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再躲厄运,奖励丰富(求票票)

看台上,很多人也注意到沈碧君越来越像一个人。

尤其是姓名,一模一样。

一开始,有些人觉得只是同名,可随着画面里沈碧君越来越大,她们的容貌也越来越像。

“难道说,画面里面的沈碧君,也是那位的前世?”

有人终于提出了这么一点。

虽然说,很多人前世今生容貌都会发生改变,甚至性别也一样。

可若是前世的人修为达到一定境界,那也会影响到今生。

那就是容貌固化。

因为这类人由于修为太强,已经不被传统的天道轮回所束缚。

在其他人窃窃私语的时候,校长边上,沈碧君眉头紧锁。

“难道这是我的第二世?不过我怎么可能和别人谈情说爱?”

沈碧君心中果断否定:“应该是同名同姓,我已经觉醒了我武林魔女的前世,对我的影响很大……”

只是沈碧君自己也没想到,她虽然否定这些画面,但内心深处,却隐隐对这些画面有股熟悉的感觉。

……

……

画面继续。

沈修瑾在大比后,一举成为沈碧君父亲义子。

得到的修炼资源有很多。

但同时,他也得罪了管家杨仁兴。

话说,这个杨仁兴身为沈家管事,实力和沈修瑾父亲差不多。

但权利更大。

大小事物都经过他手。

这一天,沈修瑾独自在院中修炼。

随着他地位提升,沈家特意给他提供了一间别院用于居住。

就在这时,杨仁兴端着一碗人参汤来到门口处。

他看着四下无人,突然从袖口拿出一个用纸包裹的东西。

打开后,里面是一堆粉末。

他以极快的速度将粉末撒到人参汤内,而后摇晃了一下汤,露出冷笑。

儿子被沈修瑾打伤,修为暴退。

以后他的儿子难以在武道上有所建树,这让他对沈修瑾恨之入骨。

所以他打定主意,定要让沈修瑾付出代价。

画面中的这一幕,被所有人看到。

前世记忆就是这样,身为旁观者,有时候会看到觉醒之人以外的一些画面。

这就是天道法则的魅力。

外面一群人看到这一幕,都骂开了。

“看看,我就说这个管家不是好东西。”

“那日大比,明明是他儿子犯规在先,在技不如人的情况下,竟然出暗器,沈修瑾这才把他儿子打废,没想到不反思自己,反而要害沈修瑾。”

“这毒药恐怕是要被沈修瑾吃了,惨啊。”

“一代天骄就此陨落了。”

“你们也太悲观了吧,别忘记了,这次可是金色光幕,沈修瑾怎么可能这么容易陨落?”

“必定有转折。”

…………

杨仁兴笑眯眯的端着汤,走入别院。

“哎呀,沈修瑾,还在练武呢,难怪会这么厉害,假以时日,必定能比得上家主呢。”

杨仁兴能混到管事一职,他的口才功不可没。

哪怕是面对仇人,他也是笑脸相迎,给人亲近之感。

“杨叔说笑了,我也就是随便练练。”

沈修瑾灿若星辰的目光看向杨仁兴,眼中闪烁别样目光。

“你啊,就是谦虚,我家那个可要和你学学。”

杨仁兴语气谄媚,说着端来人参汤:“来,修瑾,这可是家主特意让我给你熬得,以后每天喝一份,能助你修行,实力更进一步。”

沈修瑾接过汤,目光盯着杨仁兴:“杨叔,你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

“是啊,说起来,你出身那年,家主还是少爷呢,在外被人打了,你父亲扔下刚刚出身的你,过去救家主,那次之后,你父亲成了护卫队长,可喜可贺啊。”

“是啊,你和我父亲关系也不错。”

“那是自然,我把你父亲可是当做亲兄弟,把你当做自己儿子看待的啊。”

“是,从小到大,我也把你当成亲人。”

杨仁兴觉得沈修瑾今天话里有话,非常奇怪。

他皱眉道:“修瑾,你想说什么?”

“杨叔,我最后问你一句,这碗汤,你要给我喝吗?”

嗯?

沈修瑾的话,让杨仁兴吓了一跳,下意识道:“自然是给你的,这是家主的赏赐。”

“我受之有愧,杨叔,你儿子不是受伤了么,给他吧。”

“那怎么能行,这是家主的意思,要是被他知道,这汤被我儿子喝了,怎么可能放过我?”

沈修瑾摇了摇头,仿佛充耳不闻。

嘴角只是挂着淡淡的讥笑。

就在这时,门口处,沈碧君突然冲了进来,一把将汤拿走。

“小姐。”杨仁兴微微一愣,随即脸色大变。

“管家,我看你鬼鬼祟祟的,这汤里莫不是有问题?”

“小姐,没,绝对没得事。”

“没事,我拿来化验一下即可。”

沈碧君迅速拿出一根银针,深入汤内。

瞬间,银针泛黑。

“好哇,果然有问题。”

“汤里有毒!”

沈碧君似乎早有准备,立刻,门外冲进来一群高手。

均都是沈家长老。

杨仁兴脸色一变,这是有备而来啊。

“杨仁兴,你作为我沈家管事,竟然企图用毒,谋害我沈家天才,实在可恶,把他拿下。”

喊话的,是沈家二长老。

话落,他身后的人齐齐出手。

杨仁兴一下子被制住,慌忙道:“误会,误会啊……”

只可惜,都到这个时候了,谁会听他的话?

随即立刻被带了出去。

众人离开,沈碧君突然踹了沈修瑾一脚。

沈修瑾无语:“……小姐,你踹我干什么?”

“你小子,怎么知道杨仁兴要害你,还让我带人过来来个人赃并获?平时没看出来啊,你居然有这份心机。”

沈碧君眼睛一眯:“想不到你也挺狡猾的嘛,还以为你老实人。”

沈修瑾:“……”

沈修瑾挠了挠头,尴尬:“我就是感觉,在我打败了杨仁兴儿子后,他一直看我眼光不对劲,我就防备了一手,没想到他真的对我下毒。”

“好家伙,你也太神机妙算了。”

“巧合巧合。”

“我现在帮了你,你怎么谢我?”

“呃……请你吃烧烤?”

“不够不够。”

“那你说吧。”沈修瑾想了想,老实巴交道:“先说好,我身上银子不多。”

“你这个人咋这么小气。”沈碧君嘴一撇:“上次路过你院子,看到你给别人擦跌打损伤药,还给他按摩,看起来效果挺不错的,很舒服的样子。”

沈修瑾皱眉道:“这是我跟陈医师学的推拿手,我们练武之人,难免会伤筋动骨,肌肉损伤,这推拿手就是改善淤血的,小姐你身体这么棒,用不着推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