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抓住主要矛盾

春日悠一提起钢筋尖锐的指向犹豫中的村山:

“要谈,就把甩棍扔下!”

村山有些气不过,表情凶恶的看向春日,似乎扔想动手,可一旁的武藏却挣扎着站了起来按住他肩膀:

“听他的!”

村山却有些很不服气的挥舞甩棍,春日悠一用不屑的目光盯着他,冷冰冰的说:

“还没被打疼吗?”

“哐”的一声,甩棍被村山丢到一旁,他有些不明白这个高中生模样的小子怎么会有这种气场。

春日悠一顺势退到更安全的距离,将手中钢筋也扔到脚边:

“喂,我们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要打架的理由吧。”

村山听到有些不服气,吼道:

“混蛋!”

“就是因为你小子惹了三井少爷,我们才……”

春日悠一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

“惹了我的人是三井启太,也不是你们,对吧?”

“让你们的不爽的也是三井启太,不是我,对吧?”

“而且就算你俩把我弄死或是打残,会进监狱的应该也是你俩吧,而最大获利的三井却不会被惩罚哦,他甚至只会高兴自己出了口气罢了。”

“他会管你们的死活吗?仅仅是他一时不高兴,就让你们通宵达旦,跑这么远来受罪,这值得吗?”

“你这家伙!”村山有些激动的碎碎念。

可他的话却让武藏有些感触,如果在他结婚之前,肯定会提着砍刀对付这小子,根本不可能给他在这大言不惭的机会。

可现在的他已经换上甩棍,就是不想让好不容易到手的幸福灰飞烟灭。

春日悠一和陷入沉思的武藏对上了眼神:

“既然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就没必要再这样无意义的内耗吧。”

“现在我们应该合作,让三井那家伙尝尝苦头。”

悠一话锋变得尖锐:

“三井那家伙会的,“玩女人”,“杀小孩”,“欺凌同学”,你们又哪一样不会?”

“你俩精壮的身体他反而没有,那他凭什么这么压榨你们?”

一时他觉得前世历史书可真是博大精深,“抓住主要矛盾”,“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可真永不过时。

武藏脸上却不屑的一笑:

“你这混蛋,就是想拉拢我们和三井少爷为敌吗?”

“那我家里的夫人和孩子你帮我养吗?”

“合作?实话告诉你,今天之内如果不能抓到你狠狠收拾一顿的话,我和村山都得滚蛋!”

春日悠一倒很坦诚的看向他,一字一顿:

“我可以让你收拾一顿,但你必须要给我提供后天晚上三井那家伙的全部行踪。”

坚固的堡垒总是从内部被攻破,为了完成最终目标,他也不得不妥协。

想到这,他指了指武藏肩膀和村山的小腿:

“我们再继续打下去的话,对大家都不好吧。”

村山和武藏一下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问道:

“你想干什么?”

春日悠一却没正面回答,挑了挑眉毛:

“你们这么护着“三井少爷”,每个月他给你发多少钱,能休息几天?”

“这……”武藏和村山一时被问得有些犹豫。

他俩自高中退学以来就一直在三井安保公司,可这么多年任劳任怨,真正属于自己的金钱和时间实在不多。

“喂,喂,春日,你怎么……在这里?”

柏原美奈有些气喘吁吁的声音向他传了过来。

“柏原大小姐?你小子怎么会认识她?”武藏面露惊色,瞳孔不由得放大,下意识的说出了声。

他有些不敢相信,在三井少爷面前都冷若冰霜的柏原大小姐,对这小子竟然如此亲切。

本想趁机上前偷袭的村山,看到这个金发美少女也猛地停住了脚步。

如果他们因此得罪柏原家的话,以三井启太的为人肯定不会为他们出头,此时不得不慎重。

春日悠一转头看向她久违的金发,在阳光下泛着闪亮的光芒,白嫩的脸上也浮着少许薄汗。

他余光瞟到那两人依然老实呆在原地,才略带歉意的开口:

“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事发太突然了,我刚正在和三井的两个保镖谈合作,也许他们能提供些关键信息。”

柏原美奈看着云淡风轻的他,脸上单纯轻松的笑容仿佛在说吃饭睡觉一样的小事。

她又看见离他不远处站着两略显狼狈的壮汉,忽然意识到事实肯定没他说的那么轻巧。

可他只为帮助本素不相识的柏原知夏,就豁出去和三井家那种凶狠的保镖拼命吗?

一时间美奈投向春日悠一的目光很复杂,似乎夹杂着敬佩,惊讶,不理解和一丝担忧。

春日悠一见她有些愣住,缓缓走到了她的旁边,问道:

“柏原你手机上有没有收到短信?”

柏原美奈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问这个,轻嗯了一声,机械的把手机递了给他。

只见春日悠一脸上又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他开心的把手机交到她手上:

“柏原,为了你妹妹的未来,你家不介意多招两个保镖头子吧。”

“顺便问问你家给保镖小组长之类的人物开的工资是多少。”

美奈疑惑的皱了皱的眉头,心想他是想拉拢那两个人来自己家吗?

见她表情有些纠结,春日悠一俯身贴到她耳边轻声说:

“不一定真要拉拢他们的,我只是想让他们放心,保证了后路,也许后天的计划才能更顺利。”

柏原美奈从他眼里看到熟悉的自信,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就走到一旁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春日悠一也抽身出来向武藏问道:

“现在可以告诉我三井那家伙到底给你们发多少钱了吗?”

武藏发觉这小子和柏原大小姐的关系不一般,也许这真是个逃离三井启太的机会,沉声回答:

“我一年大概有900万円,村山他大约750万円。”

“至于休息。”他苦笑一声,“全靠三井少爷的心情,他只要吩咐,我们就只能服从,很少能有私人的时间。”

春日悠一心想虽然他们工资在一般上班族中算还不错,但依旧和劳动强度不成正比,继续问道:

“后天三井的行踪你们能不能保证透露给我?”

武藏沉思了一会儿,道:

“这个能保证,但今天必须给三井少爷一个交待,不然我们很难在他身边工作到后天。”

三井的脾气他自然知道,对待下人从不讲情面,暴虐异常,这么多年他都是如履薄冰。

春日悠一朝他点了点头:

“自然可以,一会儿你给你们少爷打个视频过去吧,我给你们一个交待。”

“但作为‘定金’,能不能先帮我问到昨晚那个黑色抹胸裙女孩的联系方式?管家那里一定有。”

悠一面色突然发狠:

“当然如果你们后天玩消失,或者透露假消息的话,今天你俩被个高中生打得灰头土脸的事我就会告诉三井少爷的哦。”

“毕竟你们也知道吧,柏原家就要和三井家联姻了。”

春日悠一话音刚落,柏原美奈恰好小跑到他身边,眼角带着好些笑意。

因为她父亲在电话里很高兴她能主动问起家族事务,甚至还给她做出了保证。

春日悠一微微俯身到她耳边,示意她先悄悄的把结果说出来。

“一年能给到1200万円。”她在春日悠一耳边轻轻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