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小子,别让我看不起你

春日悠一就这样和他对视着,并没有继续开口。

柏原未来率先打破了这有些微妙的氛围,但他两颗蓝眸里像是在发射渗人的冷光,沉声道:

“要是他在这的话,一定会阻止我的。”

“只是没想到,他儿子竟也会在这挡着我,真是有些命运的味道。”

其实春日悠一并不想搬出这个人,毕竟那是原主的父亲,他除了记忆,和这个人可以说是毫无关系。

但情况紧急,把他抬出来竟起到些作用,于是悠一继续整理着脑中关于父亲的记忆,仔细回想这个人为会被他如此重视。

他嘴上随便扯着闲话拖延时间:

“既然大叔你对她是有感情的,也希望她不被找到,我甚至怀疑她能跑出来也是你刻意放的水。”

“所以这次就给知夏一个机会吧,只需要给我两天时间就好。”

“哦?你已经有了计划?”柏原未来用大拇指轻轻滑过上唇,柔和的语气里却略带尖锐:

“你为什么要这么帮她,据我所知你在前天之前都不认识她。”

春日悠一脑中重复了一遍他之前说过的话,又对照着原主的记忆,慎重的回答:

“父亲的遗愿,不,是我的理想。”

“比起做过的事,人会更后悔自己没做什么。”

“我不想让自己后悔,虽然之前和她确实没关系,但她既然已向我求助,我不可能袖手旁观。”

原主的父亲确实和大多数冷漠的立本人不同,反而经常教育他要热心帮助周围人。

柏原未来的目光一下望向了远方,再落在春日悠一身上时已多了几分柔和: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这个典故大学时我们曾一起讨论过。”

“当时我还嘲笑他说,你不可能救到每一个人的,但是他却说只要他力所能及范围内的都会尽全力。”

“没想到,这股劲头也传到了你身上,有趣,也许我可以考虑给你两天机会。”

春日悠一长舒一口气,自己赌对了方向,现在一切都系于后天了。

看悠一顿时放松了下来,柏原未来郑重其事的对他说:

“春日君,你依然不可能帮到每一个人,这个世界总会需有要人来当恶人背黑锅,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暂时我并不想知道你的计划,想看你能不能给我个惊喜,或许能让我身上的恶少一些。”

春日悠一心想道,如果他是真心想对知夏有感情的话,我能想到的办法他必能想到,何必要这么别扭呢。

于是他问道:

“柏原叔,你明知道三井启太是那样的人,可为什么这样呢。”悠一在腰间比划了一个双拳掌心相对的动作。

“明显三井家另外两个儿子更优秀。”

“天真”柏原未来轻哼一声,

“我早就已经不单单代表我一个人了,做很多事情反而多有掣肘,或许也是我想要的目标太大,不得不做一些妥协。”

春日悠一茅塞顿开般的点点头:

“我明白了,但如果是个第三方造成的意外的话,那就不怪柏原叔了。”

也就是说他来做这件事,势必会被误解成两个集团间的矛盾,而他联姻是为了更大目的,确实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妥协。

也许三井家特别选中‘三井启太’,也有投名状的意味,甚至可以叫做另一种维度的忠诚度测试。

柏原未来上前拍了拍春日悠一的肩膀,他身形和悠一差不太多,面如沉水道:

“如果你能把势头搞起来,我是绝对不会逆势而为的。”

可下一句他声音却严肃了起来,

“另外禁止把美奈牵扯进来!她今天很奇怪,直到我来了这里,才知道原来是你小子搞得鬼。”

他一把抓起悠一的衣领,略带威胁的低声说:

“你如果是靠她把三井启太解决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春日悠一看他一反常态的激动,心里更确定了之前的推测,柏原家不能在这次事件中下场。

可接下来,柏原未来却毫无征兆的向悠一挥拳而来,还好他反应迅速,及时提臂一挡,才免遭爆头。

可即便只击中小臂,骨头也猛地感到一股青疼,柏原未来竟还舍不得松劲,拳头像是在发泄般用力。

看他狼王般孤傲的眼神,春日悠一明白了他的意思,手臂并没有松懈,用力和他对抗着。

两人拳头和小臂对峙良久,柏原未来突然卸力,一脚向悠一正踹过来,还好悠一反应快,擦着他皮鞋边闪过。

见他完美闪避,柏原未来收手寒声道:

“你还算有点东西,两天后看你表现,不行的话,就请从她身边离开吧。”

虽然说的是‘请’,春日悠一也能感受到话语中威慑,但他依旧不卑不亢的回应: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柏原叔。”他朝柏原未来微微点了下头,“我也有个妹妹。”

“没想到大叔能忍这么久才对我动手,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一开始就直接招呼上去了。”

柏原未来揉着拳头坦然道:

“谁叫你是他儿子呢?就像看到年轻时的他,还是不太容易下得去手的。”

忽然,空中传来一阵巨大的噪声,一架西科斯基S76直升机悬停到了他们上空。

一副绳梯精准的落在柏原未来身前,他向春日悠一敲了敲手表:

“小子,别让我看不起你。”

“再见。”

不一会儿,春日悠一就见他乘上直升机,消失在云层中。

想到他竟然会亲自来看监控,悠一不知道他到底是担心知夏多一些,还是想把她找到的心多一些

但悠一有点不敢想象小空有喜欢的人之后,他会对那个男人做出什么,所以他能理解柏原未来的心情。

但现在他面临的情况是,柏原家不能下场,武藏和村山那条线使用起来就得更加慎重了。

他满怀心事的走进公寓,已是下午四点五十分,他打开了黑泽枫的ins,或许得找找她了。

她最新一条ins是两张在山路上拍的杜卡迪959机车照片,配文是【唯有风和自由不可辜负】。

他点开私信界面,单手麻利的编辑信息。

【小悠:黑泽,你现在对三井启太是什么心情呢?】

可她并没有及时回复,春日悠一只得把新手机揣进包里,若无其事的打开家的大门。

“我回来啦。”

“老哥,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叫你要和大柏原姐姐多玩玩的吗?”

在一旁厨房忙碌着的春日悠空脸上有些嫌弃的看着他,声音里却有些兴奋。

她又赶紧解下围裙,在冰箱里拿出冰块,麻利的在自动净水器里接好冰水,竟抢在春日悠一坐到沙发之前就递给了他。

“老哥,今天你玩累了哦,一会晚上给你尝尝我做的南瓜田鸡!”小空开心的向他笑着。

一口干掉冰水,再看着她单纯简单的笑容,他就像把刚刚的烦恼全部忘却一样,惬意的说:

“我再出去买个大西瓜吧,晚上解解油腻。”

“好呀!嘻嘻。”小空笑的更开心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