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绯绯下凡脚踢渣渣

一阵冬风拂过,整个京城便被覆上了一层薄雪。

家家都躲在屋子里烤炉子的时节,雪国将军府后院的青石板上,却跪着一个瘦削的小小身影。

“你这小杂种,我在跟你说话呢!”

一身粉色缎子的妖媚女人不耐烦地踹了踹地上跪着的女娃娃,“我这可是好心给你拿了吃的来,你别给脸不要脸!”

可她的脚刚碰到那瘦弱的小人儿,小娃娃便身子一斜,软倒在了地上。

茹姨娘手里的米糠窝头都落在了地上。

“这、这小崽子不会是死、死了吧……”

犹豫了片刻,茹姨娘伸出两根指头向她的鼻下探去。

没有气息了!

茹姨娘下意识地后退两步,被凸起的石板绊了一跤,狠狠跌坐在地。

这小崽子死就死,干嘛非挑我在的时候!

茹姨娘愤恨地咬咬唇,寻么着怎么将自己撇清出去。

可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地上的“尸首”却猛地睁开了双眼。

二人四目相对,小娃娃咧开嘴,露出两颗尖尖的小牙。

“诈尸啊——”

惊恐交加的茹姨娘尖叫一声,昏倒在地。

地上的女娃娃却慢悠悠地爬了起来,伸出瘦不拉几的小手揉了揉酸痛僵硬的膝盖。

“好痛哦!”

此时这幅壳子里,早已不是雪国赵将军家那个不受宠的早产儿赵凌绯,而是天界最小的龙崽崽公主龙绯绯了。

龙族每一千年都要下凡历劫一次,只有完成了三次任务,她才能成为有编制的小神仙!

这次可是她最后一次任务了,可不能搞砸咯!

龙绯绯一边揉着膝盖,一边接收着原身的记忆。

这赵凌绯不过是因为走路时不小心撞到了她那个不着调的爹,便被罚跪了一天一夜、滴水未进!

本就身体柔弱的她自然就一命呜呼了,这才被龙绯绯占了壳子。

原身的孤独和痛楚都被龙绯绯尽数接收,她圆溜溜的眸子顿时湿润了几分。

像是感应到了她的难过,天上立刻开始飘起了细雨。

雨被冷风一吹,便又化作雪花飘落了下来。

龙绯绯心里闷闷的,这个人太讨厌啦!

“坏人,欺负小朋友!”

龙绯绯站起身,狠狠一脚踹在了茹姨娘身上。

昏迷得如同死猪一样的茹姨娘身体在地上滚了几圈,身上满是被融化的雪水弄湿的污泥。

龙绯绯一脚踩在她身上,嗅了嗅清甜的空气。

一丝怨气也没有。

这个小娃娃连怨恨都没有,是个纯洁善良的乖娃娃!

父皇说乖娃娃应该被抱在怀里亲亲疼爱的,可她就这么、这么讨厌的原因死掉了!

可恶、可恶!

天空中一阵炸雷打响,惊得门房大爷都摔了个跟头。

他探出头来查看一番,心惊胆战地念叨着:“冬天打雷,这年头怕是不太平咯!”

龙绯绯正独自生着闷气,一只圆滚滚的小鸟落在了她的肩头。

这鸟儿浑身洁白似雪,只在翅尖染着点点黑色,圆滚滚的小脸蛋上还缀着两抹红晕般的绒毛。

它冲着龙绯绯叫了一声,龙绯绯便明白了它的意思。

“你能带绯绯去找那个坏爹爹?”

小鸟又清脆地鸣叫了一声,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她软绵绵的脸蛋。

“谢谢小雀雀!我叫你雪球好吗?”

“啾~”

龙绯绯轻轻挠了挠它的脖颈,皱着小眉头地看向满身脏污的茹姨娘。

“坏蛋好脏哦,绯绯不想碰。”

雪球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扑扇着翅膀飞到了一旁堆放竹竿的地方。

龙绯绯眸子一亮,抽出一根约一米儿长的竹竿,又寻了些麻绳将人双手双脚四脚朝天那样捆在一起,打了个死结,将竹竿的后段从绳索间的空隙穿过去。

龙绯绯抬起竹竿放在那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小肩膀上,两手压着身前的一端,“哈”的一声,将人像待宰的肥猪一般挑起。

“雪球走!打他们个屁屁开花!”

由于龙绯绯太过矮小,茹姨娘的屁股蛋儿几乎是擦着地面一路行进的。

路过的仆人见到那小小一只竟然挑着个那么大的人,纷纷立在原地,目瞪口呆。

连茹姨娘怎么会被挑着走都忘了想,只疑惑一个瘦唧唧的奶娃娃怎么扛得动一个大人的?

难道是大力神转世?

……

“哐!”

书房的门猛地被踹开,赵时茂正献宝的端砚都被惊得落在了地上。

“咔嚓”一声,裂成两半。

他愤怒地转过头,一坨人一样的东西飘荡在半空中。吓了他一跳。

赵时茂用力揉了揉眼,定睛一看,这才认出竹竿上的那人。

茹姨娘?她这是……

赵时茂连忙跟宴知怀道了个罪,快步走到门口。

刚过门口,被桌台遮掩着的小娃娃就露了出来。

赵时茂怔怔地看着面前不过他腿高的小娃娃,一时间呆立当场,不知道说什么。

该问为什么她挑着他的小妾,还是问一个奶娃娃怎么能挑起一个大人的?

龙绯绯小手一松,茹姨娘便狠狠摔在了地上,竹竿“啪”一声砸到她的头上。

摔了个七荤八素又被砸的茹姨娘悠悠转醒,迷迷糊糊地看着面前的人影。

待到她看清面前的两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哪。

“老爷!您可得为我做……”

她刚想要扑进赵时茂怀里撒娇,便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牢牢捆在了竹竿上,动弹不得。

看着她像条肥鱼一样扑腾着,龙绯绯忍不住露出两个小酒窝。

赵时茂倍感丢脸,只得回首讪笑着看向宴知怀:“赵某管教无方,让宴大人见笑了。”

说罢,他怒气冲冲地看向一旁的丫鬟:“还不把茹姨娘弄走!”

丫鬟们手忙脚乱地一拥而上,就要将人抬走。

龙绯绯的小脚却悄悄踩在了茹姨娘的衣摆上。

丫鬟们浑然不知,用尽了力气也没能搬动丝毫。

“老爷,这……”

赵时茂顿时满面涨红,一把挥退了丫鬟:“没用的东西!”

他瞥向立在一旁的嫡女,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你来做什么!”

龙绯绯瞪圆了眼睛,一五一十地言道:“坏人欺负绯绯,还给绯绯吃馊掉的窝窝头,说绯绯是没爹娘的小杂种!”

她叉着腰,气势汹汹:“坏爹爹不管她,绯绯自己来管!”

赵时茂眉头紧蹙,回头有些惶恐的看了一眼贵客,他可不想在贵客面前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不耐烦地呵斥道:“乱说什么!你也快些退下!”

龙绯绯瘪了瘪嘴,果然是个讨厌的坏爹爹!

她轻巧地躲过捉她的手,一头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中。

龙绯绯抬起小脑袋,正对上了一双带着笑意的眸子。

宴知怀下意识地接住了这小小的身子,龙绯绯原本就卷起了裤腿,这一跑动,青紫的膝盖便映入了他的眼帘。

细的不正常的小腿上,膝盖肿大淤青,宴知怀心中猛地一收。

他抬起眸子,沉声言道:“任由小妾欺辱嫡女,这就是贵府的家教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