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作战行动开始!(求推荐求收藏求投资)

东京都,港区,南麻布

清晨不到六点,柏原美奈就悄悄走出在街角占地约1.8亩的柏原家别墅。

她带着口罩,手里提着常见的帆布袋,显眼的金发也被她小心的藏在一顶渔夫帽里,衣着也刻意穿得朴素。

她现在需要按计划坐电车前往反方向的新宿站。

虽然未到早高峰,但已略有些拥挤的南北线还是让她感到有些不适。

但春日悠一昨天下午却多次提醒她一定要坐电车,这样被跟踪的概率会小很多。

下车后,汹涌的人流就像是要把她淹没,她顿时心里感到十分紧张,在迷宫般的新宿站里来来来回回穿行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仔细确定没有人跟踪后,她找了一处较为热闹的公共洗手间进行换装。

看着洗手间排着的长队,她内心默默安慰自己:

“这都是为了知夏,现在做到万无一失很有必要。”

在隔间内,她换了一套不同风格的齐膝短裙和外套,腿上的75D黑丝切换成60D肉丝,渔夫帽和口罩也换成了完全不同的款式。

最后拿出袋子里的一个挎包,把换下来的所有东西装了进去。

离开洗手间时,柏原美奈远看已与来时判若两人。

但这时她没有选择电车,随机选择一个出口出去之后,再打量周围没有发现跟踪者,立马就打了辆出租车到东京站。

虽然她很想直接打车到春日公寓楼下,可春日悠一昨天下午很郑重的告诉她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再去东京站转车坐山手线过来。

就是为了在人多繁杂的东京站再洗一遍可能跟踪她的人。

“这个人真的是谨慎得过分!”在东京站上车被挤得头皮发麻的柏原美奈不禁吐槽道。

好在只有十分钟,她强忍着难受终于到达滨松町站。

“得救了。”

她翻手一看时间,已是8点45。

走到公寓楼下,她并没有直接刷脸,而是拨通门禁电话:

“悠空酱,请回答1984。”

“小空收到。”

这也是昨天作战会议拟定的内容,她需要装做一个陌生人走进公寓。

————

“老哥,老哥,快起床了!柏原姐姐都到楼下了。”

随着妹妹的催促的声音和她高频率的震动自己肩膀,春日悠一才缓缓的睁开眼睛。

他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心想:“我怎么会睡在这里。”

看着小空水灵的眼睛里多了几根血丝,自己右手还有一大杯白水,一时明白了大半:

“抱歉,昨晚让小空辛苦啦。”

他刚想伸手轻抚小空的脸,可她却嫌弃的往后一跳,没好气的抱着手,小嘴一撇:

“哼,哥哥昨晚喝了酒没洗澡澡,臭臭的。”

悠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昨晚似乎迷迷糊糊喝了小空的冰水后,就什么也记不得了。

他只好像做了错事一样卑微的低下头:

“抱歉,抱歉。”

“我马上就去洗澡。”

他下意识的想去摸手机看看时间,却发现怎么也摸不到,脑袋里一阵阵青疼才让他缓缓想起昨晚的事。

“三井启太,迟早要让你滚下来。”他心里恶狠狠的骂道。

可抬头看到小空脸上的娇怒还没消,他只好麻利起床,灰溜溜的往浴室赶。

春日悠空看着被她训斥得乖乖去洗澡的哥哥,脸上却生出一股担忧,对他喊道:

“老哥,早饭已经做好啦。”

“还有,能不能不要再喝酒了?”

他回头尴尬的对小空笑了笑:

“我这次一定会戒酒到20岁的!”

见哥哥答应了她,小空也心满意足的按计划开始了她的行动。

她先装做很好奇的在走廊上闲逛,最终目光停留在对着她家门口的监控下。

紧接着,她又从家里搬来了扶梯,一脸好奇的看着那个摄像头,同时嘴上也吹起了欢快的口哨。

正在紧急楼梯出口后藏着的柏原美奈听到这声口哨后,才一把推开常闭门,飞速跑进了春日悠一家里。

见计划成功,春日悠空还对着监控做了个鬼脸才心满意足的收起梯子回到屋里。

走到的客厅的柏原美奈闻着客厅里淡淡的酒味,疑惑的问道:

“悠空酱,昨晚你们在家喝酒了?”

“你哥哥去哪呢?”

春日悠空不紧不慢的去厨房冲泡茶水,回答道:

“我哥还在洗澡了,他昨晚醉的厉害。”

“姐姐你可以去叫小柏原姐姐起床了,早饭我已经弄好啦。”

柏原美奈小心翼翼的敲了敲房门,听到柏原知夏含混不清的答应,才开门进去。

她温柔的喊道:

“知夏酱,该起床了哦。”

“还有前晚你穿过的衣服找给我,顺便给我说说你那天晚上是怎么化妆的。”

迷迷糊糊的柏原知夏还以为是小空来叫她起床,听声音不对,睁眼才发现竟然是姐姐。

她一下惊得从床上坐起来:

“柏……姐姐!”

美奈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坐到了她的床边:

“看来昨天的作战计划你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吧。”

“在这里睡着还好吗?”

柏原知夏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这里很好的,都感觉比家里睡着踏实了。”

“昨天下午,姐姐你们说了什么计划呀,老实说当时我什么都没听进去。”

柏原美奈在她身边唉的一声叹气,这孩子不会是?但她依然耐心解释道:

“因为春日同学给我说,你进屋用的是一个叫藤田飞鸟的身份。”

“但如果这个人一直在这的话,很容易让物业起疑心,所以才让我来假扮前一晚上的你,让物业以为斋藤飞鸟已经回鸭川市了。”

“我今天来这为了不被家里人发现,可是辛苦绕了一大圈哦。”

“而且在我进屋时,春日同学细心的叫小空挡住了监控,这样免的有人怀疑春日家又来了奇怪的人。”

“虽然可能还有漏洞,但暂时还是能让你安全的在这呆上一个星期吧。”

柏原知夏有些惊得说不出话来,美奈也只好拍了拍她肩膀:

“先起床吃早饭吧,别辜负悠空酱的好心了。”

坐在床上的知夏才有些麻木的起床,她还是在想小春他为什么要为自己做到这个地步。

刚出浴室穿着短裤,披着浴巾的春日悠一兴冲冲的跑到了正坐在餐桌上发呆的春日悠空面前:

“小空,现在是不是就变得香香了呢。”

春日悠空止不住的脸上的笑意,但还是装模做样的贴着他闻了一圈:

“老哥,快去换衣服吃早饭啦,已经没有酒味了。”

悠一心里却大感不妙,刚刚小空离他赤裸的身体太近了,一时竟像触电一样,他赶紧向后退去:

“马上换好衣服就来吃小空做的沙拉和烤面包。”

可他又没注意到身后,刚好撞倒走过来的柏原美奈,他赶紧上前拉起她,身上的浴巾顺势滑下。

“抱歉,抱歉,我想吃早饭的心太急了,没注意。”

柏原美奈看着他上半身赤裸的肌肉线条,前天的回忆一下映入脑海,不由得小脸绯红,飞快的将手从他手中抽出:

“快去穿衣服!”

春日悠一看她脸红也没多想,急忙跑向自己房间。

可能是刚酒醒的他大脑还没完全清醒,他完全忘记自己房间里还住着柏原知夏的事。

他刚冲进房间,就撞见身材姣好的知夏刚刚脱下前晚那件卫衣,雪白挺拔的胸脯就表露在他面前。

没想到那件卫衣竟被她当做了睡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