱在胸前的双手,素雅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春日君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吧,虽然今天你做的不太对,但老师今天很佩服你的勇气。”

“敢于反抗高你一个头的同学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呢。”

春日悠一抬起头,郑重的和宫泽理惠对视着。

但与三年后的感觉完全不同,现在她晴空似的眼睛里只有对学生欣赏而已。

“我不想再被他们欺负了,仅此而已。”

“若什么都不做,直接告诉老师的话,会被欺负得更惨的。”

春日悠一说完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许激起宫泽理惠的保护欲,能让自己的惩罚来的轻一些。

“不对…”宫泽理惠刚想反驳教育他,可细想之下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她只好换一只脚翘起掩饰尴尬。

她有些担忧的问道:

“春日君,你就不怕他们报复吗?”

春日悠一轻笑一声:

“老师,要是担心他们报复的话,我不反抗不就好啦。”

“要是一直被他们所谓的‘报复’恐吓住的话,我就永远被他们拿捏住了,老师。”

宫泽理惠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身高还不到一米六,略显瘦弱的少年,有些担忧的说:

“春日君,虽然你很有勇气,但遇到事情也请多向大人们求助呀!”

但她内心越发钦佩于春日的勇气,虽然他身体那么薄弱,但内在却足够强大,比那些色厉内荏的家伙强太多。

春日悠一见她眼里流露出的欣赏之意越来越多,心里有些窃喜,他应该不会被罚站了吧。

可下一秒,宫泽理惠突然起身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径直一粉拳砸到他胸脯上。

虽然不是很痛,但春日悠一依然夸张的后退了几步,捂着胸口用还未完全变声的声音可怜巴巴的说:

“宫泽老师,太痛了,暴力体罚不太好吧?”

可宫泽理惠一点都没有心软的意思,重新将双手环抱在胸前,严厉里带着爱抚的说:

“春日君,你身体这么弱,可配不上你刚刚说的大话噢!”

“而且,春日君你没有加入任何社团吧。”

春日悠一回想起原主是坚定的回家社成员,只好假装痛苦的捂着胸口点了点头,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

只见宫泽理惠自信的一笑,有些期待的向他说:

“那,春日君,这次对你的惩罚就是加强锻炼!”

“从明天开始,今天留给你适应适应,放学后不要着急回家了,我要对你开始特训!”

“特训?”春日悠一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眼前的宫泽理惠却摆好了拳架,穿着高跟鞋的她竟熟练的跳起阿里的蝴蝶步。

春日悠一不太懂拳击,看她锐利的眼神,轻盈的脚步仍有些怀疑是花架子。

所以他佯装痛苦的上前一步,找了个她分神的空当打出尝试性的直拳。

宫泽理惠眼里先是一诧,可瞬间恢复自信,脚步一变轻松闪过那有些出乎意料的一拳。

并且作为他以下犯上的惩罚,一拳还到他三角肌上。

“老师,好厉害!”

春日悠一下意识的惊呼,虽然现在的身体爆发太慢,但她能游刃有余的躲过,足以说明她的实力。

而且以自己反应速度,竟然没有躲过她的第一拳,也很能说明问题了,但这次他肩膀是真的有些痛了。

宫泽理惠矫装怒容说:

“春日君,敢直接对老师出手,你的‘勇气’也太过头了吧!”

春日悠一连忙鞠躬赔笑道:

“抱歉,对不起,非常不好意思。”

“刚刚我只是有点不太相信,看起来文静漂亮的宫泽老师是拳击高手。”

宫泽理惠冷哼一声,红润的嘴唇微微上翘:

“春日君,你竟然敢怀疑东大拳击社主将的水平哦。”

春日悠一深深的埋下了头,没想到这个以后会遇上“勇气”难题的老师,竟是这样的硬茬。

宫泽理惠见他诚恳的服软,声音也变得温柔:

“明天放学后,我就在这等你,可不要迟到哦。”

“春日君,你能侥幸打过中村一次,不代表以后你还能打过他呀,我真的很担心你呀。”

春日悠一想到自己之前只不过都是靠身体和偷袭罢了,技巧上确实欠缺不少,坚定的抬起头:

“谢谢你,老师!”

“明天我会准时的,而且我的目标不仅仅是打过中村,而是击败你哦,宫泽老师!”

在女人引以为傲的事情上战胜她,这带来的征服感是巨大无比的。

宫泽理惠双手搭在悠一肩膀上,对着他满怀深意的一笑:

“春日君,你的干劲比我预想的要足呢,不过,还是等特训开始了再说吧。”

“要是明天特训完你就哭鼻子说要放弃的话,我会看不起你的哦。”

“肯定不会!”春日悠一坚定的点了点头。

“快回去上课吧,时间不早了,顺便提醒中村和浪川叫他们也别罚站了。”

宫泽理惠和善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回到教室门口,看到中村和浪川愤怒的眼神,他就知道迟早和他们还要打一架。

但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只赶忙回到座位,向柏原美奈和森薰表达感谢才是他现在最紧要的。

————

刚到午休时间,坐在前桌的柏原美奈立即转身向悠一看了过来。

她试探性的问道:

“春日同学,那个,刚刚我叫家里人来换包的时候,他们也顺便给我送来了便当…”

“那个,有些太多了,不嫌弃的话,可以一起吃吗?”

她边说着,边在他的课桌上放下了三个精致雕刻过的木质饭盒。

春日悠一刚想应声答应,可是他一眼就看到手提着两个可爱饭盒的三岛千星走到了后门边,脸色还有些微微发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