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想毒杀我?

“好家伙,我这么惨。”

沈修瑾眼睛一眯:“不过看这个推演,我在中毒的情况下都能打败赵宽,那岂不是说,我现在实力已经没问题了!”

了解这个,沈修瑾心中有数。

一段时间过去,沈修瑾终于听说,帮内一处码头之内,一夜之间四十多个汉子惨死。

死状极惨,都是脖子处被一刀封喉。

原本曹飞龙的打算,是安排赵宽过去,最好是赵宽死在那里最好。

哪知道,赵宽提议和沈修瑾一起过去调查。

他的说法很有理有据,沈修瑾成为堂主,实力方面确实没问题。

但目前没有贡献。

为了服众,此次一起过去。

沈修瑾为了不让曹飞龙难办,就答应了。

“修瑾,要是遇到危险,你可以速速离开,另外,此行要小心赵宽这个人。”

临近出发,曹飞龙提醒。

“是,帮主。”

……

“不对劲,赵宽提议和沈修瑾一起调查,这摆明了有问题啊。”

“对的,偏偏拉着沈修瑾过去,没问题才有鬼。”

外界,观众们激烈讨论。

“沈修瑾还是太年轻,这种事就不应该答应。”

“确实,关键他才带十来个人过去,这不是找死么?”

……

一处别墅内。

沈碧君看着屏幕,微微皱眉:“大意了。”

一处公寓楼内,猫依依托着腮奇怪:“我的戏份咋又没了。”

之前小黑猫再次出现,猫依依几乎很肯定,小黑猫的样子和她一模一样。

她有些不敢相信,决定仔细看看。

但没想到,她的戏份又没了。

……

……

这天大清早,沈修瑾骑马来到饿狼堂。

一群壮汉早已经整装待发,看到沈修瑾,都是露出冷笑。

按照正常情况,看到堂主,这些下人都要客客气气邀请进屋,起码恭敬打招呼。

哪知道根本不理睬。

沈修瑾等了片刻,发现赵宽还不出来,顿时朝一个秃顶男子看去:“进去通报一下赵宽,让他赶紧出发。”

秃顶壮汉依靠在墙壁上,斜睨了沈修瑾一眼,淡淡道:“赵堂主日理万机,手头肯定有事才不出来,再等会呗,急什么?”

沈修瑾打量这人一眼,随即下马。

沈修瑾健壮的身躯如同一座大山,带给对方无边压力。

一过去,宽大的手掌狠狠抓住对方脖子,快准狠,秃顶壮汉根本躲不开。

“让你去,就过去,你是不是要抗令?”

“你……”

“啪!”

沈修瑾反手一巴掌:“按照门规,抗令者,死!”

手腕用力,秃顶男闷哼一声,惨死当场。

这一幕震惊所有人。

太狂了,竟然敢在赵宽家门口行凶。

“你……”

有人想要对峙,沈修瑾冷眼看去:“我什么?现在我让你去喊赵宽,要不然你就是他的下场。”

看着沈修瑾冷厉眼神,这人不敢违抗,扭头走了进去。

沈修瑾身后的自己手下一个个兴奋无比。

这就是自家堂主,虽然年轻,成为堂主的时间还不长。

但霸道程度,谁人能比?

“沈修瑾!”

片刻,赵宽愤怒走出。

扫了一眼地上尸体,他目光一沉。

本想让沈修瑾等一会,给他一个下马威。

没想到上来就杀了他手下。

“赵宽,你特么动怒做什么,你手下不懂事,敢以下犯上,我做个好事,替你处理了,不必谢我,都是堂主,我应该的。”

沈修瑾一甩手,无所谓说道。

“我的人,还用不着你来教。”

“我教都教了,怎么滴?想打架?”

赵宽眼睛一眯,身上涌现浓浓杀意。

现在动手杀沈修瑾,并不明智。

这沈修瑾实力不弱,自己就算能对付他,恐怕也要受伤。

到时候万一曹飞龙突然发难,非常麻烦。

此事得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把尸体抬进去。”赵宽下令,而后朝沈修瑾怪笑一声:“你说得对,手下不懂事,是要处理,这件事,我赵宽记下了。”

说完,他驱动马匹,喝道:“小的们,上路。”

一声令下,队伍浩浩荡荡出发。

“堂主,这赵宽不会善罢甘休,这次路上恐有危险。”

沈修瑾身边,一个留着二八胡子的干瘦男子皱眉。

他叫孙兆祥,是鲸鱼堂一个队长,为人精明能干,为沈修瑾处理了不少事。

“嗯,路上大家小心。”

沈修瑾深深看了一眼孙兆祥,随即喝道:“启程。”

“驾驾驾……”

时间不久,一群人已经出了城,来到一处水源边上。

今天天气炎热,一路上大家都把水喝完了。

好不容易看到河流,就停下准备休整一下,顺便给马匹喂水。

“堂主,我给你去灌水。”孙兆祥主动请缨。

沈修瑾点了点头:“嗯,麻烦了。”

孙兆祥接过水,扭头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不远处,赵宽朝这边冷笑一声。

外界,一些敏感的人注意到这一幕,纷纷震惊。

“不对劲啊,孙兆祥眼神很不对劲啊。”

“我也注意到了,明显有问题。”

“按理说,他身为队长,灌水这种小事让手下去办就行了,这么殷勤,不好,修瑾同学要遭。”

一时间,无数人揪心起来。

“堂主,给你水。”

沈修瑾点了点,接过水,却是没喝,而是看着孙兆祥道:“你先喝。”

孙兆祥:“……”

孙兆祥一愣:“堂主,这……”

“我这个人,生性多疑,出门在外,凡是离开我视线的食物,都要让别人先吃,所以你先喝吧。”

孙兆祥心头一沉,该死的,堂主年纪轻轻,怎么会如此小心?

“堂主,我,这……”

“怎么,你不喝?我知道了,这东西有毒,是不是?”沈修瑾冷冷喝道。

“死!”

孙兆祥自知躲不过去,袖口一抬,一柄暗器激射而出。

沈修瑾不闪不避,手掌快到极致,穿透空气,一把抓住了孙兆祥喉咙。

他的暗器却是丝毫没有伤到沈修瑾一分。

“赵堂主!救命!”

孙兆祥艰难说道。

“咔擦!”

沈修瑾手腕一捏,孙兆祥直接领了盒饭。

“蹭蹭蹭!”

沈修瑾和赵宽两方人马齐齐拔刀,对峙起来。

赵宽脸色很难看,计划居然失败。

不是因为孙兆祥暴露,只是因为沈修瑾一直养成的好习惯。

“赵宽,本来我还不想对付你,但是你收买我身边的人,你现在不死,那谁死?”

沈修瑾卸下背上的大宽刀,狠狠一竖。

“砰!”

硕大的石块崩裂。

赵宽瞳孔一缩:“沈修瑾,你的人想杀你,关我屁事。”

“今日不关你事我也必杀你!”

“你!”赵宽心头吃惊,下一秒,沈修瑾杀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