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可以叫我春日悠二

柏原美奈见被堵得水泄不通的大街,心里忽然有些理解父亲为什么喜欢那种吵闹而又吓人的交通工具。

她有些烦躁的向司机问道:

“石川桑,还有多远呀?”

“大小姐,看前方的路况,时间可能需要20-30分钟左右,现在我们刚好遇到早高峰了。”

“还要二十多分钟吗?”美奈低声不安的念叨着。

她看了看手机的地图导航,发现只剩下不到1.8公里,她朝车窗外望了望,见车流还没有松动的迹象,她一把攥紧了拳头。

“石川桑,我先跑过去好了,一会儿你就在那公寓楼下等我就好。”

还没等石川回答,柏原美奈就打开车门,急匆匆往街道上跑了起来。

石川心里忽然有些懊悔,大小姐竟然那么看重那小子,自己的照片如果当时捏久一点,没准能讹到不少钱呢。

柏原美奈快步跑在街上,硬底的小皮鞋和脚底丝袜的打滑都让她跑起来很难受,但有种奇怪的力量驱使她不要停下来。

她只想见到他,她很害怕就连他都变作不可能了。

————

即便春日悠一已经感到冰冷的刀刃已经抵住了他的脖颈,但他依旧保持着镇静。

只是现在他不敢轻易的赌,如果说出的故事不能闭环的话,没准迎接他的就是难以想象的后果。

他微笑看着离他不足5cm的三岛千星,原主的身体竟已经有了反应,他试探性的说:

“星酱,可以放开我吗?”

“这样我能灵活一些,也能更舒服的。”

三岛千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眉头轻拧,蝴蝶刀在他脖颈和脸颊上游走。

“这也是那个坏女人教的吧,悠酱。”

“明明我们之间,悠只需要乖乖躺着就好。”

她冷冰冰又娇滴滴的声音边说着,边用蝴蝶刀从悠一的脖颈向下划去,他的T恤都被破开成了两半。

线条分明的肌肉一览无余。

冰冷刀刃在身上划过时,春日悠一不断的提醒自己要冷静。

就在三岛千星快划到他腰带时,他撒娇式的出声道:

“星酱,我饿了。”

“想吃早饭啦。”

希望能拖延一些时间吧,而且他现在心里也越发的难受,不知道小空那边的情况会不会好一些。

趴在他腿上的三岛千星撅着小嘴,奶声奶气的说:

“不先吃…哇达西嘛~”

“悠酱,你都…”

下一秒声音却变得有些病态的冰冷:

“难道说,悠觉得,我不如那个坏女人呢?”

蝴蝶刀继续在他的身下划动起来,腰带被她turn off后,裤子更是被划成了几截。

春日悠一从未像现在这样被动过,连续在一个女人身上翻车三次,他大脑飞速运转着,到底要怎样才能让千星满意。

就当她的刀刃划向短裤边时,他忽然灵光一闪,表情略带疑惑的开口:

“呐~我说,千星”

蝴蝶刀停在了他的人鱼线上,三岛千星略微低着头,葡萄色的眼睛向上轻挑。

“我不知道你刚刚说的‘坏女人’是什么意思?”

“说谎!”

三岛千星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猛地将蝴蝶刀尖抵住悠一的下巴。

她埋怨的看着他,用一种幼稚园老师教训小朋友的口气说:

“悠酱,不可以说谎哦~”

“说谎会被惩罚的哦。”

春日悠一感受到她在缓缓用力,但力度还不至于刺穿他的皮肤。

他决定兵行险招,晃了晃脑袋,表情变得一脸茫然,换了种语气问道:

“星酱,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不是正在吃着晚饭吗?”

千星拿起刀背,敲了敲他的颧骨,语气里带着诧异。

“欸~”

“悠酱,你在说什么?”

忽然她面色变得有些担忧,将蝴蝶刀放到一旁。

“悠酱,是我吓到你的吗?”

她小手有些颤抖的抚摸悠一的脸颊,

“有我在,悠酱你不用害怕的。”

春日悠一静静看着她的眼睛,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个,有个秘密我想,现在还是告诉星酱了吧。”

“秘密?”千星双手抚在悠一的脸上,小巧的拇指轻轻放在他脸颊两侧,两人鼻尖相碰,眼睛的视线交织在一起。

“悠酱,这次不能说谎哦。”

春日悠一能感受到她目光里的压力,整个闭环在脑中过了一道,才缓缓开口说:

“那个,星酱”

“其实,我不是春日悠一。”

“或许你可以叫我春日悠二。”

“因为之前父母的去世对他打击太大,所以才诞生出了我这个新的人格。”

谎言要让人相信,就必须真假掺着说。

这个世界如果说带着记忆重生,会让人觉得匪夷所思,那多重人格就比较合理了。

“悠二?”

“悠酱你讲的这个笑话不好笑。”

虽然千星嘴上有些不敢相信,但细嫩的小手却在他脸和身体上游走了起来。

“这就是悠酱呀。”

春日悠一看着有些诧异得不知所措的她,准备会心一击。

“星酱,悠一对水有恐惧你是知道的吧。”

“而我现在是k中游泳部的主力哦。”

三岛千星的表情一下子凝滞住了。

“悠一我知道,他真的真的最喜欢千星了。”

“可我不是他,我也有自己喜欢的人呀,绝对不是星酱口中说的‘坏女人’。”

不过回忆中,在原主重新复学到父母去世的这段时间里,他和三岛千星并没有走得更近,反而有些疏远。

“这样的吗?”

“悠酱你没开玩笑吧…”

三岛千星像是在牙缝中挤出的几个字眼。

春日悠一抿着嘴唇,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脸色一下变得惨白,眼神渐渐变得空洞,只机械的拿起蝴蝶刀抵在了悠一颈前,这次的力度让刀锋上渐渐渗出鲜血。

“快把我的悠酱还给我!”

低沉的声音里再没有了一丝娇气。

春日悠一强忍着脖子上的刺痛,但仍镇定的说:

“抱歉,星酱。”

“悠一他,其实都消失快两年了,刚刚他能出来一会儿,真的已经是极限了。”

“星酱你也没有再束缚我的理由了吧,毕竟我真的不是他。”

他双手挣扎着,金属手铐不断和床边撞击出声响,他想让三岛千星清醒一些。

可三岛千星眼神里的光彩却完全消失了。

她发疯似的挥舞着蝴蝶刀,春日悠一腿,腹肌,小臂上一时都被划上了深深浅浅的刀痕。

他强忍的疼痛,有些哀愁的说:

“星酱,悠一他真的回不来了。”

“无路赛!”

千星将刀扔到床角,双手发怒似的掐住悠一的脖子。

歇斯底里的声音里又带着悲哀的绝望。

“快把我的悠一还给我…”

三岛千星表情很复杂,啜泣着又带着绝望和疯狂。

她的眼泪也淅淅沥沥的落在了悠一脸上。

春日悠一强忍快窒息的痛苦,温柔的笑了起来。

“千星,最喜欢你了。”

三岛千星发力的双手猛地停了下来,葡萄色的眼睛里似乎恢复了些光彩,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

“悠一,是你吧。”

春日悠一嗯了一声,就连续咳嗽起来,用一种极其虚弱的声音说:

“千星,我…我好疼,能不能放开我。”

“我不知道悠二什么时候会出来,我现在太虚弱了。”

失而复得的喜悦终于让三岛千星终于解开了悠一脖子上的束缚,她慢慢的将他搀扶了起来。

看着他身上的伤痕,千星长长睫毛上满挂着泪水,不断自责的说:

“抱歉,抱歉,真的抱歉”

“我差点…以为悠一你再…也回不来了。”

苦肉计可能成功了,春日悠一接着温柔的说:

“没事,没事,只要有千星在就好了。”

“现在让我去拿一下药箱包扎一下吧,血流得有些厉害。”

三岛千星擦拭着眼泪,啜泣着说:

“我去拿就好的,那个…对不起。”

“悠一,可能还要委屈你一下,我不想离开你。”

“我怕悠二又出来了,他不喜欢我…”

春日悠一为不破坏人设,只好说:

“那好吧,希望这次我能待久一点。”

她小心翼翼的拿来药箱,帮悠一清理着伤口,一时间碘伏的味道充斥了整个房间。

可正当她想要帮虚弱的悠一喂食早饭时,急促的门铃响起,有节奏的持续了好一会儿。

春日悠一见可能脱困的机会要来了,刚想出声提醒,三岛千星突然就将手帕牢牢的塞进悠一嘴里,才起身走了出去。

“悠一要乖乖的哦。”

“我一会儿就回来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