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将军,抽车

这要等待的二十分钟,对她来说却像二十年那么漫长。

春日悠一心里想着,晚上还需要录口供,搞舆论,尾款能赖就赖了吧,这个时间己最好不要和她沾染太多关系。

他看着天花板,脑中将计划重新过了一遍,出声提醒道:

“黑泽,你是能直接找到他房间的吧。”

见她微微点头确认,他事无巨细的向黑泽枫交代的之后的行动计划。

重复说了两遍,才让有些发神的她能自己完整的复述一遍。

春日悠一对着天花板空击一拳,成败就在今晚了。

他刻意把心态调整得轻松,向黑泽枫打趣道:

她语气里似乎有种埋怨。

————

午时已到,将军,抽车。

三井启太所在的房间是在酒店偏院中的一栋幽静的小别墅,外表的装修风格甚至可以称作城堡。

春日悠一提前让黑泽枫把自己带到这里,要不是有她带路,一般人怎么也想不到这酒店旁郁郁葱葱的森林中竟藏着这种宝地。

而黑泽枫已去酒店门口等待,她要将警方悄悄的带进来。

春日悠一先绕着这栋‘小城堡’走了一圈,背后是一堵五米多高的围墙,光滑无比,即便从二楼的窗口往上跳,也很难翻过。

周围则是一圈1.5米左右精致雕刻过带尖头的金属栏栅,即便三井启太抛弃结衣自己一人跑,也很难翻过。

再检查村山的定位,已在十几公里以外。

手机上已传来警察即将抵达酒店的讯息。

一切准备就绪。

他只需要在古朴的中世纪大门前瓮中捉鳖,即便酒店能提前通风报信,他也能在此拖延时间到警方到来。

果然,讯息收到还不到十分钟,三井启太就牵着神原结衣从‘城堡’中走了出来。

今晚的结衣酱并没有化妆,清纯得像水一样,一袭洁白的连衣裙,可领口却有些歪斜,小脸上的潮红也未褪去。

三井启太你个人渣,堵在门口的春日悠一已经气氛得捏紧了拳头。

“喂,怎么又是你,别拦我路。”

“现在不是你舔鞋的时候。”

三井居高临下的口气让人很不愉快。

春日悠一环抱双手,冷哼道:

“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和我这样说话。”

“跪下!”

悠一怒目圆睁,一记鞭腿闪电般踢向三井膝盖,他“啊”的一声惨叫,正跪在春日面前。

“你这家伙!”跪倒在地的三井屈辱的怒道,想起身反抗,可膝盖疼得让他起立不能,只能敢怒不敢打的将指甲深深嵌入泥土里。

他不明白为什么前天还跪倒在他面前,像条狗一样的人,今天怎么就如此神气。

春日悠一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再一脚劈向他的肩膀,三井高傲的头颅就像腌黄瓜一样垂下来。

悠一出声嘲讽:

“这就是你喜欢的姿势吧,见到陌生人就喊别人这样,一定很礼貌吧。”

站在一旁的结衣酱身体有些发抖,虽然刚刚三井对他些许有些粗鲁,但她依旧心甘情愿,不能再看着他被欺负了。

她双手紧紧握紧在裙前,大吼道:

“小悠!快住手!”

说完她蹲到启太面前,用力想把他搀扶起来,娇柔的关心道:

“启太哥哥没事吧。”

春日悠一倒先退后一步,这个女孩还在上头,缓一缓再把杀手锏掏出来。

三井启太这时才有些感受到这个小女孩的温暖,忙说:

“没事,没事。”

“结衣酱最好啦。”

可他心里却怨恨道,不知道哪个混蛋透露他在这里的信息,竟然把条子招过来了。

要不是,他老爹昨晚特地提醒过最近关键时期,不要惹事。放平时,来再多他根本都不放在眼里。

他在结衣贴心搀扶下,缓缓的站了起来,或许是心里作用,他身体上的疼痛都感觉好了一些。

忽然,他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黑泽枫!”

“你个混蛋!老子平时是怎么对你的!”

他眼睛红的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那小子是断断不可能找到这的,只有可能是她!

他心中想到那晚迟迟没找到那小子,没准就是这个提前离场的女人从中作梗。

三井启太的脸已经扭曲得变态,让身旁扶着他的结衣酱都有些感到害怕,怯生生的问道:

“启太哥哥,怎么了?”

那一头的黑泽枫并没有理睬已经怒的有些发疯的三井,只冷冷的帮身后警察指了指:

“这位先生,请先和我们走一趟吧。”

“我是……”三井启太本能的想自爆身份,可一瞅到那个混小子竟然在录像,他不想把事情闹大。

现在低调配合,一会儿交给家里的律师团队就好。

“黑泽枫,等我无罪释放之时,就是你的死期!”

他在心里无能狂怒道。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结衣酱突然放开了他,张开双臂挡在了三个警察前。

三井启太一时抓住机会补充道:

“我刚刚想送她回家的,今晚不留宿她的。”

三个警察一时有些面面相觑,有些迟疑的往黑泽枫望去。

春日悠一见状,是时候英雄登场了。

他中气十足的向三位警官说:

“请你们确认一下她的年龄!”

山田老师的线索肯定不会有错。

结衣酱紧张的握紧了裙摆,眼前三人虽然笑嘻嘻,可却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压,她吞吞吐吐的说:

“不,不,不是的。”

警官互相看了看,点了点头,柔声说:

“那请二位还是和我们走一趟吧。”

三井启太刚燃起的希望就熄灭了下去,虽然家里能保他,但莫名其妙失去自由还是让人不爽。

“你为什么骗我!”

结衣酱有些内疚,她想把启太哥哥抓到手里了,此时她带着歉意,可怜巴巴的在三井前低下了头:

“抱歉。”

三井有些气不过,一掌就想给结衣脸上扇去,还好春日悠一眼疾手快挡下,他向警官提醒道:

两个警官才如梦方醒般的架起三井,让他本分点。

三井启太心里却冷哼道,你们几个,现在先让你们猖狂,一会儿有你们好看。

另一位剩下的警官还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春日悠一,问道:

“请问你和他们什么关系呢?”

春日悠一正经回道:

“路过的王小明。”

“报案人的朋友。”

结衣难以置信的抬头,坚定的说:

“我是真的喜欢启太哥哥。”

春日悠一无奈的摇了摇头,温柔的理好了她的领口:

“结衣酱,你慢慢看吧。”

手机上正是他用小空马甲和三井启太的聊天记录。

“什么!”结衣有些不敢相信,手机无力的脱手,还好悠一及时接住,他轻声安慰道:

“结衣酱一会儿照实说哦,不要再包庇那个骗子啦。”

她身后的阿sir也看出了这个小妹妹的情绪不太稳定,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姑娘,不要怕,放轻松,我们一会儿只是问你一些问题就好。”

结衣酱一时就像提线木偶一般被阿sir推着往前走。

一旁的黑泽枫看三井启太大势已去,兴冲冲的往春日悠一冲过来。

可一位阿sir突然回头叫住她:

“报案人,也请留一下,我们还需要做些记录。”

春日悠一装做无奈的向她摊了摊手:

“我就在立本,跑不掉的。”

“记得在车上按计划行事哦。”

黑泽枫上扬的嘴角一下子撇了下去,“要等我哦。”说完她才依依不舍,三步一回头的离去。

站在原地的春日悠一依然面色严肃的看着手机,事情才只完成了一半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