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封城,僵尸动乱

被沈修瑾如此一说,一些人打了退堂鼓。

实际上,大多数人都是跟风的。

觉得这里不安全,那就回家。

可听了沈修瑾话,他们转念一想,是啊,外面都不太平啊。

不光不太平,他们做下人做惯了,回家连吃喝都每个着落,更不用说面对那些诡异。

在这里,至少吃喝不愁。

“噗通!”

一个丫鬟跪下:“奴婢想了想,不走了。”

“沃我也不走了。”

不少人反悔了。

最终,只走了两个年轻小伙。

他们是家里真的有事。

……

……

“这日子越来越没法过了,修瑾,我和你娘亲们商量过了,准备离开这里,最近你几个叔叔都拖家带口走了。”

深夜书房里。

沈富贵和沈修瑾商量。

沈修瑾其实是不想走的。

毕竟,他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里一草一木,他还是挺舍不得的。

尤其是小黑要是回来找他,岂不是找不到了?

但,世事无常。

他不走,沈富贵肯定也不走,这一大家子在这里吃喝都是问题。

所以他必须要走。

“爹,那就……走吧,离开这里。”

“好。”

当天晚上,沈富贵就张罗起来。

他一口气买下了十辆马车,加上以前的存货,总计二十辆马车。

一箱箱物资往车上搬运,吃的喝得,还有衣服。

连瓷器都不放过。

沈修瑾看的皱眉,这么多东西,车子可能放不下。

但他也劝不动家人,一劝家人就说,这些瓷器价值连城……

足足张罗了三天,整个家里被搬空。

为此后面又增加了五辆大板车,这才准备完毕。

但是就在准备浩浩荡荡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县太爷下令!

封城了。

“不好了,封城了!”

“什么,怎么会封城,我们家才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呢!”

“快点过去看看。”

大街上,不少人着急的朝城门口跑去。

“封城了?爹,我去看看。”

沈修瑾说道。

“好,快点去。”沈富贵连忙道。

沈修瑾骑着快马,一溜烟来到城门口。

这才发现,这里堵了不少人。

“什么情况啊,为什么封城?”

“我们家都收拾好了,麻烦兵爷开门!”

“放我们出去,为什么把我们关起来。”

人群里,逐渐弥漫着不安的气息。

没人会愿意被关在城内。

城楼上,守城将士身披铠甲,腰间佩刀。

他手扶着佩刀,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喊道:“大家安静,容我先说。”

“刚刚得到朝廷命令,咱们柳庄县附近,出现大规模僵尸,尸毒已经扩散。并且有朝我们柳庄县包围的趋势。”

“为了大家安全着想,暂时封城。”

“至于想要出去,大家就别想了,我是为你好,现在出去就是找死。”

人群哗然。

虽然有些人不甘心,但无可奈何。

外面僵尸围城,只能回家。

沈修瑾第一时间回家,把事情说了一下。

沈富贵无奈,只能安排下人再把东西卸下。

封城的日子并不好过。

众多居民每日大门紧闭,物价每天上涨。

这也就算了,关键是,城内死人越来越多。

连续三日,沈家下人接连死了三个,闹得人心惶惶。

尤其是六娘,好像中邪了似的,每日浑浑噩噩说胡话,开始发起了高烧。

沈富贵请来了郎中,可都解决不了。

沈修瑾也很着急,寻思着是不是中邪了?

恰在这时,白云道长带着他两个徒弟过来了。

“沈老爷,好久不见了,我一直派人为修瑾送来的汤药,他喝了么?”

沈富贵看到来人,大喜。

“喝了喝了,道长快请进,话说这里封城了,您是怎么来的?”

“县太爷邀请我来降妖,这不就来了么,话说,这些年我对我徒儿修瑾可是很挂念的。”

“多谢道长,我立刻派人叫修瑾来。”

“不急不急,不过,你这地方有问题啊,阴气不散,府中可是有人久病不愈?”

沈富贵眼睛瞪大,一脸崇拜:“道长神人,我那六房整日浑浑噩噩,发高烧,已经有十余天了,不知怎么回事?”

“我去看看。”

还别说,白云道长看了之后,第一时间做了一场法事。

第二天病就好了。

沈家上下无不欣喜,都在说白云道长可真灵。

唯独沈修瑾有些疑惑。

六娘生病不久他就过来了,可真是巧。

貌似不太对劲。

果然,之后白云道长又说了,沈府之中还有邪祟作乱,只可惜不知道具体位置,需要在这里一直观察。

沈富贵赶紧道:“那道长要是不介意,就在府上住下。”

“这……倒是可以,那麻烦沈老爷了。”

“不麻烦不麻烦,道长住在这里,邪祟不敢近身,话说还是我们沈家占便宜了。”

“呵呵,修瑾。”白云道长朝沈修瑾看去:“为师的汤药可要好好喝啊,差不多半个月,我就能教你术法。”

沈富贵大喜。

沈修瑾不咸不淡道:“谢师父。”

就这样白云道长住了下来。

刚刚开始还好,非常客气。

不过到后面,要求越来越多。

每日需要山珍海味伺候他,甚至好几次暗示沈富贵,找些年轻女子给他双修。

可这时候哪里去找?

沈富贵只能搪塞过去。

现在全家人只希望,半月之后白云道长能教沈修瑾功法。

半个月时间过去。

白云道长果然开始教了。

只是他是让大弟子教。

大弟子为人高傲,往院子里一站,负手而立,一派高人模样:“我只演示一遍,你看着。”

话落,他手持一把铁剑,开始比划。

刷刷刷!

沈修瑾皱眉,这剑法毫无章法。

“看懂了么?”大弟子收剑,看着沈修瑾一副懵懂的模样,心中一乐。

师父让我忽悠一下他,这傻小子果然一副傻样。

把我当成傻子了?

沈修瑾心中一怒,他其实也是学武之人,只不过没和白云道长说。

别人就真的把他当傻子糊弄。

“师兄,有没有能对付邪祟的术法?我想学那种。”

沈修瑾忍着怒意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