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你救她干嘛!

黑泽枫刚把车靠在一条寂静的步行街上,想靠在路灯下吸根香烟。

可她还没掏出打火机,四个满脸坏笑,不怀好意的青年,静悄悄的朝她围拢过来。

“喂,你们想干嘛”

“你们是在跟踪我?”

她大声的吼着,想吸引周围人的注意,可这一路上除了路灯,安静得吓人。

为首一个面部带疤的高瘦男皮笑肉不笑的对她说:

“以前你是少爷女人的时候,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都可以忍。”

“但现在不好意思,少爷今天说已经没你这个女人咯。”

“那现在就到你还债的时候了!”

他还没说完,另外三人就一拥而上,一人捂嘴一人抱腿一人抱腰,就要把她往小路前方的一条巷子里搬。

黑泽枫只来得及给最近推送的消息盲回复一条“救我”,刚把定位发过去,三人的蛮力就已把她按倒。

手机掉落一旁,可不一会响起的铃声吸引了刀疤男的注意,他回身把手机关机扔到一旁,才重新向前面三人紧跟过去。

可被束缚住的黑泽枫并没完全放弃抵抗,刚进入巷子口,她发力咬了那个捂他嘴的精壮眼镜男,眼镜男不禁疼得大叫一声。

后面两人见势不对,耳光拳头就朝她脸上‘伺候’,黑泽枫雪白的脸上一下红肿了起来。

暴力之下她包里的一根口红不小心掉落出来。

为首刀疤男一脚将口红踩碎,

又扯下她皮衣外套,将她双手反绑住,并用身上的白毛巾塞住了她的嘴。

三人才重新把她往巷子深处抬去。

————

出发了十几分钟后,三岛千星刚好和前方的春日悠一错过一个红绿灯,她有些着急,没想到还是跟丢了。

前面一个路口依然没有看见春日悠一那辆车的踪迹,她只好下车寻找起来。

春日悠一刚到定位的位置就觉得很蹊跷,只有一辆停在路灯下的杜卡迪959,附近有一部破损的手机。

她是在这遇险的吗?他有些不解,环顾四周,这条步行街前后均有路障,汽车根本开不进来,只好先往前走去查看情况。

往前走了二十几米,左右出现两条小巷,会把她往这偏僻地方里带吧,他查看之下,发现一管被踩破的口红,看起来很新鲜,并未沾染太多泥土。

难道说?他嘴里喃喃道,这寂静的步行街里应该不会这么巧有其他人掉东西在这吧。

一想到这,他便猛地往小巷深处跑起,黑泽枫很有可能就在前面。

————

“啪”的一声,黑泽枫被三人狠狠的仍进巷尾几大坨垃圾袋中,眼镜男一脚踩到她胸上,声音像刀子一样:

“哦,以前你不是挺厉害的嘛?”

“说我很恶心?嗯?”

一旁一个穿着铆钉外套的男人也猛地她肩膀上狠狠踹了一脚,冷冰冰的看着她:

“婊子!”

“你平时借少爷的面子,不把我们当人看,吆五喝六的。”

“今晚就是你的报应。”

说完都还不解气,他一把推开了眼镜男,直接把黑泽枫压倒在地。

“chua”的一声撕开了她正穿着的白色T恤。

“臭婊子,你也有今天。”铆钉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复仇的兴奋,他甚至还扯出了黑泽枫嘴里的毛巾,似乎想听她求饶的声音。

“达咩!达咩!”

黑泽枫双眸中写满了恐惧,雪白的大长腿拼命的挣扎,想反过来踹走眼前的男人。

可一旁的眼镜男却直接坐到她腿上,更让她全身都动弹不得,曾经让她觉得恶心丑陋的眼镜男正往她腰带上摸去。

三井启太曾给她说这几个男人可以随便听她差遣,那时被三井迷了心窍的她,可能是对这几个人太过任性,但她没想到反噬竟会来得如此之快。

“他们竟一直记恨在心吗?是报应吗?”

已经被两个男人压制的她,渐渐放弃了挣扎。

刀疤男和另一个矮壮的男子则站在垃圾角的两旁帮他们望风。

他们今天下午刚才得到管家消息,说黑泽枫已经不需要他们特别保护了。

刀疤男一时就想起自己两个小弟平日经常被她羞辱,为了挽回之前在小弟心中唯唯诺诺不敢给他们出头的印象。

这次他特地从这娘们骑机车上山路就开始跟踪,到晚上终于被他们逮到了这个机会。

此刻他甚至亲自为两位小弟望风,这应该能让他们安心了吧。

越往前跑,春日悠一越听到前面有不小的动静,他感觉前方可能不妙,平心静气,放低脚步,打开摄像,缓缓朝前移动。

他将手机紧紧固定在了臂包内,这样空出一只手也能拍摄到清晰的影像。

“喂,你做什么的。”

没走一会儿,一位刀疤脸男子拦住了他的去路。

春日悠一心感不妙,他听到了这人身后一阵奇怪的摩擦声和金属碰撞的声音,他身体往前试探道:

“我晚上散散步,在这边遛一遛。”

刀疤男却面色一狠,腰间寒光一闪:

“这条路今晚不通,请你走别的地方吧。”

这绝对有鬼,春日悠一庆幸自己来对了地方,他假意答应,便一脸无奈的转身离开,右手却紧紧握紧腰间喷雾。

就当他听到身后传来刀疤男放松的呼吸声,立即打开手腕上运动手表的强光手电,猛地转身往他眼睛上晃去。

右手抽出防狼喷雾立即往他脸上招呼,一时间刀疤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春日悠已踩到脚下。

“黑泽枫在哪?”

刀疤男虽感到眼睛辣到不行,一下失去行动力,嘴上却仍放着狠话:

“你这家伙!”

春日悠一根本不和他磨叽,拔掉他腰间的匕首就往前跑去。

刚跑出去几步,他才看到垃圾角里,一位身材姣好的女子,上身只剩下残破的短袖,紫色胸衣被扔到了一旁。

下半身更是只剩下了一条丁字短裤,大腿光滑的肌肤更是在昏暗的路灯下清晰可见。

两名男子正趴在她身边上下其手,似乎根本没发现春日悠一正在靠近。

他暗地里加速冲过去,一脚一雨伞将那两人从她身上赶下来,他这才和女人对视上,确实就是黑泽枫。

黑泽枫有些不敢相信的坐在地上捂紧胸口,颤抖着说:

“是你…”

春日悠一来不及理她,连忙用防狼喷雾对着刚被打懵的两人补刀,本想起身反抗的他们只得痛苦的抱紧面门。

他乘势拉起地上的黑泽枫,麻利的松开她被绑住的双手,又把防狼喷雾丢到她手上:

“这个你见机用,我们先跑!”

黑泽枫这才反应过来,捡起地上自己被他们丢在一旁的包,刚挎到肩上就被春日悠一拉起向外跑去。

守在另一头望风的矮壮男人这时才发现形势不对,转头向他们奔来。

刚刚守在路口的刀疤男,刚站起起来,就看到二人向他飞奔而来。

可春日悠一径直把金属伞头超前戳去,大吼道:

“别拦我!”

刀疤男下意识一闪,他刚想拉住他身后的黑泽枫,却又被滋了一脸的辣椒水,痛苦的倒到地上。

春日悠一这才拉着赤裸的黑泽枫涉险过了这关。

刚追过来的矮壮男只好先照顾倒地的大哥,只听刀疤男揉着眼睛痛苦的说:

“快叫村山大哥来路口包他们!”

“这西条步行街只有两条通往街道的出口!”

“他们跑出去至少还要十五分钟!”

矮壮立马掏出手机照指令办事,又朝着春日悠一的背影大声嘲讽道:

“那种婊子,你救她干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