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小师姐还在?

“真的活着,严格来说,她活成了另一个样子。”

李武奇眼神闪烁着道。

“仔细说。”

“我说,你能不能放我一条生路?”

“可以。”沈修瑾言简意赅。

“好。”李武奇用力点头:“事情是这样,沈碧君被杀后,青衣妖女为了报复,将她的魂抽了出来,之后扔入了埋尸谷,说要让她受尽折磨,永世不得超生!”

“轰!”

闻言。

沈修瑾身上,气势离体,磅礴的气势直接将李武奇震飞。

“噗!”

李武奇刚刚要说你不能杀我,却已经被活活震死。

而沈修瑾,身躯颤抖,一幕幕场景在他脑海中浮现。

“师姐,还在受苦。”

这个消息,比沈碧君去世的消息还难受。

因为在那埋尸谷中,死去的人魂魄不能进入轮回,永受折磨。

这么多年了,沈碧君一直在受苦。

怒了,沈修瑾怒了。

“驾驾驾!”

沈修瑾手持长剑,朝灵山杀去。

……

……

“冲冠一怒为红颜!小伙子还是年轻了,不应该这么冲动啊。”

“这是要直接杀入灵山的节奏,沈修瑾这一世恐怕要结束了。”

“哎,灵山那种庞大的势力岂是那么好冲的,这下好了,恐怕是结束了。”

“这一世发展到现在,已经算是不错了。”

“呜呜呜,好希望我未来的老公能为我上刀山下火海。”

“当你老公真不容易。”

就在众人吐槽的间隙,看台上沈碧君则是眉头微皱。

她的前世居然没有入轮回。

那现在她算是怎么回事?

这意味着,沈修瑾杀入灵山,应该成功了,起码救出了她。

情不自禁的,她自己都没想到,一颗心跟着揪了起来。

随着沈修瑾朝灵山杀去。

观众席上每个人都聚精会神,不少人热血沸腾,恨不得自己也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这就是代入感啊。”

“我想起了当年打架的时光,单身一人冲入隔壁校霸的班级,乱杀!”

……

……

此时。

沈修瑾已经来到灵山脚下。

认了一下位置,朝埋尸谷内杀去。

“什么人胆敢擅闯灵山埋尸谷?”

刚刚到山上,一声暴喝,在虚空中炸响。

却是守山的人出现。

一共十人,八人筑基9层修为,其中两人是金丹修为,实力强悍。

沈修瑾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挡我者!”

只是一句,沈修瑾身后黑色的漩涡出现,无尽的力量化作虚影,延绵万丈。

再一句:“死!”

一道剑芒横扫,剑光闪烁,威势磅礴。

反观这十个守山人,均都被这股剑势所震慑。

“金丹强者!”

十个人都有些懵。

毕竟这里只是埋尸谷,一个鬼都不会过来的地方,金丹强者过来算什么?

震惊过后,两个金丹强者也不再犹豫,气势凝聚,每人爆发出各自绝技,阻挡沈修瑾。

与此同时,为首弟子立刻喊道:“摇人。”

但即便如此,也是来不及了。

声音根本传不出去。

他们的招式在接触到沈修瑾剑势,一触即溃。

噗噗噗……

“啊……”

八个筑基瞬间被斩杀,剩下的两个金丹强者也都是负伤。

“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这里只是埋尸谷,你……”

没等他们说完,沈修瑾背后黑色漩涡之内,有万道剑光涌出。

剑气纵横。

瞬间,两个人胸膛被万道剑光刺穿,尸骨无存。

沈修瑾看都没看一眼,任凭背后的黑色漩涡吸收着这些人溢出能量,补充自身消耗。

很快,他来到埋尸谷悬崖,纵身一跃,跳了进去。

“轰!”

跳进去的瞬间,沈修瑾眉头一挑,感觉不对劲了。

背后的黑色漩涡宛若鱼入大海,旋转的速度都快了许多。

一丝丝力量从四周涌来,全都是一股阴冷的气息。

这股气息本来让他很难受,乃是至阴的阴气,对活人有损害。

这也是为什么灵山的人都说,活人进埋尸谷,不死也要疯的缘故。

不过随着黑色漩涡在吸收这股气息,转化而来的力量,让沈修瑾受益匪浅。

“我在变强!”

沈修瑾心中一动,黑色漩涡就好像一个中转站。

阴气进入,转化出温暖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被他吸收,比吸收灵石的力量还要强大。

从小到大,沈修瑾也不知道自己脑后的黑色漩涡是什么。

但现在,感觉非常有用,这是他快速变强的资本。

有了这个想法,他快速吸收。

……

……

外界。

原本还担心埋尸谷会影响沈修瑾心智的人,全都大惊失色。

“先天灵体,竟然连阴暗之气都能吞噬。”

“本来我以为沈修瑾必死无疑,现在看来,这次踏入埋尸谷,非但不是祸事,反而会让他实力大进,大受裨益。”

“数千年来,埋尸谷内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这些人汇聚而成的阴气转化成灵气,那可是千千万万,这下沈修瑾有福了,待他出山,说踏平灵山,还真不是问题。”

就在这时。画面中。

沈修瑾注意到身后一股阴冷气息袭来。

扭头,就看到一个满脸腐烂的男子扑来。

“灵山弟子?”沈修瑾眉头一皱。

“哈哈哈,灵山,我为灵山卖命,他们却因为鸡毛蒜皮小事把我扔下来,杀杀杀,杀尽灵山之人。”

这是个被这里怨气影响的灵山弟子,看情况是因为触犯门规,被扔到了这里,自生自灭。

“罢了,我送你一程。”

沈修瑾冲过去,一掌拍出。

瞬间,魂魄消散。

严格来说,这个人是个死人,只不过死后没入轮回,所以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

吸收这个人逸散的阴气,沈修瑾喊道:“师姐,我沈修瑾,来了!你在哪里?”

某处阴暗的角落里。

一个正吸人骨髓的女人突然抬头。

这个女人满脸煞白,手掌成爪,手臂干枯如枯木。

她听着沈修瑾这个名字,感觉异常的熟悉。

很熟悉。

“沈修瑾……沈修瑾……”

“小姐,这个叫狗尾巴草。”

“这个草,能编织一个帽子,我编个草帽送给你。”

“小姐,我会保护你,永生永世。”

一缕缕断断续续的回忆,在女人脑海中,一一浮现。

“沈修瑾,我好像……认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