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奇怪的小黑猫(感谢馒头馅包子打赏5000,待会加更,第一更)

“好可爱的小猫咪啊……”

“猫咪好像受伤了。”

“咪咪这么可爱,是谁伤害的它?怎么可以酱纸。”

外界。

轮回大陆沪市的人们看着这一幕,非常愤慨。

“幸好我家修瑾是个好人,你看,他把猫咪带回屋子里了。”

“是啊,不过修瑾什么时候变成你家的了?”

“不对劲啊,这黑猫身上的伤势,怎么不像普通被野兽伤害的抓痕,反而有股黑气萦绕。”

这时,之前批发牛眼泪的老道在评论里评论。

“你又能看出来了?”

“自然,擦了牛眼泪,妖魔鬼怪留下的痕迹都能看出。再次打波广告哈,一瓶牛眼泪只要三千块。”

“我怀疑你想屁吃。”

“众施主咋不信呢,老道先说好,修瑾同学这一世是有邪祟的,想看得爽的,得擦我牛眼泪看,要不然可看不着哈。”

……

……

另一边。

光幕内。

沈修瑾已经把小黑猫抱回了自己屋内。

烛光照耀下,小黑猫身躯颤抖,惊恐的看着面前魁梧男人。

眼神非常的人性化。

也许是知道沈修瑾是良善之人,不会伤害它,所以安静的任由沈修瑾抱着。

“小家伙,你身上抓伤怎么弄的,别害怕。”

沈修瑾喊来丫鬟,取来热毛巾和纱布,最后还让丫鬟出去买了金疮药。

本来沈修瑾以为,给小黑猫处理伤口,它一定很害怕。

哪知道,小黑猫非常懂事,任由沈修瑾处理它。

要干啥就干啥,非常温顺。

“小家伙还挺懂事。”

沈修瑾一笑。

一个月时间过去,小黑猫伤势恢复。

现在它和沈修瑾已经熟悉了,几乎每天沈修瑾走到哪,它就跟在哪里。

沈修瑾练功,它就趴在一旁看着。

很快冬天了。

外面天寒地冻,大雪纷飞。

沈修瑾正睡得香呢,突然感觉脸上毛茸茸的。

这才发现,小黑猫居然爬上床来了。

本来一开始是被他赶下去的,但小黑猫不依不饶。

猫爪子人性化的看着外面,似乎在说,外面好冷……

看着这生气的小模样,沈修瑾无奈:“行吧,不过你身上要是太脏,我可不让你上床。”

小黑猫连忙喵了一声,缩进被子。

也许是习惯睡床上了,小黑猫每晚都要蹭睡。

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

和小黑猫待的久了,沈修瑾越发发现小黑猫通灵性。

有时候沈修瑾甚至能感觉,小黑猫就是一个人。

接下来一幕幕非常平淡。

不过。

光幕下,沈修瑾心中思索,马上就要十岁了。

根据之前的模拟,十岁的时候他又遭遇邪祟,为此还丢了一只手。

最后幸好是小黑猫突然出现,没有遭遇更大的厄运。

“推演,十岁的时候我会遇到什么麻烦。”

沈修瑾说道。

【本次推演消耗100魂力点。】

如今有2000魂力点了,财大气粗。

沈修瑾无所谓点头:“推演。”

【推演完成:109天后,一养鬼人因为忌恨沈富贵,决定伤害你,让沈富贵绝子绝孙!】

“原来是这样,推演,这个养鬼人叫什么?居住在哪里?”

【本次推演消耗100魂力点。】

“推演。”

【推演成功:养鬼人名叫张有福,居无定所,从事卖货。他将养有小鬼的器具卖给有钱人家,企图窃取财富。】

……

……

“居无定所么。”

沈修瑾微微皱眉,这样的话,提前找张有福的计划落空。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沈修瑾再道:“再次推演,用什么办法对方张有福?”

【本次推演需要20魂力点。】

沈修瑾乐了,这次只需要20点?

这样看来,应该很简单。

果然,推演成功后,显示:推演出9583种方法对付张有福。

沈修瑾:“……”

看了下面一种种办法,沈修瑾心中无语。

他算是明白为什么魂力点需要的少了。

因为对付张有福太简单了,这说明,以自己的实力足以碾压对方。

……

转眼间,已经到了10岁。

由于画面非常平稳,大多数人都快看睡着了。

但就在这时,画面一转。

一处昏暗的河边,一具尸体缓缓倒下。

一个诡异的红衣阴灵吸收着尸体残余的血气。

片刻后,黑暗中走出一个人。

“怎么出现这个画面了?”

外界,众人精神一震。

终于出现反派了么?

“这个人日后肯定会和沈修瑾有接触,所以前世投放了关于他的画面。”

“这个有些诡异,好面熟。”

“我去,这不是之前那个,要卖木头人娃娃给沈修瑾的小贩么。”

“不对劲,我就说当初看他的表情不对劲。”

“果然有问题啊。”

“他养小鬼了。”之前批发牛眼泪的老道又说道:“想要看鬼的来我这里买牛眼泪啊。”

“我买一瓶牛眼泪。”

有人忍不住了,赶紧下单。

毕竟,这个画面若是出现鬼,鬼在不现身的时候,观众也是看不见的。

一些有点钱的观众自然赶紧下单。

“好的,地址私聊,我叫丑团跑腿给你送过去哈。”

……

……

画面继续。

黑暗中,阴风阵阵,环境阴森。

沈府大门口,张有福用扁担挑着他的行礼来到张府外面。

他眼睛眯起,回忆起前几年事情。

那时候,他在路边摆摊,意外看到沈富贵的三老婆带着他唯一的儿子来他摊位买东西。

本来是想害他一下,没想到沈修瑾不喜欢那个木头人。

这也就算了,木头人直接被他踩碎,整的里面的小鬼直接魂飞魄散。

没办法,这些年他又去整了一个鬼。

这次这个鬼可要厉害多了。

上次是病痨鬼,怨念不够。

但这个,可是红衣厉鬼,怨念十足。

更是在他的调教下,吸了足足几十个人阳气。

“沈富贵,当日你让你家里走狗把我手给打断,导致我丢了吃饭的本领,今日,我也要让你儿子断手断脚!”

忽然,一个打更人走了出来。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当!当!当!

张有福露出邪异的笑容。

下一秒,他拿出一个稻草人娃娃。

娃娃头上的五官用殷虹的朱砂点缀,诡异扭曲。

“红儿,去吧……”

“啊……”

半夜三更,传来了打更人惨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