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为什会穿着悠的衣服?

春日悠一见村山此时竟对他如此尊敬,不禁有些担忧。

他知道这一切不过是看在柏原家的面子上,只好恭敬回应道:

“村山桑,晚上好呀。”

“今天中午回去之后三井少爷有没有说什么呢?”

村山:“托了春日桑的福,少爷就没有再责备我了。”

“请问今晚是发生什么误会了吗?”

一圈西装壮汉中也有人认出了春日悠一,小声朝周围说着:

“这不是昨晚少爷叫抓的人嘛。”

“怎么今天村山大哥对他就这么尊敬了?”

春日悠一听到这些人的话,忙给村山递了个眼色,希望他能懂,不轻易把早上的事说出去。

村山轻咳一声,壮汉们立刻停止了交流,他顿了顿,正声道:

“春日桑现在已经是少爷的贵客了,少爷要他必须参加下周的party,在这之前,谁都不准动他!”

这村山倒还是个老江湖,说的很合理,就算有人找三井对峙也不会翻车,春日悠一心里赞叹道。

他向村山微微行礼说:

“村山桑,今晚我是被我朋友一条‘救命’的短信叫过来的。”

“我过来正好就碰见他们在欺负我朋友,所以不得不动粗了。”

“而且如你所见,我朋友现在穿的衣服都是我带过来的。”

“至于之前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道,我只是想赶紧把我朋友接走,仅此而已。”

说完春日悠一指了指躲在人群后捂着脸的刀疤男。

“朋友吗?”村山打量了一下春日旁边的高挑女孩,正有些畏缩的抱着春日悠一的手臂。

村山心里有些疑惑,这个少年早上还和柏原家大小姐那么亲密,怎么晚上就找上少爷的前‘女友了。’

他只好朝刀疤男方向招呼道:

“小衫,你过来向春日桑解释。”

刀疤男捂着眼睛走了过来,辣椒水的余威仍让他感觉有些火辣。

他向春日悠一稍稍行礼:

“那个……”

“春…日桑,非常抱歉。”

他从村山的态度中感到这个人他肯定惹不起,于是向其余三个小弟招呼,想叫他们过来接受责罚。

可他发现那三人眼里充满了失望,他犹豫了,这次再服软的话,他可能再也不能挺直腰背当他们的头了。

而且今天的行动,本就是他用来挽回声望的,他不想再破罐破摔,咬紧牙关,猛地跺脚,向春日悠一喊道:

“抱歉,春日桑,今晚我们对你朋友那么做,也是有原因的。”

“哦?说来听听?”

春日悠一饶有兴趣的问道,他跑的时候就听见他们在吼‘婊子’,对黑泽枫了解多一些并没有坏处。

刀疤男脸上充满了决然的勇气,在得到身旁村山的默许后,娓娓道来:

“很多次,这个女人根本没把我的弟兄放在眼里。”

“随便举个例子,山田和野中上个月去接她,明明是她化妆耽误了时间,可她却在少爷面前说是他们迟到了。”

“少爷轻信了她的话,那时他们又刚刚到三井家不久,只好求饶。”

“可少爷根本不领情,只任由那个女人发泄,她就那样趾高气扬的在大街上数落他们,不仅出言不仅侮辱了他们了尊严,甚至还侮辱了他们的人格。”

“这种事情,在我们被安排来特别保护她的这段时间真是不胜枚举,所以今天才忍不住,想让她也吃吃这种苦头。”

在刀疤男身后的眼镜男和铆钉男,表情突然变得复杂。

他们没想到一直让他们忍气吞声的小组长,今晚竟然当着村山和那位‘大人物’的面,帮他们说话。

“是这样吗?”春日悠一细细沉思道,又望向有些懊悔又有些惊恐的黑泽枫问道:

“他刚刚说的是真的吗?看着我的眼睛哦。”

黑泽枫刚摇了摇了脑袋想否认掉,可看着春日悠一锐利的眼神,她急忙闪避,扭扭捏捏的说:

“那个…似乎…是有这回事。”

这几个混混,原来不是见色起意,竟是蓄谋已久的报复,悠一刚开始分析,黑泽枫却突然的打断他的思绪:

“春日君,我那个时候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

“和三井呆的太久,一下子有些分不清身份了。”

春日悠一见她眼角带着泪花,她行为其实也很正常,月亮没准也以为是它在晚上照亮了地球。

他只微笑着向黑泽枫说:

“一会儿去给他俩真诚的道个歉吧。”

黑泽枫神色一惊,向悠一投去了诧异的目光,有些不理解,又有些难为情,要真的对这些人道歉吗?她之前可从未正眼瞧过他们。

春日悠一心想,很多事件就是因为第一时间没有公正的处理,才导致双方矛盾不断生根发芽,直到不可收拾。

如果硬带黑泽走,只会让他欠村山更多人情。

如果到时他真要跳槽来柏原家,而柏原未来又想明哲保身的话,那么他没准会和黑泽枫一个下场。

他只好用起前世“和稀泥”的技术,先在黑泽枫耳边接着轻声说:

“我不可能每次都能救到你,就算今晚我让你过关,他们也不会罢休的,不如道歉让此事告一段落。”

她听罢倒用额头轻轻贴了下春日悠一的心口,没想到他考虑得这么贴心细致。

之后又诚恳的向刀疤男说:

“小衫桑,今晚的事我能理解你,之前的事情的确是黑泽小姐做的不对,她会给你们道歉的。”

刀疤男面露喜色,他没想到这位‘大人物’竟能考虑到他的感受,但又听见他正声道:

“但今晚,”春日悠一刻意加重了他的语气,“因为你们对她过分的暴力行为,先给黑泽小姐真挚道歉不过分吧。”

村山此时也欣慰的看向春日。

这个少年如此处理倒也让他省心不少,不然他事件结束免不了私下再慰问小衫。

刀疤男垂着头,捏紧了自己手中的拳头,但细想此时并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了,只好无奈的望向眼镜男和铆钉男(山田和野中)。

那两人此时竟向他投来了钦佩的目光,自己的这个大哥,终于名副实际了吗。

“抱歉,非常不好意思,今晚是我们太粗鲁过分了,请随意责罚我们吧。”

“衣服和裤子的钱我们会双倍赔偿的。”

刀疤男带着其余3人在黑泽枫面前鞠下了90度的深躬。

黑泽枫对他们突如起来的道歉还有些不知所措,曾经她在三井启太身边时,这几人她可完全不放在眼里,可现在的形势却逆转又倒转。

还好春日悠一在她耳边小声提醒,她才能断断续续的说:

“不必了,该说道歉…的…是我,非常抱歉。”

“之前因为我的原因,给…大家添麻烦了,那天,我…不应该说谎的。”

“总之,非常抱歉。”

说完她也向那三人深深的鞠躬。

春日悠一长舒一口气,他们至少表面的和解是达成了,他朝村山走去:

“村山桑,今晚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

村山摇了摇头:

“今晚我该感谢春日桑你才是,你帮我解开了小衫的心结。”

春日悠一又想到下午柏原未来说的话,只好心生一计,取下了手腕上的运动手表,递到村山面前,小声说:

“村山桑,后天你只需要戴上这个运动手表就好,就当我送你的。”

“如果少爷后天问起的话,就说是在新宿,友都八喜买的,最近你锻炼需要用到它。”

“小票如果需要的话,我改天给你拿过来,不过它确实是非常好用的哦。”

村山看着那手表价值不菲的样子,有些不解:

“春日桑,你这是?”

春日悠一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能给你添太多麻烦了,我已经受你太多照顾了。”

村山朝他爽朗的笑了起来:

“哪里哪里,春日桑也是帮我解决了大问题的。”

“那我后天只用带着它就好吗?”

春日悠一肯定的点了点头,村山也没多废话,便招呼着他的手下离开了。

黑泽枫重新坐到了他的摩托后座,他问清她家住址,准备发动机车前,又关心的问道:

“已经和他们没问题了吧。”

她并没有说话,只紧紧抱住了悠一,下巴贴在他肩膀之上。

他感到有些暧昧,打趣道:

“黑泽你大晚上跑到这空荡荡的步行街来干啥呢?”

靠在他肩上的黑泽枫有些无力的抬头望了他一眼,美丽的脸庞上写满了惆怅,只静静的说:

“等到我家了,我再告诉春日君。”

春日悠一没追问,一把油门扬长而去,她家离得并不远,应该遇不到交警。

可能是村山他们动静搞得太大,在路上四处寻找着的三岛千星也被吸引到了这个步行街路口。

可她刚走到就碰巧看见春日悠一骑着红色机车载着黑泽枫扬长而去。

她大声的喊着悠,可他并没有回头。

“那肯定就是悠。”

“可那个女人,为什会穿着悠的衣服?”

她低垂着头,双眸像失去高光一样呢喃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