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这个春日不好惹

柏原美奈走在路上,见班长很关心她的日常情况,她也乘机试探问道:

“吉村同学,春日同学在班里怎么样呢?”

班长吉村飞鸟收敛起脸上的嬉笑,郑重的说:

“柏原同学,其实我并不喜欢在别人背后说坏话。”

“但是对于春日,怎么说呢,我劝你还是离他远一些,那家伙远不是外表上看起来那么好的。”

“他有些不太好的传闻,虽不知道真假,但尽量还是远离的好。”

柏原美奈刚想出声反驳,可吉村及时将食指竖在她小嘴上,班长脸色一沉,低声说道:

“柏原同学,请学会读懂班上的空气哦。”

“读懂空气吗?”柏原低头念叨着。

她想起在那个梦里,刚出院的她就觉得班上的空气有些幼稚且奇怪。

不对,那越来越不像一个梦,而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现实。

————

如果他们只是单纯的孤立,体育课,烹饪课或者其他小组活动不带他玩这种,春日悠一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

但现在已经是明显欺凌到他头上了,这种气只要忍下去一次,第二次欺负只会更狠。

他低着头,假装露出害怕的样子,慢慢等那两人靠近嘲讽。

现在这副身体太弱了,出手的机会只有一次。

中村和浪川果然神气的走了过来,洋洋得意的在悠一面前说:

“你这种家伙,就不配有朋友哦。”

“还是家里蹲适合你。”

两人说到家里蹲时,还互相对视一眼,嬉笑起来,像是有梗一样。

“小子,把头抬起来呀,别像个怂蛋一样勾着了。”

见春日悠一没有反应,中村有些不耐烦的伸手过来想抬起他的下巴。

“找死!”春日悠一狠狠的啐出一句。

他顺势用力一脚把脚下的板凳踢向毫无防备大意的中村。

“啊啊啊!”瞬时的硬伤让他下意识的半跪下,疼得叫了起来。

春日悠一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再重重一脚蹬在他门户洞开的胸膛中间。

随着一声闷响传来,中村半跪着的身躯直接倒在了课桌过道上。

小腿的硬伤和胸口的闷疼是可是最快让人失去抵抗的。

一旁的浪川没想到中村竟会栽到这个瘦弱的小子身上,一股不甘心的怒火冲上他心头,一摆拳就向那家伙招呼的过去。

春日悠一来不及躲闪,但右手迅速捞起那条板凳,往来势汹汹的浪川身上砸去。

“痛!”浪川肩膀被猛敲一下后,就用手捂着退到了教室角落。

“这就是你手犯贱的惩罚。”

双手高举板凳的春日悠一仿佛战神一样嘲讽着之前还威风凛凛的两人。

他砸的时候特地把最结实的背部留给了浪川,所以硬吃他一拳也只是觉得有些酸痛而已。

“Yu…春日同学,怎么了?有问题吗?”

刚抱着书进教室的柏原美奈就见到悠一锐利的眼神,单手倒提着板凳,他周围两个男同学正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这一瞬间,美奈仿佛时间回到了和他在鸭川的时候,当时的他也是这股狠劲盯着三井家那两个大保镖。

那绝对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实!

“喂,春日你在干什么?在教室里打架吗?”

吉村班长吼道,但她内心有些诧异,在上学期的话,倒在地下的应该是春日才对。

“你这家伙!”中村艰难的爬了起来,一只手仍捂着胸口。

他仍不松口,向班长阴险的说:

“这家伙,趁下课时间,往刚来的柏原同学书包里倒水,我和浪川想去阻止,反而被他打了一顿。”

一旁的浪川也爬起来,捂着肩膀装的惨兮兮的附和道:

“是呀,班长,我们本想拦他的,没想到他就提板凳来打人了,不信班长可以问问其他同学。”

柏原美奈看着书包在滴着水,想到里面还有和悠一起写过的笔记本,她已经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

她相信悠肯定做不出这种事,污蔑别人这种事情是她最不可容忍的。

她朝那两人冲了过去,冰冷的脸写满了怒火,向那两人倾泻着:

“混蛋!”

“是你们俩干的吧!Yu…,春日同学他绝对不可能这样做的!”

吉村及时跟了上来,拉住了美奈的手臂:

“喂,柏原同学,先冷静一下,听听同学怎么说。”

这两人比春日高了大半个头的身高,身形也壮了不少,她扫视了全班的一眼,向离得最近的森薰问道:

“森同学,刚刚是像中村说的一样吗?”

森薰突然感受到全班其他人的目光已经向她压了过来,她张着嘴,想说出话,但空气中无形的压力让她的嘴型变了样,只剩含糊不清的三个字:

“不知道……”

吉村只好朝其他几个同学扎堆的地方询问着。

可得到的只有一阵不置可否的“嗯”的声音。

班级的空气一下子凝结到了冰点,柏原美奈心里很着急,但她却没有办法能证明悠一的清白。

即便是说出那个笔记本,其他同学也不会认为会有多珍贵。

春日悠一冷眼观察着,美奈一如既往想要帮她,班长在当着和事佬,森薰被气氛压抑住了。

其他同学冷漠的就像无事发生一样。

他其实也能理解,毕竟为他出头,不但没收益,而且很有可能招来报复,什么都不说反而是稳妥的选择。

所以他现在需要让这些沉默的大多数人知道,不出头也是要负收益的,人类往往对损失比利益敏感。

他很随意的走到了中村的位置上,拿起他桌上的水杯就往他书包里倒水,用一种戏谑的口气说:

“我确实往同学书包倒水咯,不过是中村同学的哦。”

“不说真话的同学,我都记下了,明天挨个去厕所找书包吧。”

“我春日悠一说到做到!”

吉村有些气不过的朝他走了过来:

“过分了!春日同学!”

身体恢复差不多的中村也气势汹汹向他冲了过来。

柏原美奈想要逮住他,却被强壮的他甩开了手臂。

春日悠一毫不畏惧的看着他,等他刚走到跟前,一把推翻他的课桌,就往门外跑去,冷冷的说:

“没人说是吧,那今天我就先把中村的包扔厕所里去。”

“是他们俩干的!”

可他还没跑出教室门,一阵清脆的声音传遍了全班,就是春日和中村都不由得回头。

森薰双手撑着桌子,小脸涨红着吼出了这两个字。

柏原美奈终于逮到了机会,跟着高呼:

“就是浪川和中村干的吧!”

班长也借势问道:

“中村刚刚在撒谎吗?”

班上其他同学先是一愣,过了一会儿终于七嘴八舌说了起来。

“就是中村指示的。”

“浪川动的手。”

“他说不想让春日同学有朋友!”

一时舆论反转,春日悠一心里默默向森薰表达了感谢,趁中村有些懵,抓紧机会冲向厕所,这是他在班上立棍的时刻。

棍立住了,以后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自然就少了。

巡查路过的宫泽理惠也察觉到班上的不对劲后,走了进来,严肃喝道:

“安静!”

本想追出去的中村也不想成为美女老师的眼中钉,乖乖坐在了原地。

宫泽在听完班长介绍情况后,又随机问了几个同学,立即怒气冲冲的说:

“中村,浪川给我马上到职员室来!”

中村有些不服气的说:

“宫泽老师,春日他也往我书包里倒水了。”

正在气头上的宫泽理惠没好气的说:

“那把春日一起叫过来!”

她总觉得这些小崽子们是觉得她好欺负,刚刚当上代理班主任就开始搞事,所以这次必须好好收拾这几个出头鸟。

她话音刚落,春日悠一就重新出现在了门口,而且还以不弱于她的气场说:

“中村,一会儿去一楼厕所第三个坑捡你的包吧。”

似乎又在向全班宣告似的说:

“我春日悠一说到做到,还有谁没承认事实的!”

全班其他同学望着他那锐利的眼神,一时间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大家一下子达成了共识。

“这个春日不好惹!”

“有事他真敢干!”

宫泽理惠看着这个凛然的少年,心里虽感叹他敢于反抗的勇气,但又觉得自己教师威严受到了挑战,只好严厉的朝他喊道:

“春日!你也给我到职员室来!”

春日悠一并不想得罪这个三年后的‘幸运’,乖乖的跟着她走向了办公室。

走到门口时,他还回头向美奈和森薰笑了笑。

森薰红着小脸,有些坐立不安的向窗外张望着。

柏原美奈心里暗暗感叹,就是要这么勇敢才像他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