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有你真的太好了(求推荐求收藏求投资)

春日悠一轻叹着气,她竟然对我是真感情吗?

不过恋爱这玩意儿真看运气,研究怎么让别人喜欢上自己是吃力不讨好的,关键还是在如何发现本就喜欢自己的人。

至于提高衣品,谈吐,保持身材那只是提高别人喜欢你的概率,这样找起来会更轻松。

前世的他深谙此道,没想到这一世电光火石间就发现了一个能帮他大忙又值得信赖的女孩。

但现在他已经有想付出一切都要保护的人了,很难再抽出感情去回应她的期待,所以他决定先试探:

“勇气是吗?”

“我要怎样才能帮助理惠酱找回勇气呢?”

虽然暂时对她没有恋爱的想法,但欠的人情债是一定要还的。

宫泽理惠抿了抿嘴唇,眼睛有些不敢与悠一对视:

“悠……”

“再陪陪我可以吗?”

春日悠一看着有些羞怯的她,一时心软问道:

“今晚吗?”

理惠的视线有些怯生生的看向悠一的腰部,紧咬嘴唇:

“嗯……”

忽然一阵晚风吹动了她蓬松的棕发,几缕发梢遮住了她清莹的眼睛。

春日悠发现她脸上竟多了股凌乱的美感,但顾左右而言他的安慰道:

“理惠酱我先送你回家吧,如果再吃宵夜就太晚了。”

“在外边光着腿吹风很容易感冒的。”

宫泽理惠猛地抬起头,坚定的看向了他的眼睛:

“悠还没有女朋友吧。”

春日悠一心里苦笑一声,果然该来的还是躲不了,看着她期待的眼神,他老实回答:

“没有的。”

宫泽理惠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那以后可以都这样陪着我吗?”

春日悠一准备摊牌了,轻轻的把她发梢别到耳后,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

“其实我还是高中生哦。”

“但理惠酱遇到的问题我会尽全力帮忙的。”

“今天我喝酒的事情,又要拜托理惠酱帮我隐瞒啦。”

说完,悠一对着她甜甜的笑出了酒窝。

他想到一个生活上遇到问题,又特别需要‘勇气’的25岁左右的‘姐姐’,应该不会去依靠一个高中就开始喝酒惹事的不良少年吧。

宫泽理惠的眼神一下从期待变得惊讶,她一把抓住了悠一的衣袖,死死的盯着他:

“高中生?”

“悠,你没开玩笑吧。”

“虽然感觉你是比我小一点,但不至于高中生这么夸张吧。”

他只得真诚又无奈的回答:

“k中高中部二年级,春日悠一。”

理惠脸色先是一怔,紧紧抓住悠一衣袖的手突然松开,眼睛里的高光也渐渐消失,冷冰冰的说:

“可以抱一下吗?”

春日悠一只得张开了双臂,拥她入怀,一瞬间成年女性特有的柔软将他团团包裹住。

只听她趴在自己胸口上有些忧伤的说道:

“悠,忘了我吧。”

“我们不会有结果的。”

“再见。”

最后两个字‘再见’冰冷得就像一块寒铁。

宫泽理惠说完就一把推开了春日悠一,用尽全身力气往街边跑去。

悠一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仿佛在说着不用追,但她内心可能又暗暗希望自己能追上去。

如果他追上去,再一次勇敢的把她抱住,对她坚定的说‘我会给你勇气的’,一段看似‘美好’的恋爱就开始了。

可他并不想这样,因为他现在很难抽出感情去回应她的爱。

建立在谎言之上的恋爱定不会长久,最后只会落得一地鸡毛。

他静静站在那,看着她打上一辆出租车匆匆离开,心里不断地涌出愧疚,只希望以后能遇上还她人情的机会。

回去的车上,春日悠一仰头复盘,忽然想起‘结衣酱’,如果她真的如自己所想的话,没准是个突破口。

其余的就全亏了,欠了至少500万円的人情,40万円的入场费,12万円的手机,3万円的外套,2万円的录音笔……

这次的任务是真亏到姥姥家了啊,想到这他唉的一声叹了口气。

————

三井启太怒火冲天的坐在V3夜店4楼密闭卡座之内。

武藏和村山‘士下座’在他面前,他俩的后面都还跪着两排西装革履的汉子。

三井有些气不过,拎起两瓶酒就往武藏和村山的脑袋上倒,倒完还觉得没发泄够,狠狠踩住他俩的后脑勺,怒斥道:

“废物!”

他又狠狠踢了几个跪着的其他人,威胁道:

“我们三井家可不养废人,明天你们如果还没找到他,给我狠狠收拾一顿的话,就别怪我无情了。”

强壮的武藏和村山在瘦弱的三井面前,却大气都不敢拿出,只得连连道歉。

可三井启太发完火走出廊桥,看到在四楼走廊上等他良久的结衣,立马就换上一副温柔的笑脸:

“结衣酱,晚上我送你回家吧。”

“麻烦你了,启太哥哥。”

结衣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还是牵起了他的手,只见三井又回头对那白裙女子吼道:

“今晚老地方等我,我先去送结衣。”

————

春日悠一打开的门的瞬间本想叫一句“我回来了”,可想到小空和知夏可能都睡着了,就默默换起了鞋。

可熟悉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他差点以为是自己喝醉幻听了,可没想到却是真的。

“欧尼酱,今晚辛苦啦。”

小空竟正端着一杯冰水站在他面前,一股温馨甜蜜的感觉一下让他今晚的不悦烟消云散。

他咕噜咕噜的喝完,心里却感觉暖暖的,他立马紧抱住眼前瘦弱的小空:

“有你真的太好了。”

或许是因为突然卸下了身上所有戒备,伏特加的后劲直冲脑门,脑中感觉一阵晕眩,眼睛就快睁不开了。

随着一阵沉重的呼吸声传来,春日悠空才发现哥哥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

一时间快150斤的重量就压倒在她稚嫩的肩膀上,她有些喘不过气了。

但她没有放弃,缓缓的将哥哥放倒在玄关的地板上,再从腋下抱住他,一点一点的往后面拖。

她的小脸都快涨红了,喝醉的哥哥比她想象中还要沉,就客厅到玄关短短不到十米的距离,她都停下来喘了两次气。

到了客厅,再把他弄上已铺好的被褥,小空都连拉带扯带踢使出吃奶的力,才让他完全睡到被褥上。

此时汗水都浸透了她可爱的睡衣,给哥哥盖好杯子后,小空喘着粗气吐槽道:

“老哥你真的太沉啦!”

但她静静坐在地上看着悠一好久,又端了一杯水放在他触手能及的地方,才看着他甜甜一笑:

“晚安,老哥。”

“要做好梦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