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蝴蝶精(求票票)

外界,所有人都看不懂了。

“我去,沈修瑾这么快投降了。”

“不投降能怎么办?他防御是强,刀枪不入,但那些蝴蝶就好像硫酸,恐怕沈修瑾也是担心这个吧。”

“确实,而且别忘记了,那个女人还没出现。”

“不过这是什么招式,这些蝴蝶怎么这么多?”

“我好像在尸宗那里见过,他们有个课程就叫养蛹,专门在死人肚子里养虫子的。”

“尸宗,滚出来说话啊。”

“咳咳,我们虽然也养蛹,但尸体都是合法渠道购买,养虫也是为了农业生产,我们可不会害人啊。”

“是的是的,天地可鉴。”

一群尸宗的同学瑟瑟发抖。

“咦,幕后的女人出现了,我去,这个身材,也太好看了吧?”

“已冲。”

……

……

画面中。

沈修瑾面前,黑暗中逐渐走出一个妖娆女子。

她背后生翅,宛若大号蝴蝶。

额上两根触角,娇俏可爱。

衣着单薄,只有薄薄的一层亵衣。

白晳的皮肤上,附着着一层厚厚的粉末。

“蝴蝶精!”

沈修瑾心中思索。

“呵呵,想不到你如此识时务,归顺于我。”

女子娇笑,额头上的触角抖动:“那么,现在乖乖把这个蛹吞下吧。”

在对方伸手的刹那间,沈修瑾右腿一蹬:“喝!”

地面龟裂,碎石飞崩。

沈修瑾身体迅速膨胀:“杀!”

他如同巨人,朝女子冲杀过去。

“早就知道你不听话,去……”

女子眼睛一眯,数不清的蝴蝶朝沈修瑾撞去。

这些蝴蝶身体破碎后,有腐蚀效果。

沈修瑾也不敢大意。

体内龙象蕴气金身疯狂运转,如此急速的运转下,他体表猛然发出一道金光。

金身附身!

他心中一动,知道自己又摸到了功法新的一层,心中狂喜。

手中刀子如幻影,疯狂砍杀围过来的蝴蝶。

但身体不可避免被溅射,腐蚀的力道侵蚀他的身体。

但效果没那么强,强大的防御力,只是让他身体破了一点皮。

我受伤了!

沈修瑾大惊!

哪怕之前强悍如鱼精的妖物,也只不过是把他咬出红印子而已。

而现在,自己破皮了。

不得了不得了!

沈修瑾大怒,恐怕的身躯直接撞到女子身上。

“砰!”

女子惊呼,直接倒飞出去。

娇弱的身子狠狠砸在墙壁上,惨不忍睹。身体好几处竟然都流淌出白色的脓液,带着一股腥味。

“这么弱?”

沈修瑾一愣。

他原本以为还有多厉害,毕竟口口声声知道历峙死在他手上,过来寻仇。

既然有信心过来找麻烦,起码比起那个厉峙要厉害吧?

哪知道,第一回合的冲击都抵挡不了。

“你……你怎么可能不怕腐蚀?”

女子的声音不再淡定。

沈修瑾耸耸肩:“强大没有理由!”

女子扭头,企图飞离这里。

“想跑,有这么容易?”

他用力一跃,直接将一堆蝴蝶撞开,杀出一条血路。

随即立刻拉住女子的玉足。

“脚还挺滑,给我死!”

他挥舞娇躯,用力砸向蝴蝶群。

“不不不……”

女子惊恐,将无数蝴蝶撞爆。

爆开的蝴蝶浆液立刻腐蚀她的娇躯,白色浓浆流出的越来越多。

“砰!”

沈修瑾像扔垃圾一样,将女人扔到一边,冷言道:“我的人呢?”

“该死的,放过我,我……我就……”

“还和我讨价还价?”沈修瑾一跺。

咔擦!

女子腿骨断裂。

“啊……”

“他们,他们已经死了,我用蛹奴变成你们的模样,引诱他们,他们没发现,被蛹奴背后偷袭,都死了。”

沈修瑾心中一沉。

虽然他早就猜测,护卫们已经凶多吉少。

但是当真的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些悲哀。

“你们都是尸宗的,你明明是妖物,怎么会进入尸宗?”

“我以前也是人,只是融合了蝴蝶精……”

“真是人不人鬼不鬼。”

“放过我,我可以答应你,尸宗以后不会对付你。”

女人低着头,楚楚可怜,眼中闪烁着别样目光。

“甚至,甚至可以让师姐赐你荣华富贵。”

“师姐,你师姐很厉害?”

“她是国师亲传弟子,会多种术法,神秘莫测。如何?放过我吧,我一定会为你美言几句,师姐最看重能人异士,她会好好栽培你,运气好,你能爬上她的凤榻也说不定,师姐最是喜欢你这样的精干男子。”

“不必了!”

“噗!”

下一刻,沈修瑾脚一跺,直接将女人头颅踩爆。

又用力撵了撵,看向四周。

随着女人彻底死亡,四周蝴蝶四散飞去。

之前的浓雾也缓缓褪去。

沈修瑾这才注意,这些浓雾之中都是白色粉末,无比诡异。

好在,女人死了,这些都消失不见,露出了原本的样貌。

破旧的道观,杂草丛生,诡异黑暗。

看到门口的时候,沈修瑾脸色一沉。

其余护卫的尸体,直挺挺躺在地上。

都死了。

“张兵,毛旭明……”

沈修瑾叹了一口气,他小时候就和他们熟悉,关系不错。

这些都是好汉子,可惜都死了。

“我已经为你们报仇,安息。”

没管尸体,迅速朝外面跑去,几匹马也都已经惨死。

“做的真够绝。”

沈修瑾只能跑回去,好在沈富贵带领人已经过来,看到沈修瑾,面色一变:“其他人呢?”

“其他人和马匹,都死了。”

说完,天空雷鸣炸响。

下雨了。

“道观现在很安全,过去避雨吧。”

来到道观。

众人听了沈修瑾遭遇,无不后怕。

毛六刀带人找了一些柴火,燃起大火。

雨不大,随后,在雨中将尸体烧的一干二净。

“如今这世道,妖魔鬼怪频出,定然和国师脱不了干系。”

入夜,沈修瑾爬上屋顶,心中呢喃。

“回头我一定要多找点功法。”

“不过,今天战斗的时候,龙象蕴气金身突然变的不一样了,金身附着身体,我功法又有精近了么?”

他暗暗催动身体,看着手掌。

手掌金光一闪,如同金子。

“不管如何,这是我的一个优势吧。”

清晨。

雨后的空气中有股泥土的清香。

车队再次启程。

虽然道路变得泥泞,但没有磨灭众人向往美好生活的心情。

“到了宣州城就好了啊。”

“我一定要好好睡一觉,这几天可把我累死。”

“婆娘,我们快要到宣州城了。”

“太好了相公。”

沈富贵也笑了。

突然,他想到什么,找到一边走路,一边擦拭刀子的沈修瑾。

“修瑾,关于宣州的事情,得和你说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