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讲述与评论

洋美岭是位于宅新村戴云山脉西南方向的一座小山岭,此山岭坐西向东,每天清晨,第一缕阳光便照耀在山岭上,而且土地也比较肥沃,可以这样说这里是种植稼的最佳地方。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先人们便在这里开垦荒地种植了水稻,每年夏天,一畴畴梯田里绿油油的禾苗从山底延绵到山顶,风一吹,绿田上就象大海上的波浪一样,甚是壮观。

“都已经九点了,奕泉夫妇怎么还没有来干活啊?”一村民好奇的问道,因为在夏天,早上五点半天就亮了,村民们一般早上七点多就上山干活。

“不知道哦,好像今天去周化县城了。”另一个村民说着。

“去周化县城?”

“是啊,听说阿泉嫂也去了县城。”

“不会吧?阿泉嫂可是很少出过门的,她平时不是会晕车吗?”

“是啊。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要不,阿泉嫂是不会坐车出门的。”村民们好奇的猜测着。

“听景阿的儿子讲,听说是海晨被人打了。”

“不会吧,象海晨这么老实的人,性格又这么好,怎么会跟人家打架呢?”那人不太相信。

“开始我也不相信,后来听说城里十几个骑着摩托车追打他一个人。”肖奕二刚好挑着化肥从那边经过,他把化肥放下来,然后点上一根烟,用手比划着说这件事,他那绘声绘色的描述,就像电视台里那说书的一样生动,“他们身上好像还带刀,把海晨左肩膀砍一刀。然后就骑着摩托车跑了。”听得人都手里拿着活,傻傻的看着肖奕二忘情的表演,他们都忘了干活,只是专心的听着中阿讲述肖海晨被打的经过。

“现在城里也实在是太乱了。奕泉叔也真可怜,原来指望海晨能考上大学,谁知他在县城里被人打了。”

“是啊,我看可能是海晨为了什么事情跟人家争执,才被人家他的。”肖奕二接过话题继续讲道,“景阿也真的,还敢借钱给他,我看奕泉这一辈子都还不起债务,你们可知道,海晨从初中到现在读书所需的费用,均是找人家借的,如果换作是我,我肯定不会再借钱给奕泉了,以前借过的钱都没有还清,还敢拿钱再借给他。真的理解不了景阿这种人。”肖奕二这一说,并没有引起人家的共鸣,他们只是默默的抽着烟。

“二阿,如果是你儿子被人家打了,而你象泉叔那样身上没有钱,而人家又不肯借钱给你,你会怎么做?”肖海沙指着肖奕二问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诅咒我吗?”肖奕二此时气得满脸通红,他从坐着的小石头上站了起来,他指着那年青人的鼻子大声的吼道。

“你吼什么吼?我只是实话实说,你现在好好的,说不定明天你走路时有可能摔断腿,也许你不会摔断腿,但你儿子也有可能会被车撞了。”

“你有本事再说一下。”中啊拿起挑肥的扁担就冲了过来了,结果因为走得太快,而被前面的石头拌了一脚,整个人都趴下了。这一摔跤使得肖奕二更为生气,他不顾身上的泥土,一爬起来就往肖海沙追了过去。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少说一句。”众人看了他们要打起架来,都放下手中的活,赶紧追了过来,抓住他们。

“要不是看到其他人的面子上,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肖奕二大声的吼道。

“不是我在诅咒你,老天都看不惯你了,你看,刚才你不是要摔倒吗?要不是因为看到你年纪比较大的份上,我也非得把你打断腿不可。”众人把肖奕二拉开了,毕竟他年纪比较大,万一真的打起来,肖奕二肯定会吃亏的。

“年纪一大把了,心还这么坏。迟早有一天他会遭到报应的。”那年青人说着,也挑着化肥去干活了。

一个星期后,肖海晨康复了。他在肖奕泉的陪同下到门诊处办理了出院手续。后经警察调解,肖海晨这次住院所有的医疗费均由高守冲的负责,同时,他还拿出了一千元给肖海晨当手续费。

“我们要不要等那个周姑娘过来,当面向他道谢一下啊?毕竟她照顾你这么久了。”不知怎的,海晨妈自第一眼见到周丽薇后,总想呆在周丽薇身边聊聊天。

“我看就算了,人家也许在忙,再说我们也不知道她家里电话多少。”

“那也只能是这样了。海晨你要记住人家的好哦。以后如果碰到她,要向人家说谢谢。”海晨妈说着。

“知道了。”其实肖海晨也希望周丽薇能出现在面前。然而,直到肖海晨同父母走出了医院大门。都没有看到周丽薇出现。

也许不巧,就在肖海晨他们走后十分钟后,周丽薇来到到医院。后来经护士的口中了解到,肖海晨已经出院了。她也好回到家里去了。

肖海晨出院回家了,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发生呢?敬请关注下一章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