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她选择了牺牲

“我去,沈修瑾这是发现了什么啊,从言情剧变成了悬疑?”

看台上,姜涛忍不住侧目朝李旭看去。

“李学长,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吧?”

“知道我也不告诉你。”李旭冷冰冰道。

姜涛一滞,吐槽:“你吃醋了。”

李旭:“……”

而在沈碧君身边,一个小姐妹忍不住道:“沈修瑾发现了什么?是不是何文鹏那把剑?”

沈碧君轻哼道:“何文鹏那把剑上应该有灵魂印记。里面的她知道这点,毕竟她以前跟着灵山的人修炼过一段时日。”

“原来是这样,她知道何文鹏死前向灵山发出讯息,灵山必定会追查过来。到时候会根据这把剑追踪过来……”

“不错。”

“可是她可以扔掉这把剑。”

沈碧君微微摇头:“她不死,灵山一直会追查下去,为了沈修瑾,她选择了牺牲。”

……

……

画面中。

沈修瑾疯了一般,策马狂奔。

此时的他,一切都想清楚了。

为什么沈碧君要何文鹏那把剑,当时他还以为,沈碧君是喜欢那把剑的花纹。

根本不是。

他想起一些大宗门会在重要弟子的武器上留下灵魂印记。

这样弟子就算惨死在外,宗门也会发现。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沈碧君昨晚会絮絮叨叨说那么多。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沈碧君要牺牲自己,让灵山不再追杀她。

昨晚,沈碧君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想到这,沈修瑾眼神带着几分戾气。

“师姐,你千万不要有事。”

可还是晚了。

当沈修瑾来到昨天杀死何文鹏的地方,大老远的,他便看到那辆熟悉的马车。

马匹还在那里,但马上的人却不见了。

“师姐,师姐!”

沈修瑾发疯似的寻找,最终才马车头发现地上一些血迹。

还有地上被拖行的痕迹。

痕迹直接到不远处一处密林,沈修瑾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郁。

他沿着血迹走着,最终在一颗大树前停了下来。

林子很茂密,微风吹拂,树叶‘沙沙’作响。

隐隐约约间,沈修瑾看到树叶里面,似乎有人在盯着他。

这股感觉很强烈。

他拨开树叶,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头,正死死盯着他看。

“师姐!”

噗通!

沈修瑾跪在地上,呢喃自语,眼神呆滞。

树上挂着的,正是沈碧君的人头。

鲜血还没有凝固,还在不停滴着血。

她眼珠子还睁着,表情明显有一股痛楚的意味。

死不瞑目。

“哈哈哈,哈哈哈……灵山,灵山,好得很!”

轰轰轰!

这一刻,沈修瑾背后虚空黑影再度浮现。

恐怖的气血,疯狂吞噬四周。

怒了!

沈修瑾仰天怒吼:“我要……踏平灵山!”

……

……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沈碧君不是说,只是离开吗?”

“是啊,怎么回事?”

一些不明所以的同学满脸不可思。

虽然一些大佬提前看出了端倪,但真的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们都沉默了。

人世界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生离死别。

以前,父母被杀,但身边尚有沈碧君陪伴。

而现在,都没了。

“修瑾哥哥,呜呜呜,为什么会有刀。”

“报仇,一定要报仇。”

操场上,大部分同学都已经觉醒完毕。

只剩下渺渺数十人还在继续觉醒前世。

而沈修瑾的,无疑是关注度最高的一个。

沈修瑾此时将头颅捧下:“师姐,我们回家。”

随后,沈碧君的躯体在边上的草丛堆里找到。

将尸体平整的放在马车上,沈修瑾遥望灵山方向:“灵山,我迟早会来。”

“驾驾驾!”

恰在此时,一队山贼打扮的人冲来。

“哈哈,原来那个小妞是你的女人,死的真够惨的。”

为首一人只有一只右眼,袒胸露乳,满脸横肉,正是此地一霸,专门劫人钱财。

“我师姐是被谁杀死的?你看到了?”沈修瑾问道。

“少废话,把身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

一群人一共十三人,个个凶神恶煞,包围沈修瑾。

沈修瑾二话不说,纵身一跃,凌厉的气势瞬间压的一群人喘不过气。

刹那间的功夫,除独眼壮汉之外,其余人人头全部飞出。

“鬼……鬼啊……”

独眼壮汉反应过来,惊恐的跌落下马,扭头就跑。

“跑,你跑得了吗?”

沈修瑾一个闪身,追袭过去。

一把剑横在壮汉脖子:“是谁,杀了我师姐?”

“好汉饶命,我看到的是三个人,一个女修士带着两个男弟子。那女修士额头上有朵莲花,穿着的是灵山的服饰。”

“其中一个男弟子我们认识,叫李武奇,乃是灵山青衣仙子座下的二弟子。”

至此,沈修瑾更加验证心中猜测。

是青衣仙子下的手。因为她的额头处,就有朵莲花。

“噗!”

沈修瑾手起刀落,壮汉人头落地。

“青衣仙子,李武奇,我必要将你们挫骨扬灰。”

“驾驾驾!”

马车滚滚。

不过沈修瑾并未去灵山,此时的他脑中一片清明。

他知道,以自己现在实力,根本不是灵山对手,他现在要做的,是实力。

“师姐,我带你去泰山派,有朝一日,必带你杀回灵山。”

……

……

泰山派,位处西南,是此地域中中等门派。

以前也是有过辉煌的,不过因为资源稀缺,年老一辈渐渐凋零,现在年轻一辈已经有接不上的趋势。

沈修瑾的出现,立刻引起泰山派高层重视。

不到20岁就达到筑基五层的天才,前所未有!

所以一出现,便被秘密带到掌门刘青面前。

“你叫什么?”

“沈修瑾。”沈修瑾回答,每个宗门在收弟子的时候,会调查弟子背景,以免出现内奸。

所以他没选择隐瞒。也没必要隐瞒。

毕竟师姐已经死了,灵山没有继续追查他。

“我家在15岁时,被仇家所灭。”沈修瑾继续道:“恳请掌门收留。”

“为何学武?”

“为报仇。”沈修瑾没有隐瞒。

如此简洁的话语,让刘青诧异。

他有些感兴趣了,问道:“你可知道,大多数人面对我这个问题,都是怎么回答的?他们说,要普度众生,要救济世人,更有人说,要将本门发扬光大。”

刘青笑了笑:“你是第一个,说的如此自私、直白的人。你身上,杀气太重。”

沈修瑾坦言:“说那些话,只会是欺骗,我不想骗人。不报仇,我道心难安。不报仇,我愧对死去的亲人。”

一席话,身边几个主要长老面面相觑。

这些话,听起来还真特么有点道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