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他的剑,非常普通

沙沙沙……

微风拂过。

狗尾巴草轻轻摇曳,仿佛回应。

今日。

是泰山派两年一度的宗门大比。

分外门和内门。

外门弟子决出胜负,进入内门。

内门弟子决出胜负,被各大长老收为弟子,出彩者,更有幸被掌门收为弟子。

一旦成为亲传,有大概率能成为下一任掌门。

“听说今天那位神秘弟子出来了,也不知道何方神圣?”

“哼,我王某人终于能和他一较高下。”

“希望他不会让我们失望吧。”小师姐娇声道。

就在万众瞩目中,高台上,沈修瑾终于出来了。

这是他第一次出现在众多弟子面前。

他一袭白衣,手持一把青剑。

简单朴素的打扮,但一身气质出尘,能够让人觉察出他的不凡。

“参见师尊。”

沈修瑾来到掌门刘青面前,这段时日,刘青早已经收他为亲传弟子。

只不过还没有和外界说而已。

随后,沈修瑾和一众长老打招呼。

这时候,一头青丝,穿着火红色衣服的小姑娘持剑走了上来:“爹。”

“你这丫头,上来做什么,待会你还要比赛,还不下去。”刘青佯怒。

小姑娘却是不怕,她是刘青的女儿刘雪儿,被师兄弟们都叫做小师姐。

“爹,我比赛还要过一会嘛,过来给你老捶捶背。”

说完,懂事的蹲下来给刘青敲腿。

眼珠子却忍不住朝刘青身后的沈修瑾看。

这也太帅了吧,比上次河畔上遇到的穷秀才还好看。

只是让她无语的是,沈修瑾到头来都没看她一眼。

比赛很快开始。

外门弟子最先出场,一阵打斗之后,有不少弟子弟子顺利进入内门。

接下来是内门比试,打斗的更加精彩。

每个弟子都爆发出独特技能,让一些长老不住点头。

“这位师兄,我叫黄岩,想与你一战,切磋武道。”

就在这时,黄岩走上台,主动挑战沈修瑾。

黄岩是泰山派大师兄,深受弟子们喜欢。

此次他出手,倒也不是想证明什么,只是觉得,他作为大师兄,无论威望还是实力,在宗门内首屈一指。

而沈修瑾,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居然直接能得到亲传弟子之位。

他不服。

“修瑾,去吧,今日之后,你无需再隐藏了。”

刘青淡淡说道。

不少长老眉头一挑,有些惊讶。

当年掌门说过,沈修瑾不入金丹,不能出世。

今日,他无需隐藏,那岂不是说,沈修瑾已经是金丹了?

这天赋,果然逆天。

不过要知道,黄岩作为亲传弟子,也于一个多月前进入金丹,要是沈修瑾不在,黄岩必定能成为亲传弟子。

虽然时间上比沈修瑾花的时间长,但这东西也要看战斗经验。

沈修瑾能打败黄岩吗?

如果不能打败,那么宗主要封沈修瑾为亲传,恐怕不能服众。

眨眼间,沈修瑾飘到场下。

出尘的气质,让众多女弟子诧异。

“这就是传说中,被宗主秘密收为亲传的弟子?”

“长得不错,不知道实力……”

一些弟子话没说完,沈修瑾释放气息。

金丹强者的气息,弥漫而出。

“哗……”

“这么年轻就已经是金丹了!”

“这天赋,太逆天了。”

黄岩也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压力,凝神道:“不愧是亲传,天赋比我高!但,有时候进阶快,不代表真正的实力!”

黄岩现在已经30岁了。

放在同龄年中,他自小就被叫做天才。

所以他有自己的骄傲。

蹭!

一剑拔出。

“落雪无梅,梅见……”

剑身之上,剑气化作一道道粉红梅花,朝沈修瑾旋转袭来。

所到之处,空气中发出一声声尖啸。

一出手,便是黄岩全力一击,落雪无梅剑法。

沈修瑾眼眸微垂,呢喃道:“小姐,今日是我出山的第一次战斗……”

他不再藏拙,一剑拔出。

他的剑,非常普通。

乃是沈碧君当年用的凡铁宝剑。

由于宝剑太过平凡,很快引起了别人好奇。

“沈修瑾的剑,貌似只是凡铁。”

“是的,朴实无华。”

“宗主没赐他宝剑?”底下长老奇怪。

“当然赏赐了,不过修瑾说,这是她的剑。”

‘她,’这个词已经在长老们中代替了某个人。

沈修瑾心目中最重要的人。

“自古痴情多憔悴,哎,何必呢。”

“有些事,我们不是当事人,无法评价。”

就在众人说话的时候,沈修瑾一剑划出。

剑气瞬间将梅花剑气斩碎。

快如闪电,黄岩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

刷!

沈修瑾已经欺身过来。

“轰隆隆……”

一股庞大的金丹气息,让黄岩体内气血翻滚,他再也忍受不住,身体如气弹一般,瞬间弹飞。

紧随其后,沈修瑾已经来到他面前。

“黄师兄,承让。”

语气亲和,没有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那种骄横之感。

黄岩深吸一口气,直言不讳:“以前我一直不服气,为何掌门收你为亲传,我现在明白了,我黄岩……心服口服。”

心服口服……

声音扩散而出,一众弟子无不惊诧。

黄师兄,心服口服,这是何等的强大,才能让他如此?

这一届泰山派大比结束,沈修瑾的名字,无疑让所有人记住。

不过第二日,沈修瑾便前往老家。

……

……

沈府后山的小河边!

以前的沈府,现在已经成了虎帮的大本营,由陈大虎管控。

一道身影掠来,跳在河边。

正是沈修瑾,他来到了以前和沈碧君的秘密小屋。

和以前一样,小河边非常安静,由于他多年不来这里,这里的花草长得越发茂密了。

来到当年的大树边上,拨开杂草,露出了那一颗树洞。

树洞里面已经长满了苔藓,还有不知名的粪便,目测不知被什么小动物占据了这里。

“师姐,我回来了。”

沈修瑾眼中面无表情,“今日,我要踏平虎帮。”

沈修瑾脚步加快,朝当年的沈府大门口走去。

和以前一样,街道两旁都是吆喝声。

“馒头,香喷喷的大馒头,又大又软,还能流汁。”

“糖葫芦,糖葫芦……”

“来一串糖葫芦。”

“好勒。”

小贩开心的去拿糖葫芦,可是看到来人之后,直接愣住:“你……你是……修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