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报到
  • 蓟幽刑警队
  • 沉默的十点水
  • 3045字
  • 2022-03-17 15:05:31

蓟幽市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地处我国北方,因地有蓟丘而得名。这日清晨,一个穿着白色卫衣,浅蓝色牛仔裤,青春靓丽的姑娘在冷清地街上来回转悠,她的可疑举动成功引起了一个晨练大妈的注意。大妈见这个小姑娘长相清秀不像是坏人,热心地走上前,“姑娘,你来这里干嘛?是找人吗?”

叶悠闻言瞬间挂起甜甜的笑容:“阿姨,跟您打听个地址,新中路277号在哪?”

大妈皱眉认真地想了很久,就在叶悠泄气地以为她不会给她什么答案的时候,大妈一拍大腿说:“我知道了,什么新中路277号,不就是刑警队吗?”

叶悠眼睛一亮,露出一排小白牙,“对,就是刑警队。”

大妈摇摇头开始长篇说教:“我说姑娘出门在外难免要打听路,这问路也要讲究技巧,像你这样只说门牌号,谁能告诉你在哪啊?你得直接说名字,你要是早说找刑警队,我立刻就能告诉你了。”

叶悠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乖乖地点点头,“是,是,阿姨您说的太对了,幸亏遇到的是您,谢谢您。那个刑警队在这附近吗?”

叶悠的态度取悦了大妈,她热心地指着马路对面说:“那,就是那里,从这小胡同进去,左转第一个红砖后面的胡同里拐进去就是。”

“谢谢您,太感谢啦。”说着叶悠加快脚步向马路对面走去。

“哎,我说姑娘,你找刑警队干什么?是要报案吗?”大妈八卦地问。

叶悠挥挥手依旧甜甜地笑着说“不是”,却没有说原因,便离开了,一下绝了大妈继续八卦的心思。

大妈悻悻地张望一下,见没有什么热闹可看的,便无趣地走开了。

叶悠站在胡同口,眯起眼睛打量眼前的红砖楼,这六层的小楼实在是破旧不堪,斑驳的墙皮摇摇欲坠,古老的空调室外机挂满黑色的污渍,老式的窗框已经变形走样……。这就是刑警队?好歹蓟幽市也是一个有上千万人口的城市,经济发展也相当不错,怎么刑警队看着如此寒酸。虽然这样想着,她脚下却没停,转过一个隐蔽的暗墙,拐了几个曲折的转角才来到刑警队的门前。

不就是一个刑警队嘛,弄得怎么这么神秘,就差跟哈利波特里面似的弄出一个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了。她正腹诽着,保安拦住她,叶悠说明来意,在保卫室登记后便走了进去。不大的院子里零星地停着几辆车,水泥路面大部分已经开裂,有些地方还坑坑洼洼的,来往的人都步履匆忙,大部分人都穿着便装。叶悠微微松了口气,可以穿便装还行,否则整天穿着那质量不过关,材料廉价硬麻一样的警服也够受的。

她胡思乱想着走了进去,楼道内昏暗狭小,几盏仅有的灯照着一面照片墙,她看了几眼没有过多停留,待眼睛适应了环境便开始爬楼梯,发黄的墙面和坏了的顶灯让她不由自主地又叹了口气,内里和它的外表一样散发着寒酸的气息,这工作环境与她想象的相差甚远。她来到四层,站在408房间的门前,棕色的木制门并不隔音,里面有人。她等了一会,就在她琢磨着是敲门还是喊报告的时候,房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特别帅的男子。20多岁,1.82-1.85米的身高,宽肩窄腰大长腿,屋内透出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勾勒出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睛,再加上带些玩世不恭意味的浅笑……,极品,叶悠在心里默默打分。男子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侧身离开了。叶悠正了正神色敲门进去,“政委,新警叶悠前来报到。”

一个身穿警服瘦削俊雅的中年男子一边和蔼地示意她坐下,一边说:“叶悠,政法大学的高材生,欢迎来到刑警队工作,我叫李新是刑警队的政委。你的到来给我们刑警队提供了新鲜血液,以后你就把这里当家,我们都是你的家人,有困难随时提……。”

一大通带着外交辞令的客套后,政委问道:“我记得你家不在蓟幽市吧?现在在蓟幽市有地方住吗?”

叶悠乖宝宝似的摇摇头说:“没有,我现在还住大学宿舍。”

说完叶悠觉得这个叫李新的政委眼睛一亮,眉毛都挑了起来,“那正好,你也不用租房了,不如就住宿舍吧,女生宿舍就在这楼的六层,一会儿我让王洛萌带你上去。”这连串顺溜的说辞,掩饰不住的激动,一看就是平时锻炼千百遍了,指不定糊弄了多少新来的人。

叶悠一边在心中暗叹要当一段时间的免费苦力了,一边连连说着感谢的话,白皙的皮肤微微泛红,眼睛里都闪着真诚的光芒。叶悠这‘诚心诚意’地感谢让政委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轻咳了一声想要说些什么,敲门声的响起让他如蒙大赦,“进来吧”。

一道光顺着门流淌了出去,惊为天人,叶悠看到王洛萌的那一刻脑子竟有短暂的空白,这姑娘太漂亮了,浓密的黑发慵懒地梳起,牛奶般丝滑白嫩的皮肤闪着耀眼的光,眉不修而黛,唇不点而朱,深睫凤眼,侧颜、正脸无一不美,真真360度无死角,再加上1.7米以上的身高,接近1.1米的大长腿,妥妥地黄金比例。叶悠不由庆幸自己是个女生,再加上清纯外表的加持才能勉强掩饰她直勾勾盯着人家看的尴尬。

正想着,王洛萌已经来到她的面前伸出手,“你好,我是王洛萌。”

叶悠赶忙伸手,王洛萌的手微凉,纤瘦有力,“您好,我叫叶悠,新来的,请多多指教。”

王洛萌露出贝齿,“不用客气,以后我们就是舍友了,我带你去宿舍,我们住604,这是刑警队唯一的女生宿舍。”

说完她转身带路,利落、干脆,连声音都透着干练的味道。叶悠静静地跟着她上楼,这里同大学宿舍简直一模一样,甚至还要简陋些。十多平米的小屋一眼就可以望到底,两张单人床,四个铁皮柜,一张简易的书桌就是全部家当。不过房间被打扫得纤尘不染……,这里不会连指纹都被擦干净了吧,一个奇葩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

王洛萌似乎有事儿,语速很快地说:“你睡左手这张床,这边的两个铁皮柜归你。我值班、加班的时候住这里,偶尔放假就回家住。钥匙先给你,如果你有时间就去配一把,外面超市门口的赵老伯人不错,找他配就行。我还有事儿,先走了。”说完她旋风一样走了,还不待叶悠回过神,她又折回来,“哦,对了,你可以到502办公室找刘明师傅帮你搬行李,以后你就在那里工作”,说完她一闪身走远了。

叶悠愣了一会儿,怪不得今天见到的人都这么瘦,平时都用跑的吗?她看着右侧藕荷色床单和被罩笑了一下,看来这姑娘还有一颗少女心,可当叶悠看到她床头一排排整齐摆放的法医学、解剖学的书时,这个想法被她压了下来,连睡前读物都是毒物鉴定的书。她不会是……法医吧,叶悠看着床下整齐摆放的各种清洁用品,越发肯定心中的想法。

叶悠锁上宿舍门,向楼下的502走去,老式的楼道没有窗户,顶灯十个坏了五个,仅亮的几个也昏黄不明,有的还一闪一闪的摇摇欲灭,她顺着楼道左转,右转,才在尽头的最后一间看到了502的门牌,好歹这里还有一扇窗户,她自我安慰着。敲了几下门,屋内一个苍老有力的声音响起,“请进”。

推开门,见了屋内的两个男子,叶悠莫名地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长相正常,否则,她真的怀疑自己来的不是刑警队,而是什么精怪或魔法世界。年长的男子身材瘦小,头发花白,戴着一副老花镜正在看一份旧报纸;稍年轻的男子有些胖,正在拿茶叶准备泡茶。这么闲,叶悠不禁在心中腹诽一句。

“师傅好,我叫叶悠,新来的,今天来报到。”叶悠露出清纯无害的笑容,声音都温柔的恰到好处。

不得不说这套伪装的迷惑性极强,年长的男子摘下眼镜温和地说:“你好,我叫孟斌,你叫我老孟就行。他是刘明,以后我们就一起工作了。”

刘明费力地站起身子,指着靠门边的一个小桌子说:“姑娘你坐,喝水吗?我给你倒。”

“不用不用,刘师傅您客气了。”叶悠赶忙上前阻止,“您叫我小叶就行。”

“小叶,你也不用拘着,到这里就算到家了。你从哪里分配来的?家是本市的吗?”孟斌问道。

“我是**政法大学毕业,家在**省。”叶悠乖乖地答道。

“哟,那你住哪里啊?一个姑娘租房子不安全,而且这里房租也不便宜呢。”刘明接话道。

“政委让我住604和王洛萌一起。”叶悠笑着说。

“住单位好,又安全,又方便,还能跟洛萌有个伴儿。”刘明接着问,“那你行礼搬过来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