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我是活的(求推荐求收藏)

春日悠一听完有些牙痒痒的恨。

这人还能算是父亲吗?明知是个火炕还让女儿跳进去。

可这系统,不也是吗?明知对手是财团的少公子,还叫自己去给他退婚……

这人闯了这么大的祸,还能被当做继承人培养,实力怕也是恐怖如斯。

而且这该死的系统还把任务锁定,不完成的话连其他任务奖励都没有,至于那个绑定任务更是天方夜谭。

他又好死不死刚骗妹妹说得到了5000万円。

“被你逼上梁山了呢。”他脑中吐槽一句,可系统并没有回应。

不过,再难的任务只要能分割成一个个的小目标也就不难了。

看着趴在头盔酱旁的春日悠空,双手撑着小脑瓜,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他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向柏原知夏递了张纸巾:

“知夏,那人叫什么呢?”

“有他的推特或者ins吗?”

知夏擦完眼泪,左手有些紧张的摩擦着大腿:

“三井启太,推特和ins都是这个名。”

“不过这是他从少年感化院出来之后的名字了。”

“要是小春你想知道当年他犯的事,可以搜一下少年X。”

春日悠一嗯了声就开始在社交平台上搜索起来。

这个三井启太认证资料上显示他只有18岁,可ins上不少定位都是在夜店,酒吧。

而且他ins上百条的莺莺燕燕竟然都没有一个重复的。

这还让悠一有点震惊于霓虹审美的多样性,并没有一股脑的追求‘网红脸’。

至于他推特上则是一股岁月静好的模样。

不是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小镇喝咖啡,就是在玩着翼装飞行,偶尔还要在碧蓝的大海玩玩帆船。

春日悠空的小脑瓜不知道多久钻了过来,兴趣浓浓的和他一起看着这些动态。

她用后脑勺轻轻碰了碰悠一的下巴,指着一张三井启太露出所有牙齿夸张笑容的照片:

“这个人就让人感觉不舒服。”

“虽然照片看起来没啥,但就是看着不爽。”

悠一顺势温柔的把她揽在怀里,用头轻轻蹭了下她:

“我也是。”

两颗脑瓜就那么紧挨着,一起翻看三井的社交的动态。

即便小空已经整个人扑倒在他臂弯,可他也既不嫌挤也不嫌热,内心反而感到很宁静。

仿佛此时他怀里就抱着整个世界,他想要守护现在的美好,不能让小空委屈的搬家。

所以怎能让小小三井启太破坏他的未来,他心中暗暗下了决心。

但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依然要重视对手。

他准备先根据ins上三井喜欢的口味,去以前的‘客户群’里挑几个他的菜。

再把三井约出来,试试他在家族里的话语权,要是他能主动退婚就是上上策。

至于岛国未成年人不能饮酒的禁令,他只要打扮得成熟点,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

夜店根本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不用说是和三井这种狠人一起去。

他接着又在网上搜索少年X事件,却只有一些模模糊糊的只言片语。

所有相关照片都被打上了重重的马赛克。

11区就把人渣给保护得这么好吗?

他翻到一篇当时死者父亲希望得到道歉的文章,却只有寥寥几十个回复,里面甚至还有圣母叫嚣着对小孩子至于吗。

这种圣母就因为死的不是他们孩子,才这样轻飘飘的叫嚣。

他有点气不打一出来,默默记下了这位父亲的联系方式,某种意义上,他们可能会成为战友。

他思考着才发现小空的吐槽声慢慢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她都已经靠在他臂弯里睡着了。

看着她睫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红唇微微嘟着的样子,他心都化了。

他缓缓放下手机,小心翼翼的把她抱到床上,盖好小被子,就在他蹑手蹑脚准备离开时。

小空翻了个身,睡眼惺忪的喃喃道:

“老哥,晚安。”

他蹲在了她的床前,满眼星河的看着渐渐进入梦乡的妹妹:

“晚安,小空。”

他轻轻关上门,走到了柏原知夏面前,轻声问道:

“看你一副因为逃命累的不行的样子,快去浴室洗漱吧,早些休息,明天再想对策。”

“你是睡这里,还是睡我房间?”

他心里还有点怜惜眼前的知夏。

要是没遇到他,也没系统强制的话,等待她的就会是她母亲那样的命运,甚至更惨。

知夏此时却眼神呆滞的看着天花板:

“呐,大哥哥,我这样做对不对呀?会不会太任性了。”

悠一立马严厉的反驳:

“叫我小春或者春日,我只有小空一个妹妹。”

知夏歪头小声吐槽一句:

“小春你真是个死妹控。”

他摆摆手,声线很正经:

“不,我是活的。”

知夏两只小脚有些不耐烦的在沙发上蹬动两下:

“小春,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呀?”

悠一静静坐到她面前:

“当然对,你这可是有进步性的,代表的是对封建父权的反抗。”

她声音里有些娇气的埋怨:

“我离家出走都被小春说是有进步性的了。”

他还继续添油加醋:

“你可是在反压迫,你父亲完全把你当做一个维系家族的工具而已。”

他也没想到前世学的历史还在这派上用场。

知夏听完脸上略露笑意,但还是假装埋怨:

“毕竟他也是把我养育这么大的父亲,其实对我也不错的。”

“本来我也只是吓吓他的,想让他能给我个台阶下,起码再缓一缓订婚的时间。”

“可在他打给我闺蜜家的电话里,他甚至一点都没考虑我,全在打他生意上的算盘,怕丢他的面子什么的。”

悠一轻拍了下知夏的肩膀:

“养育你的是他,可他面对更大的利益时,果断舍弃你的也是他。”

“凭三井在社交网络上的那个脾气,他就不可能会有多爱你。”

“你想下半生就过上你母亲那样的生活吗?”

知夏把卫衣领口扯到嘴边,愣了好一会儿才挤出两个字:

“不想。”

悠一起身催促道:

“不想就对了,你现在做的就是最正确的事。”

“快去给我洗漱早点睡了。”

柏原知夏被领口蒙住的嘴角不自觉的上翘,她没想到刚认识的小春就能理解她。

她开心的躺了几分钟,才听从他的安排去洗漱。

悠一也没闲着,收拾了下房间,又在客厅铺好了被褥。

他就等知夏洗完后,自己也去泡个澡放松下。

刚从浴室走出的知夏,即便她头发被毛巾包住,头顶显得鼓鼓的,却更突显出她精致的五官。

她只裹着浴巾,白皙的大球漏出小半,对在客厅躺着的悠一略带可伶的哀求:

“小春,晚上和我一起睡吧,我有点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