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即便是我,也是会感到寂寞的哦

春日悠一打趣的笑了一下:

“嘛,那就好好看风景。”

“有些时候,回忆比照片更重要。”

柏原美奈犹豫一下,又仔细对着手机看了看,才抬头向悠一水汪汪的桃花眼对视:

“那个……”

“春日你等我去趟洗手间。”

他向美奈做了个甜甜的Wink:

“我等你哦。”

柏原美奈整理下裙摆,拿起包麻利的就往洗手间走去。

春日悠一望着窗外的大海,他忽然很想游泳了。

这副身体在他刚重生过来的时候还是个旱鸭子,但在他调教下,现在已经成为高中游泳部的主力。

下学期他除了赚钱的另一件大事便是冲进全国游泳大赛。

他不由得感叹立本的校园体育文化真是让人热血沸腾。

【小空:老哥,刚刚三岛姐姐过来了】

就在他沉浸在对未来的憧憬里时,春日悠空在Line上发来一条信息。

【悠一:她进屋了吗?虽然她应该值得信任,但毕竟少一些麻烦更好】

【小空:没有噢,我告诉她,哥哥今天送远房表姐去鸭川了】

【悠一:不愧是我的妹妹,真是机智呢,没有让我穿帮】

【悠一:她没有问其他的就直接走了吗?】

【悠一:小空中午准备做饭还是点外卖呢?】

【小空:老哥婆婆妈妈的,快专心去和柏原姐姐玩】

【小空:我做饭去了,老哥拜拜】

【悠一:……】

【悠一:有事及时联系】

三岛千星,原主青梅竹马,是个身材丰满的眼镜娘,很喜欢穿紧身牛仔裤,精通厨艺。

现在就读于东大的艺术附中,时不时会过来帮忙做饭。

她和原主关系挺暧昧,原主初中时曾因被欺凌休学过一年(所以17岁才开始读高二),也是三岛让他重新有了去学校的勇气。

但现在的春日悠一暂时只是把她当做了切磋厨艺的饭友,但没想到这还没隔一个星期,她就又来了。

不过应该是她不用智能机的原因,发现电话联系不上就跑上门关心吧。

“春日,你脸色怎么有点愁呀,很少见噢。”

已经重新梳妆打扮好的柏原美奈已走到他面前问道。

他摊了摊手:“看到大海想起很久没有游泳了,担心开学后训练水平下降啦。”

虽然他其实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太‘婆婆妈妈’了。

柏原美奈有些怀疑的长“嗯”一声,身体微微后仰。

她眉毛却调皮的挑了挑,又用细长的食指戳了戳他鼻尖,带着黑色美瞳的眼睛和他对视上:

“春日的话,没问题的哦”

“现在我的眼睛是不是比刚刚好一点了。”

悠一有些惊讶于她会主动挑逗自己,装模作样的盯着看了好一会,夸赞道:

“新补上的大地色眼影很好看哦。”

“不过即便是刚刚睡醒的你,依然美的和这片大海很搭。”

柏原美奈却轻哼一声,又用食指关节敲下他的额头才坐了回去:

“春日你是不是对每个女生都这样夸呀?”

悠一摸了摸后脑勺,坦诚的说:

“我只是喜欢说实话而已。”

美奈脸上显得有些不屑,道:

“春日,真的是实话吗?”

“刚刚我找到你ins了,看见你都在变着花样夸人,和你推特上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春日悠一心里叹了口气,可能之前积累的暧昧都要飞咯。

但想到她因病休学了三年,对‘寂寞’的认同应该很大吧,他准备赌一把。

他诚恳的说:

“即便是我,也是会感到寂寞的哦。”

“因为寂寞,所以会忍不住夸夸其他女孩子的。”

他边说,两只手装作不安的摩擦着膝盖,让自己的话显得更真诚。

柏原美奈眼角带笑,脱口而出道:

“春日你真是坦诚呢。”

悠一也继续补充道:

“寂寞……”

“很正常吧,不丢人的。”

看他有些害羞的样子,柏原美奈若有所思的说道:

“正常?不丢人吗。”

她又朝窗外望了望,低声问道:

“一起拍个合照吗?”

春日悠一径直凑到她身边:

“好呀。”

一开始还没有什么表情的美奈,在悠一不断嬉笑的换着表情中,照片里也渐渐变得活泼起来。

就在两人脸颊亲密的快贴到一起时,春日悠一只轻轻碰了一下,就赶紧拉开距离,也许此时拉扯一下会比较好。

美奈有些不舍的望了他一眼:

“就拍这么多吧。”

他站在窗边,爽朗一笑:

“挑选好了记得发我哦。”

柏原美奈脸色忽有点低沉:

“春日,你不要发出去好吗?”

悠一俯下身,双手撑在膝盖上,脸贴到离她只有一拳,盯着她的眼睛:

“是太难为情了吗?”

他又自嘲的笑了笑:

“毕竟你可能把我当牛郎了吧。”

美奈像被看穿了心思,眼神有些躲闪,低着头,声音有些吞吞吐吐:

“不是的……”

“只是……”

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是她还抱有一丝幻想吗?

春日悠一倒也没继续追问,拍了拍她的肩膀:

“开玩笑的啦,这次也只当做我们之间独有的回忆好吧。”

看她一时愣住,悠一便潇洒转身想坐回去,可美奈拉住了他的衣角:

“以后,春日,请不要那么说了。”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悠一答应道:

“hi,hi,就快到站啦,一会儿等你换下假发,我们再去海边玩耍,拍更好看的照片。”

柏原美奈笑着嗯了一声。

————

“他们竟然直接上出租车了!快跟上去!”

看见春日悠一刚出站的武藏对司机吼道。

一番追逐后,出租车在海滩边的一处公共卫生间停了下来,

武藏发现那小子旁边的女孩走了进去,现在就他一个人百无聊奈的站在门口,向身边村山大吼:

“趁现在公路上人少,快抄家伙给那混蛋点颜色瞧瞧!”

两人拿起甩棍就翻身下车,一左一右向春日悠一走来,随和中带着挑衅:

“小子,好久不见。”

春日悠一见这两185左右的壮汉正是昨晚三井启太的打手,心中暗惊,他们竟能找上这种地方,这三井也太记仇了。

他见两位壮汉眼里充满着血丝,手上又拿着甩棍,先打趣道:

“两位大哥,昨晚辛苦了吧,我们先去喝杯咖啡吗?”

他嘴上虽说得轻松,余光却不断打量周围环境,身旁是洗手间贴满光滑瓷砖的墙,身前左右方向已被那两壮汉包围。

两壮汉身后有辆丰田车拦在必经之路上,似乎在等着他自投罗网。

身后则是一处挂着围挡的建筑工地,地上似乎残留着一些建渣。

武藏听后心中却燃起一股无名火,怒吼道:

“还不是因为你这混蛋!”

“看你这次往哪跳!”

他说完就招呼村山,把春日悠一逼向建筑围挡和洗手间侧墙形成的死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