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我会为她报仇

“先让你入宗。”

看着沈修瑾,最终刘青拍板。

对于沈修瑾身份问题,泰山派高层还是很放心的。

毕竟如此天才,哪个宗门会傻里吧唧派出去做内奸?万一资敌怎么办?

不过按照规矩,还是去沈修瑾老家查了一下。

沈家上下,果然在数年前满门被杀,只有一男一女两人逃离。

“那你师姐呢?”

查到这些后,掌门刘青询问。

“她死了,被贼人所害。我会为她报仇。”沈修瑾说道。

说完。

沈修瑾望向不远处山坡上的一座墓碑。

来到泰山派后,他就在住所的前院里挖了一个坑,将沈碧君埋葬于此。

“好,以后你就在这里好生修炼,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记住一点,不要被杀意蒙蔽。”

“谢掌门提醒。”

“这里是宗门令牌,以及一些修炼用的丹药和灵石,以后会有定期供给,对这里的规矩,你也熟悉一下,以后你就是泰山派的人,明白吗?”

沈修瑾接过令牌,上面写着龙飞凤舞两个大字:内门!

泰山派内门弟子。

沈修瑾惊讶,根据他的了解,弟子进入宗门,需要从外门弟子做起。

在一年一度考核后,再入内门。

而他进来之后就进入内门,这待遇,让他有些意外。

刘青不以为然:“怎么?你都已经筑基了,还让你在外门欺负那些小朋友?”

沈修瑾了然:“谢掌门恩赐。”

“好好修炼,记住,莫要惹事。”

说完,刘青背负双手,离开这里。

……

刘青走出没多远,大长老忍不住过来:“掌门,此子杀气太重,睚眦必报,恐怕会为我派惹来祸端,收他为亲传弟子,还望三思。”

这些日子,在调查沈修瑾身份之后,刘青已经决定,日后收他为亲传。

面对长老质疑,刘青道:“他杀气重,那是对仇人,大长老,你亲朋若是被杀,你会如何?”

“当然是报仇雪恨,一雪前耻。”

“那不就得了,那你凭什么说他杀气重?”

“这……”大长老被说得哑口无言。

“再者,他对亲人如此重情重义,不正是我们要找的,天赋和情义俱佳的人么?否则,天赋再好,养一个白眼狼,有何用?”

“掌门说的是,只是我担心,沈修瑾的敌人,来历甚大。”

“那就让沈修瑾变的更强!”刘青遥望泰山之巅,淡淡道:“我泰山势弱已久,沈修瑾20不到便已经筑基5层,此等天赋,进入元婴是板上钉钉的事,若能进入化神……我泰山派当再入一流势力。”

“传令下去,对沈修瑾的身份加以保密,不入金丹,不能出世!”

“遵!”

……

……

“好,好一个你凭什么说他杀气重?男子汉大丈夫,当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外界,一些好汉忍不住为刘青的话叫好。

“我算是明白泰山派为什么一直势弱了,敢情有这么多优柔寡断的长老!好在他们掌门开明。”

“不入金丹,不能出世,这刘青是要玩票大的。”

“天才,到哪里都是能发光的,就像我一样。”

一个刚刚觉醒了前世是一代拳皇的男生忍不住感慨。

“你那在自家村里打拳也叫拳皇?村里的拳皇?”

……

从这一天开始,沈修瑾一直在掌门为他安排的灵气之地修炼。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处灵地是亲传弟子才有的待遇。

除了修炼之地比普通弟子更好之外,他的训练也由十大长老分别督促。

每天都会有元婴期的长老来陪沈修瑾切磋。

沈修瑾往往会和长老们大战上百回合。

你来我往,拳拳到肉,大汗淋漓。

而沈修瑾往往也是被打的遍体鳞伤,伤痕累累,甚至被打的大口吐血。

受伤后,会由掌门亲自医治。

如此修炼,饶是向来严苛的大长老也忍不住感慨沈修瑾毅力。

“仇恨,果然最能激发人斗志。”

短短一年,沈修瑾已经达到筑基巅峰。

“修瑾已经筑基巅峰,本长老虽然是元婴初阶,但对上他,没有百分百把握对付。”

“听掌门说,他年龄现在也只不过是20岁。”

“嘶嘶嘶,我那时候20岁在干嘛?好像刚刚进入筑基,我就骄傲的不得了,追仙子去了。”

“你还有脸说?都没追到一个,还喊什么莫欺少年穷。”

“不过你因祸得福,被拒绝之后,粪发涂墙,熏的一屋子都是,还发誓说什么不到筑基三层不搬出去,宁可臭死。”

“此事休要再提。”

“能忍受如此恶臭,你也算是个人物,我很佩服你。”

泰山派长老们,你一言我一语,无不感慨。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如果有,只能说质量太好。

这不,关于泰山派内有神秘内门弟子坐拥亲传弟子资源的消息,不胫而走。

这个弟子非常神秘,据说天赋得天独厚,被掌门当成了亲传弟子栽培。

有内门弟子就不乐意了。

“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居然得到这么多资源?”

“没人比我更懂修炼,我王某人不服。”

“小师姐,要不你去看看?”

“小师姐,那地方除了十大长老之外,其他人都不能进去,但你不一样啊。”

“我哪里不一样?”

“你漂亮啊。”

“哼,我的漂亮人尽皆知,不需要你提醒。”

小师姐乃是掌门闺女,性格蛮横。

但蛮横归蛮横,不代表她傻。

她才不会被激将几句就跑去秘地看那个神秘弟子。

“都干什么呢?马上就要宗门大比了,快去修炼。”

随着很多弟子听说了沈修瑾,其他门派自然也知道了。

各方势力,暗中打探,可根本打探不出什么。

只知道泰山派的这个弟子,年纪轻轻,就已经进入筑基。

……

……

时光荏苒,终于到了宗门大比的日子。

沈修瑾这次也要参加内门大比,这是他进宗之后,第一次要离开这个地方。

大清早的,他来到一堆土包前。

这里正是沈碧君的墓地,这么久时间过去,这里长满了狗尾巴草。

沈修瑾抚摸着灵牌,呢喃道:“师姐,报仇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用不了多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