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她是不是在你这里(求推荐求收藏求投资)

【猫猫:好】

【猫猫:我下午三点过来】

【西瓜皮:我都没告诉你帮什么忙,你就直接答应吗?】

【猫猫:朋友之间互相帮助很正常的】

春日悠一总感觉这句话在哪里说过。

【猫猫:相信春日同学也不会麻烦我太过分的事情】

今天美奈态度竟然这么好,昨晚她还没聊两句就说去洗澡,是因为提了她妹妹的事?

推特上不宜说太多,下午见面再细谈了。

【西瓜皮:那下午见,拜拜】

【猫猫:下午见】

他放下手机沉思一会儿朝身旁柏原知夏问道:

“呐,知夏,你是因为三井的原因才抗拒的吗?”

“我是说,如果你父亲安排一个各方面都不错的男人你还会这样吗?”

他想弄清知夏心中真正的想法,是只要不是三井就好,还是想追求完全的自由恋爱。

如果是后者的话,任务就更难了。

知夏正有些烦躁的整理着头发:

“如果父亲一开始就找了不错的男人,可能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离家出走了。”

“但怎么说呢?”她抓头发的手停了下来。

“现在我也不清楚,要是真逃过这劫,父亲又给我找了个不错的男人的话,我会怎么办。”

悠一看她抱头忧愁的样子,怕是遇上了青春期的烦恼。

他去拿了瓶头发定型喷雾递到正发愁的知夏面前:

“用这个要方便些。”

知夏的眼睛忽闪了两下,小心接过:

“小春还真是温柔呢。”

悠一脸上表情很冷淡:

“和温柔没关系,看你在那弄头发让我很烦,所以我才给你找来定型喷雾。”

“这样会让我感到舒服一些,知夏你能明白我说的吗?”

“所以请不要误会。我只是为了我自己,我们现在是分工合作,各取所需的伙伴而已。”

知夏脸色变得有些低沉,柳叶似的眉毛微微皱起,小手用力抓起一股头发却不知道说什么。

春日悠一可不惯着她,毕竟当断不断反受其害,对谁都温柔反而是种犯罪。

“喵呜~喵呜~”

头盔酱夹着嗓子两声叫唤,才让悠一注意到它已经在脚下蹭了好久。

看它可伶巴巴的小眼神,怕是饿了半小时了吧,小空早上起来的时候肯定是喂过的。

不过即便是对小猫咪,也是要讲诚信的,他还是去给它开了个鱼肉罐头。

头盔酱惬意的舔完罐头,就头也不回的跑到阳台上慵懒的趴着晒太阳。

见它舔完就跑,完全忘记来感恩他这个开罐人。

他心想也是时候给它买个跑步机,让它感受人间不值得了。

猫咪也不能惯着,得让它学学后空翻。

他盘算中午做小空最爱的干煸土豆条和糖醋排骨,简单收拾一下就准备去买菜。

他临出门前,晃了一眼知夏,见她有些无聊的想打开手机,暗暗提醒道:

“别开机,除非你想让他们尽快找到你。”

“不仅你手机会定位,你要上的各种社交网站也都会定位的。”

“我房间里还有很多小说,客厅里有switch和PS5,还有很多动漫电影的BD,你都可以用来打发时间。”

“当然,我房间里的平板,除了计划要用,有兴趣你也可以拿它上网,别发社交动态就行。”

看她眼神空洞的点了点头,他才溜出大门。

柏原知夏此时正盯着手机黑黑的屏幕,她很想知道春日悠一到底在图什么?

他昨晚以来做的事都是在帮她,可又一直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他自己。

难道他是像卫宫士郎那样别扭的男人,全靠帮助别人自娱自乐吗?

但她回想起他那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淡定态度,嘴角又不禁笑了起来。

她想更多的了解他,于是走进书柜想看看他的日常品味。

有一套绫辻行人的《馆系列》,还有京极夏彦的妖怪推理系列,甚至连《冰菓》这种日常推理也没有放过。

这就是他心思这么缜密的原因吗,她随手抽了一本伊坂幸太郎《金色梦乡》读了起来。

春日悠一走到楼下就看见好几个西装革履四处问询的男子,这柏原家都还没放弃搜索这里。

走在路上的他还刷到三井的一条ins,说正在凑今晚10点开始的蹦迪选手,有兴趣就与他管家联系。

这种机会他怎能放过,他赶紧私信报名,却被告知需向三井家慈善基金会捐款20万円才能参加。

如果不是有个蓝勾认证,和货真价实的三井慈善基金会收款账户,他甚至感觉像是在诈骗。

但这财阀基金会多半是以慈善之名行避税之实,四舍五入也就是诈骗。

悠一想到这心里非常不悦。

管家却称这个钱只起个筛选作用,因为少爷不想看到太低质量的朋友。

甚至还叫他发五张以上不同角度的素颜生活照,但得知他是男性后,又改口说要捐款40万円。

都要订婚了还这么浪吗?

他咬咬牙,为了任务他必须去摸清这个对手的底细。

钱打给对方后,管家立马向他发送了一个带编号的通行凭证。

并说在夜店门口出示这个凭证后,不仅不用排队,还会有专人带他到少爷的卡座。

这财阀少爷蹦个迪排场都这么大,他不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回家做午饭时,虽然他的土豆条是清洗去掉表面淀粉后,才小火炸至七成熟,最后猛火与姜,蒜,八角,草果,干辣椒翻炒入味;

糖醋排骨也是特意加入了日式酸梅进行调味,收汁也是完全收干。

可小空吃起来却有些索然寡味,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元气和兴奋。

反而是柏原知爱吃得津津有味,还夸他说比她家厨师做得还要好吃。

他只见小空显得没啥食欲,关心的问道:

“今天的菜差些味道吗?”

“还是身体不舒服呀?”

春日悠空只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说:

“就感觉好困好困,哥哥今天只有麻烦你来收拾了。”

“我实在是太困了。”

说完小空打着哈欠就走进房间躺下了。

是青春期少女长身体时的春困吗?不过要是明天都还没好转,就得带她去看看医生了。

春日悠一心里多了一丝担忧,原主记忆里小空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住院,一直到十岁后身体才好转了一些。

中午他悄悄去测了下小空的脉搏、体温和血压,结果一切正常才让他稍微放下心来。

下午三点,柏原美奈这次准时到访了。

看着她那冷淡而清丽的面庞,悠一刚问她想喝什么,可她眼珠转了转,就劈头盖脸的问道:

“她是不是在你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