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我都知道(求推荐求收藏求投资)

春日悠一轻拍她的肩膀,在她耳边温柔的回应:

“理惠酱,叫我悠或者悠一都可以。”

他脑中忽然想起那句‘理惠酱对年下的男生总是有股奇怪的保护欲哦’。

宫泽理惠缓缓转头,和他暧昧的碰了碰鼻尖才坐回到原来的位置,又回头对他嫣然一笑,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他心想,如果理惠是个撩汉经验丰富的海王,心里也就没那么愧疚了,就当欠了份人情债吧。

加藤见氛围还差一些,又提出玩石头,剪刀,布,说场面要比‘抓手指’热闹。

春日悠一和宫泽理惠听后,竟都默契的看向对方,两人对视了眼神,宫泽才开口答应道:

“可以呀。”

规则很简单,只需要倒数后,在石头,剪刀,布里选择一个出手,相同手势的就赶紧抓到一起。

如果抓错,或者没有手可以抓,就必须喝酒了。

不出悠一所料,不管他出什么,宫泽理惠都会抓向他的手。

因为她犯错太多次,悠一也为她挡了好几杯酒。

就在他们玩的高兴时,三井家之前和悠一打过交道的黑衣强壮男武藏带了一队人走了过来。

悠一没有轻举妄动,只冷冷的看着他们核对人脸,让他出乎意料的反而是宫泽理惠。

她的左手在桌下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悠一感觉到她手心在缓缓的出汗。

一番初验下来,武藏目光还是停留在了春日悠一脸上。

他仔细打量着,感觉有点像,又有点不像,发色不对,眼神不对,但整体又有些相似。

武藏正想伸手摸摸他嘴唇上的两撇‘小胡子’,悠一果断出手挡下:

“这位三井家的大人,没必要这么亲近吧。”

武藏心里想到今晚少爷搞这出,已经很影响三井家的声誉了,他也没必要再刻意多得罪一个人,便收回了手。

但他还是不死心,问道:

“请问先生,现在几点了呢?”

悠一有些不耐烦:

“大人您看看自己的手机不就好了吗?”

但武藏却不罢休的追问:

“那请问先生,您能把手机拿出来给在下看看吗?”

悠一虽有4分醉意,但听到这问话,大脑瞬间清醒,不妙!

武藏的目光死死盯在他脸上,强壮的身躯给他带来巨大的压迫感。

他只有强行装醉的四处摸着,右手轻轻扣了扣理惠的掌心,希望她能懂,现在手心出汗的换成他了。

宫泽理惠似乎早有准备,自己手机的可爱手机壳已经提前抠了下来,见状悄悄的递到悠一手上。

他又装做四处摸了几下,才恍然大悟似的把桌下的右手拿起挥了挥,尴尬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喝多了,一直在手上拿着都没有发现。”

武藏这才退下了卡座,仍有点不放心的设问道:

“这位客人,上四楼的电梯在哪呢?”

悠一连忙摆手:

“不知道。”

武藏微微点头:

“不好意思,打扰了。”

春日悠一内心不禁感叹道,这次就算宫泽理惠是个大海王,自己也是欠了她大人情了。

而且还好刚刚反应过来说‘不知道’,要是被他诈进去暴露自己知道四楼电梯的事实,就辜负理惠的好心了。

而且这三井家的下人都比他三井启太本人有礼貌,真不知道他家教是怎么学的。

可武藏刚要转身离开,宫泽身旁的女生大声的叫住了他:

“喂,你们三井家还要把这封锁多久?”

“这里的空气已经让我很想回家了。”

武藏恭敬的向她行了个礼:

“就快了,这三楼盘查完之后就可以开始离场了。”

“不过需要提前请大家谅解一下,出门的时候,我们也会例行排查一下。”

“最后,为了感谢大家的配合,今晚我们少爷每桌都送一轮酒,稍后服务生会过来,你们点单就好。”

说罢,武藏就带着他的一队人离开了视线。

这三井启太终于干了件人事呀,不过这打一巴掌给个枣的pua套路他怕是玩的炉火纯青。

“不好意思,真希酱,刚刚我太关注理惠酱的新男朋友了。”

“真是抱歉,我本来该多关注真希酱一些的。”

“明天我也会继续给真希酱介绍男朋友的啦,帅气不会比春日桑差的哦。”

卡座三个女生一起挨个道歉道,刚刚她们才如梦方醒般发现在场唯一电灯泡的不悦。

倒是卡座上三个男人对上眼会心一笑,女人间的友谊有时真的很微妙。

见真希酱渐渐被她们哄得笑了起来,春日悠一才准备开始道谢。

他悄悄蹭到了理惠的耳边,昨日重现的亲她耳朵一口,小声说:

“刚刚真的多亏你了,非常感谢。”

“我手机来了之后就不知道掉哪里去了,还好有点解围,我少了好多麻烦。”

理惠听完转头对他悄然一笑,贴在耳边说:

“没有给悠添麻烦就好呢。”

随着三井家几十个马仔一起站成排在DJ台上向全场玩家深深鞠躬后,终于开放了离场的通道。

他们七人高兴的喝完三井请的那轮酒后,春日悠一也有了七分醉意,便习惯性的提议大家再去吃宵夜。

可对面四人向他使了个眼色,就异口同声说要早一点回家。

加藤拿起悠一还给他的外套,就带着四人匆匆离场了。

真希也推辞说还有其他事情,见其他人一起身,也急忙跟着离开。

只剩下宫泽理惠用清水一样的眸子看着他:

“悠,你想吃什么呢?”

春日悠一看着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确实欠了她大人情。

自己还是喝太多了,怎么会脑抽的提议吃夜宵。

他想到只有等出去的时候再坦白了,摸了摸后脑勺:

“我们去吃烧鸟吧,这附近有一家的味道还不错。”

理惠的嘴角浮现出笑容:

“那好呀,悠你把这个拿着。”

“我是女生,他们可能检查没这么仔细。”

她说着就把手机递到了悠一面前,可又一股内疚涌上了春日悠一心头。

他俩手牵手走到门口时,三井家的马仔又兢兢业业的对着照片打量着他。

马仔斟酌了一会,看他发色,长相确实不太像,手里拿着手机,又有女朋友,便也放他离开了。

走出V3夜店,呼吸到新鲜空气那一刻,心中感叹道“终于自由了。”

他和理惠慢慢牵手走到车站旁,但看时间已经赶不上最后一班电车了。

悠一见周围已经没了三井家的人,松开了手,轻搭在她双肩上,真诚的看向理惠的眼睛:

“今晚真的非常感谢!”

“其实我……”

宫泽理惠却温柔的打断了他的话:

“我知道。”

“我都知道。”

虽然他心里早有预料,但他还是想赌那1%的概率,装傻问道:

“理惠酱你知道什么呀?”

宫泽理惠闭上眼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又往悠一身旁望了望,才重新用晶莹的眼睛看向他:

“悠,你从四楼跃下的时候,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没想到你之后就那么平常的翻进走廊融入人群。”

“当时,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勇气,嗯,就是勇气,我现在生活上最缺的东西。”

“所以我再看到你目光时,根本就移不开了。”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晚上有多少人看到春日悠一的飞身猫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