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大岛未来早就死了

春日悠一想到自己也很久没和成熟男人一起交流谈天了,便欣然坐到了他身边。

不同于和女人的交流,男人间的吹牛是另一种纬度的放松,他也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吧。

就像前世很多中年人男人熄火之后都喜欢静静在车里静静抽根烟一样。

但如果是那个人的话,想起他对知夏的态度,又本能的产生了一种厌恶。

他开口前犹豫了下,但还是不卑不亢的开口:

“大叔,有什么事吗?”

那位中年人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他一眼:

“抽烟吗?”

说着就从西装内包内掏出一个精致的铁盒,从里面取出一只香烟,递到春日悠一面前。

悠一摆了摆手:

“感谢您的好意,但是我最近我有运动比赛,抽不了。”

可中年人熟练的点上后,放松的倚靠在靠背上,对着天空缓缓吐出烟圈,淡淡道:

“有时,就是明知道是伤害自己或者别人的事情,也不得不做。”

他望向悠一:

“我的二手烟,不介意吧。”

春日悠一摇摇头,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万一要是他亲自去看监控的话,真就瞒不住了。

一想到这,悠一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

“喂,少年,没必要那么紧张,我只是好不容易抽点空,碰巧看你很像我的故友,才想找你聊聊的。”

中年人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

春日悠一眼神飘忽了一下,立即接道:

“没什么的,刚刚我只是在思考您刚刚说的话,为什么明知道会伤害却还是要去做呢?”

这样回答就很合理了。

中年人用一种说教的语气道:

“你太年轻了,少年。”

“我正在找一个人,既想快点找到她,又想一直都不到她,但归根结底我还是想找到她。”

“这种感觉你可能永远都不明白。”他说到这,用谜一般的眼神看向了悠一。

春日悠一感到有些被小瞧了,一针见血道:

“大叔,你不过是想‘全都要’罢了。”

“但这世界上哪有这种好事呢,要得到什么就避免不了要牺牲什么。”

没准你要找的那个人,现在就躺在我家里,他心里暗暗想道。

“有趣。”中年人的蓝眸忽然一亮,又问道:

“请问少年怎么称呼呢?”

他理了理衣领,正经的说:

“叫我春日就好。”

中年人听到这个姓,立马条件反射般问道:

“Kasuga?”

他一点不避讳的拿起春日悠一的手心,用手指笔画道:

“‘春日’是这样写的吗?”

悠一忽然想到,自己随口给小空编的故事,不会是真的吧,他默默了点了点头:

“就是汉字的‘春日’。”

只见中年人咬着嘴唇摇了摇头,向天空感叹道:

“他真的就像你当年呀。”

他调整下情绪,向悠一缓缓道:

“我和你父亲是在德国留学时的同学,当年和他意外的聊得来。”

“可回立本后,我们观念上的冲突意外的大,也渐渐越行越远了。”

“春日君,对于我缺席了你父亲葬礼的事,我在此向你说声抱歉。”

悠一寒暄道:

“没有没有,家父应该不会在意这种事情的。”

他掐灭了手里的烟,有些惋惜的说:

“你父亲很纯粹,他到死都在坚持他的理想,当年我以为我走了捷径,结果现在却反受其害。”

他站起身,用力的把烟头按进回收处,转头用复杂的表情看向悠一,不咸不淡的说:

“只可惜当年和你父亲同行的大岛未来早就死了。”

春日悠一内心一震,只是长得像的巧合吗?又或者他也是“婿养子”?想到这他便出言引导:

“大叔,就算你重新回到过去,也不一定会比现在更好呀。”

“无论人生怎么抉择,都会留下遗憾的。”

“哦?”他的嘴角抽动了下,突然,眼神变得锐利。

“有点意思,怪不得你能想出那些伎俩。”

春日悠一暗道不妙,但依旧装做表面平静的问道:

“大叔,我们今天应该是初次见面吧,‘伎俩’是指?”

中年人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谜一般的微笑,在他耳边轻轻说:

“春日君,老实说,你做的不错,不过…”

他顿了顿,死死盯住悠一的眼睛,一向镇静的春日悠一都不免感到一股威压。

“你忽略了我,不管她被你打扮成什么样,我都能一眼就认出来。”

“知夏能得到你的帮助,我很开心,而且看你很像我的故友,又得知你下午可能就会回来,就选择在这等等你。”

他向悠一摊了摊手,语气很随意,但气场却不容拒绝。

“很遗憾,‘小孩子’的把戏结束了。”

春日悠一没想到竟是最坏的结果,但任由他把知夏带走的话,任务极有可能变得更难。

如果他们两个订婚成事实的话,就算爆出三井的丑闻,两家自然都会全力掩盖,那能翻盘的希望就会更小。

他必须再搏一搏,冷静开口道:

“您就是柏原叔叔吗?”

柏原未来整理了下自己的领口:

“正是。”

他需要说些废话来争取一点时间思考,他继续问道:

“叔叔能让我冒昧的问几个问题吗?”

柏原未来见他并未慌乱,神色依旧从容,会心一笑,便用中指敲了敲腕表说:

“最后给你三分钟,请讲。”

春日悠一闭眼深呼一口气,用像搭讪一样的轻浮语气问道:

“大叔,明明你对她如此无情,可为什么你刚刚还说希望找不到她呢?”

“据她所说,你可是从小就没有把她当女儿看待的哦。”

先打感情牌试试。

柏原未来听完却很平静,表情上看不到任何一丝变化,冷冷道:

“你要问的只有这个吗?”

“很简单,我也有感情,但为了更大目标却不得不把它牺牲掉,仅此而已。”

春日悠一追问道:

“那大叔既然对她有感情,为什么对她这么刻薄呢,都是女儿,太偏心了吧。”

看能不能激起他一点点愧疚的感情。

柏原未来依旧面不改色:

“因为她曾是大岛美奈,我不偏心的话,在家族里她会被欺凌的。”

“……”春日悠一感觉自己就像一拳打到了棉花上。

这家伙入赘都买一送一的嘛,而且现在柏原家竟被他完全拿捏住了,实力真是恐怖如斯。

柏原未来又敲了敲手表:

“时间到了,少年,我要去接她回家了。”

说完就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往公寓走去。

春日悠一心里很着急,重生以来他从未这么着急过,他需要一个理由说服那个男人转身。

“喂,大叔!”那个男人没有回头。

“能不能再留她两天,只要两天!”柏原未来依旧向前走着。

他心里有些泄气,但并不想认输,快步追上去喊道:

“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可以吗?”

那个男人终于转过头来,和春日悠一四目相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