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这该死的亲戚

哈喽摩托!

超薄的摩托罗拉v3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尊敬的江云先生,您的账户到账600万元美金,目前账户余额$46315588元——苏黎世银行2006年!”

终于到账了!

年仅二十一岁的江云合上手机翻盖,顿时觉得浑身一片轻松,舒服的躺倒在单人小床上。

上辈子。

因为亲戚原因,几次有机会发财,都被身边的一帮亲戚给霍霍了。

结果一直到四十多岁,依旧一事无成。

在一次喝断片后,睁开双眼,他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在了刚上大三的那个时刻。

2006年这是一个黄金的时代。

特别是他有领先别人十多年的资讯。

零六年,美金兑换软妹币进入六时代,而此时最赚钱的无疑是做空美金!

美金作为全球化的硬通货币,和软妹币的比例,从八十年代的一比三,到了九十年代的一比五,在零零年的时候终于长到了顶峰,一比八点六。

然而从那之后急速下滑,无数持有大量美金的人盼着它涨幅,可是一直到了十几年后,依然是走下坡路。

所以在无数人盼着做多的时候,做空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半年时间。

江云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和生活费,甚至将父母辛苦了一辈子的房子给卖了,凑够五十万开户的资金。

并且通过朋友的关系,联系上了一家香江的可以炒外汇的金融公司!

他一直等待时机!

终于!

就在这几天,他迎来了历史上美金的几次大暴跌行情!

清空仓位后,赚到了三千六百万美金。

相当于几十万的成本,转手赚了差不多两亿四千五百万!

2006年的世界还处于一个电商起家,各种职业交错蓬勃发展的时期。

03年,热血传奇刚从国外推入国内。

各种街机游戏和网络游戏碰撞。

跑跑卡丁车、劲舞团盛行。

这年,一个老马还在为自己的事业进行各种演讲。

另外一个,为了百来万的资本而到处融资。

京东此刻还在朝着小商品和电商的企业勉强迈进。

而后世最火的短视频等行业,最早也要到2010年以后。

那个时间将是一次更大的腾飞。

同时还有4G和5G的转换。

这些无一例外都是机会。

他们就像漫天飞舞的钞票在江云眼中不断的闪烁。

如今站在大势的风口之下,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能逆袭!

越想越兴奋,江云坐起,他打算两条腿走路,一部分是金融投资,一部分是风险投资。

因为上辈子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他能记住的东西有限。

不过不知道是重生的原因,还是其他,他感觉脑袋里面很多以前没在意的东西,都记在了脑海中。

比如零五年六月十一号日经暴跌事件。

之前和之后股市无比平稳,就那一天忽然出现了暴跌,根本无迹可寻。

而他打算做空日经指数,再爆赚一把大的!

哈喽摩托!

江云正在琢磨的时候手机便响了起来。

接通后竟然是父亲打来的!

说是已经到了江城,在一家饭店吃饭,让他抓紧过去。

心里揣着疑问,江云急忙打车来到饭店。

包间里坐了七八个人,除了父亲竟然还有母亲和二叔一家,还有两个素未相识的中年男子。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也不打个电话,我好去车站......”

不等他说完,华发早生的父亲连连咳嗽着,手指颤抖的指着他:

“我问你,房子呢?”

母亲心疼的给父亲敲打着后背,一股劲的给江云使眼色,让他别惹父亲生气。

父亲的身体不好,江云也怕气坏了他,只好委婉的说:

“房子出租呢......”

父亲猛地咳嗽起来:“你还敢骗我!咳咳!”

这时

一个长相酷似父亲的人突然开口:

“江云你还敢骗你爸,你把房子卖掉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钱呢,卖房子的钱呢,赶紧交出来我给你爸还能说上两句好话!”

一个妇女也在一旁帮衬道:

“小云啊,你知道你爸妈赚钱多么不容易么,他们好不容易赚钱买了套房,想着给你成家用的,你这……”

说话的人是二叔和二婶,父亲这一辈子的伤痛,就是他们造成的。

当年上下山乡,父亲替他去了。

他却好好地待在家里,读完了大学,毕业后还混了个小官。

而父亲却在边远地区累了一身病痛。

等回到家里,又因为二叔和二婶要结婚,二婶要房子才愿意嫁,当大哥的父亲将家里唯一大瓦房给了他,自己去田边住窝棚。

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这次才是最大的一个坑。

他儿子,江云的堂弟,和人合伙搞了家投资公司,其实暗地里在搞p2p贷款。

此刻,这家公司已经爆了雷,大多数放出去的款子成了呆账坏账。

款子收不回来,公司股东们却要面对每天来追债的上线投资人。

不得已他们想出一个办法,让人来顶雷,然后来个金蝉脱壳。

当时父母根本不知道这是一个坑,被二叔和二婶一忽悠,还以为是自家亲戚关照,不顾江云反对,硬是卖了房入股,而且还成了公司法人。

而堂弟他们却在银行卷走了一笔贷款,跑到了国外逍遥快活,再也没了踪影。

江云接手公司没几天,所有事情都爆了出来,最后他被债主和银行起诉上了法庭。

不但要承担债务,还要接受刑罚制裁。

等他刑满释放回到老家,才知道自己父母为了帮他还债凑钱,变卖一切能卖的财产。

见到父亲时,他已经病入膏肓,而此时的江云,几千医药费都出不起。

再去找二叔一家评理,根本连门都进不去。

而且二叔借着自己在亲戚中的威望,把这件事说成了江云害了他们儿子。

搞得江云家众叛亲离。

他还记得,在父亲病情最重,缺医少药的时候,他厚着脸皮,再去二叔家要钱,却被人家报警拘留了十五天。

父亲去世的那一刻,满脸的悲愤和懊悔,至死眼睛都没闭上。

母亲也因为这事遭受了精神打击,恍恍惚惚过完了为数不多的岁月。

今天他们又提起房子,看来是想重演上辈子的骗局了。

江云目光扫过二叔一家的脸,冰冷的说道:

“卖房的钱,一分也没了,就算有,与你们何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