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我们学武之人能对付诡异吗(第二更)

今天天气不错。

大清早的,沈修瑾早早起床准备出去吃早饭。

小黑猫在脚边一直蹭啊蹭,看样子也饿了。

丫鬟柳儿端着脸盆走过来,伺候沈修瑾洗脸。

相比之前柳儿的活泼开朗,今天的柳儿精神有些恍惚。

“柳儿,今天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沈修瑾问道。

柳儿回过神,一边拧毛巾一边道:“少爷,昨夜又出事了。”

“出什么事?”

“昨晚打更人死了,这个月已经死了四个人了,都是被吸干了血,我听说有鬼,我一个人都不敢睡了。”

柳儿睡在大宅边上的小屋,安全性较差。

看着她惊慌的模样,沈修瑾道:“以后你住我隔壁厢房吧。”

“可是老爷那里……”

“没事,回头我和爹说。”

“谢谢少爷,你人真好。”

沈修瑾点点头,洗了脸来到前院。

发现来了几个捕快,正在和沈富贵交谈。

“王老头死的那个惨啊,脑袋都裂开了,这都已经死第四个人了,沈老爷,你们这几日可要小心点。”

“有劳几位费心,小小诚意,还请收下。”

沈富贵递过去几两碎银。

三个捕快心满意足收下,随后告辞。

边上还有不少家丁丫鬟,均都是神色紧张,议论纷纷。

“这是闹鬼,昨晚我听到喊声了,王老头死的真惨。”

“我想回家了……”

“我也是,可是这年头,家里也不安生,该怎么办啊?”

人心惶惶。

沈修瑾走过来:“爹。”

“修瑾,事情你知道了吧,以后晚上早点睡,最近不太安全。”

“我想去看看死尸。”

“看这个做什么,晦气!”沈富贵连忙道。

“我现在也算学武之人,看一下尸体,也许能从伤口看出是怎么死的。”

“这……行吧,跟我走,捕快们没走远,顺便喊上你两个师父。”

片刻,父子俩带着一些护卫,快步追上捕快。

“要看尸体?”捕快们倒是无所谓:“可以,不过尸体有些恶心,沈老爷,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这是自然。”沈修瑾主动说道。

沈富贵点点头:“有劳了。”

一群人来到尸体暂时存放的义庄。

“说实话,我当捕快二十年了,从没见过这个死法,尸体都干瘪了。我听一个道长说,这样的尸体极其容易变成僵尸,得用火烧了才行,所以县太爷吩咐,等死者家属看最后一面,就直接火化了。”

说话间,掀开盖住尸体的白布。

尸体狰狞的面容映入眼帘。

“修瑾,如何?”

沈富贵问道。

沈修瑾面目严肃,这几具尸体面无人色,浑身惨白。

死前都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事物,被吓得五官扭曲。

一具尸体脖子缺一块血肉,一具尸体是心口,王老头则是头颅裂开。

惨不忍睹。

“这不是武者干的。”

沈修瑾说道。

他也是学武之人,虽然说学武之人力量强大,但要杀人没必要这么杀。

‘真的有诡异?’

沈修瑾心中低语。

不能怪他不知道这点,现实中的沈修瑾虽然知道这个世界有鬼,但现在是前世画面中他在行动。

所以并没有上帝视角。

回去后,沈修瑾就去见了两位师父,询问这世上有没有鬼。

“我年轻时没听说过,不过这几年,倒是有所耳闻。”

听了沈修瑾问题,铁大胆眉头紧锁。

显然也听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毛六刀擦拭着自己银光闪闪的大刀,不屑一顾:“实不相瞒,上次押镖途中,我遇到我以前师兄,他和我说,砍了一个鬼。”

“没听你说过。”铁大胆问道。

“一开始我以为他吹牛逼,不过昨日,我师兄徒弟送来了他的死讯。”

“什么,死了?”

毛六刀叹道:“虽然他砍死了那个鬼,不过好像中了什么毒,回来后没几天就死了,我听他徒弟说,确实在一处荒郊野外遇到一个妇人,背影看是绝色美女,但转过头,却是青面獠牙……”

沈修瑾暗暗惊异:“若是有鬼,我们学武之人能对付吗?”

两个师父都是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此事没人能回答。

回到院子,沈修瑾眉头紧锁。

看着趴在阳光下打盹的小黑猫,突然醒悟:我真是傻,回头可以找一些道士之类的人问问啊。

之前捕快就说过,他们认识一个道长。

“回头让爹去问问。”

……

……

深夜。

沈修瑾在院中练武。

这是他长年累月的习惯了。

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圆月当空。

但空气中有些阴冷。

四周一瞅,一直待在身边的小黑猫也不知道去哪里玩了。

“难道发情跑了?”

沈修瑾微微摇头,有些无奈。

小黑猫来到这里之后,他就注意到小黑猫是母的。

不过奇怪的是,这些年一直没怀孕。

这就显得有些不正常,毕竟大多数母猫年年都有两三窝的。

柳儿早早休息去了,沈修瑾看天色已晚,也准备休息。

但半夜的时候,突然听到隔壁厢房有开门的声音。

“柳儿出门做什么?”

沈修瑾还没睡着,有些奇怪。

就算要上厕所,家里都有尿桶,没必要出门。

练武之后,敏锐的听觉让他觉得外面气氛有些诡异。

这源于他对柳儿的熟悉。

柳儿从8岁就来到他家,脚步声他很容易分辨出。

这根本不是柳儿的脚步声。

有其他人!

立刻,沈修瑾坐了起来,来到门口。

“呵呵……呵……”

诡异的声音传来。

……

……

外界。

不少人都害怕的捂住眼睛。

“我特么大半夜竟然在看鬼片。”

“不愧是修瑾啊,上次觉醒的言情剧,这次好了,竟然是鬼片,我特么平时最怕鬼。”

“我兴奋了,我最喜欢看鬼片,押注了,是男鬼还是女鬼哈。”

“不过这时候沈修瑾还是应该低调啊,他武功确实有几分门道,可再厉害的武功,怎么对付鬼啊?”

“是啊,这次麻烦了,年轻人还是太冲动,鬼又没对付你,居然还去救人?”

“做人要厚道,我看那丫鬟人不错啊。”

就在所有人讨论的时候。

画面中,越来越紧张。

沈修瑾侧耳倾听。

“呜呜!”

隔壁厢房内,传来了柳儿呜呜声。

不好!

沈修瑾面色大变,柳儿有危险。

他立刻开门,来到隔壁厢房。

发现柳儿的房门已经关闭,里面传来隐隐约约有节奏的呜咽声。

“砰……”

他直接踹开房门,只见里面站着一个人。

正是张有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