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凭什么懂事的孩子不能得到偏爱(求推荐求收藏)

春日悠一欣慰的抚摸了下小空圆润的颅顶:

“所有要领都掌握了吗?”

春日悠空笑哼一声,娇气的说:

“那是当然,老哥你的套路我都摸熟了,马上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少女开心的蹦蹦跳跳到了客厅旁的开放式厨房有模有样的忙碌起来,他的思绪却飘向了远方。

曾经也有一个女人,每每他加班或者应酬回来太晚的时候,都会亲昵的关心他,下厨帮他准备宵夜。

但那女人归根结底是想在他身上索取更多,无论是物质上,还是身体上,亦或是感情上。

他当时觉得自己给不起,他不想背上沉重的感情包袱,遂单方面分手。

可那女人却因爱生恨,一刀结果了他前世的生命。

这就是得不到就想毁掉吗?

想到这他望向正煎着鸡蛋的可爱女孩,她嘴角自然的笑着,围裙也像是跟着她好心情晃动着。

仿佛是给他做阳春面这件事本身就让她很开心了,而不是为了索取什么。

因为他是小空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是她在万念俱灰时唯一的希望。

他现在才能心安理得的半躺在沙发上,静静享受着这份不求任何回报的美好。

可他是个重生者的事实,却又像根刺一样长在他心口。

他有时会觉得自己很卑鄙,窃取了原本属于‘春日悠一’的感情。

因此他心甘情愿的付出更多,才能对得起小空这份独一无二的感情。

刨掉可能的支出后,他现在离2亿的目标还差1亿9千4百60円。

毕竟严格意义来说,他和小空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老哥,快过来尝尝,做好啦。”

小空正在餐厅向他兴奋的招着手,他赶紧将大脑里其他思绪摇走,一脸开心的小跑过去。

“我开动啦。”

他咬了一口被汤汁水浸泡得满满的煎蛋,闭上眼睛仔细的回味。

她双手撑着下巴,可爱的杏眼睁得大大的,声音里带着期待:

“老哥,好吃吗?”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肯定的点了下头,就迫不及待的大口吸溜起来。

小空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星一般明亮的眼睛里也多了丝神气:

“嘻嘻。”

“今天就是严格按照哥哥的配方来做的呢,煎蛋是小火慢煎45秒后再闷20秒的。”

“面条也是水开之后加盐再煮三分钟的呢,猪油和酱油的比例我都是用小勺子控制好的。”

正在吃面的他还楞了下,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技巧,她就一丝不苟的照做了。

他真诚的夸赞:

“真的厉害呢,其实好多细节我做的时候都还是凭感觉的。”

“没想到小空你全部精准的做到了,这次的香味儿真的好棒,嘿嘿。”

悠空灿然一笑,脸上如雨后的彩虹:

“呐,老哥,其实我也长大了吧。”

他正舒服的吃完最后一口,幸福的擦着嘴:

“那是呀,现在小空已经能帮我分担很多事情了。”

眼前的春日悠空已逐渐褪去了孩童的稚气,清澈明亮的瞳孔里已经有了少女的灵动。

她轻轻摇了摇头:

“没有没有,我做的还不够的,这两年来一直都是哥哥在维持我们这个家。”

悠一起身走到她身边,轻拍着她的肩膀:

“小空已经很努力了,我也是有你在身边才有努力的勇气呀。”

悠空小脸却一下坚定的看向了他,低声冷静的说:

“老哥,我们还是搬去便宜的地方吧。”

他轻抚小空的头:

“没问题的。”

可悠空的脸却沉了下去,前额的刘海挡住了她的眼睛:

“前几天我了解到打工的行情,高中生时薪一般只有1500円左右。”

“老哥,留下的存款没剩多少了吧,就算靠哥哥你每天打工强撑,也没办法维持太久呀。”

他俯下了身,轻轻拨开了她已经挡住眼睛的刘海:

“其实还剩了不少呢。”

可她眼睛里一点点的泛起泪光,声音中带着哽咽:

“可是,我今天都看到了。”

“哥哥你准备转校去国立S中的申请书!”

“之前哥哥你说要搬家,可之后又说挣到钱可以继续住这里了,当时我还不懂事光开心了。”

“现在才知道哥哥你是……。”

她话还没说完就抱住了眼前的悠一,委屈的泪水流到了他的肩上:

“哥哥,我真的长大了,不要再把我当做小孩子好吗?”

“高中我也去国立高中,直升K中高中部的话太贵了。”

【禁止向第三方透露系统的任何事宜,违者将失去所有奖励和生命】

系统冷冰冰的声音不合事宜的在他脑中响起。

他大脑飞速转着,必须找到合适的理由说服她才行,他只得先在她耳边轻声安慰道:

“小空你真的长大了呢。”

妹妹却把他抱得更紧了:

“我只是,只是不想哥哥在努力的时候,而我却在任性的享受。”

“我也可以为我们这个家做更多的,我下半年就14岁了,明年也可以像哥哥一样开始打工了。”

“这套屋子里的一切,不管是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过的画面,还是和哥哥一起玩闹过的画面。”

“我全都记住了,不管我们以后搬去哪,我都牢牢记住了。”

“以后不管在哪里,只要有哥哥就好了。”

他内心有点震撼,妹妹她一直这么懂事的为他着想。

可凭什么懂事的孩子不能得到偏爱,孔融凭什么就要吃最小的梨?

她理应过上更好的生活。

他现在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能说服她继续留在这的理由。

柏原美奈?他脑子里冒出这个名字,她新公寓竟然就在自己家旁边,只有赌它不是一个巧合。

他用双手把住妹妹的双肩,缓缓的将抱得死死的她放松下来。

看着她哭的有些红肿的眼睛,他却用这两辈子来最真诚的眼神说着‘谎话’:

“小空,你还记得柏原先生吗?”

悠空的大眼睛转了转,强忍着泪水:

“好像听爸妈说过,但不记得了。”

他心里松了口气,因为原主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他温柔的帮小空擦拭着泪水:

“三个月前我打工时碰到他了,他刚从国外回来,他出国之前借了爸妈5000万円。”

“他在知道爸妈的事之后,就把这笔钱还给了我,所以我们才可以继续住在这里的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