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沈碧君,不对劲(求追读)

“师姐,这些事你不用做,我们明天就走。”沈修瑾拿下衣服,好奇道:“你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

“我能有有什么事,你平时一直只专注修炼,生活上的事情都没怎么管过,我现在是提醒一下你。”

“哦,有师姐一直陪我呢,这些事我也懒得弄。”

沈修瑾笑了笑。

这些年和沈碧君一直待在一起,他的衣物都是沈碧君准备。

“你啊,也要自己学学了,毕竟我不能一辈子待在你身边,是吧?来,试试鞋子。”

“师姐,我们为什么不能待在一起?你要走吗?”

接过鞋子,沈修瑾突然走到沈碧君面前:“师姐,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笨蛋,我能有什么事?只是今天遇到了那何文鹏,突然想到世事无常。那么强大的一人,说死了就死了,就好像当年我父母,我沈家那么多人,所以回来的时候我也在想,万一,我也突然有一天离开了你。”

“师姐,我说过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笨蛋,你说的太肉麻了,再说下去,我怕我以后真的离不开你。”

沈碧君笑了笑,突然转过头:“还记得小时候我们编织的草帽吗?刚刚过来的时候,前面我看到一条小河,那里长了很多狗尾巴草。”

“师姐,你要是喜欢,我们去那里看看。”

“嗯。”

两人来到河边,这里果然长了一大片狗尾巴草。

大多数已经金黄色,叶子枯黄。

不过沈碧君还是很开心。

她摘下两颗秀长的狗尾巴草,道:“修瑾,有时候我在想,父母还在世,那该多好,这时候我们应该已经进入灵山了吧?说起来,是我把你拖累了。”

“如果没有我,以你的天赋,随便在哪,都能生活的很好。”

“师姐……”

“我开玩笑的啦,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刚刚我就是突然有感而发。”

……

……

“我去,我听着沈碧君的话,有些不太对劲啊。”

“不对劲,确实不对劲。”

“我记得我前任临死前就是这么对我说的,呜呜呜呜,我想她了……”

“想起了我初中时候的同学。”

“沈碧君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突然说这些话,难道她想离开沈修瑾?”

“不不不,不要离开修瑾哥哥啊,这么好的cp,我不想看到你们分开。”

“修瑾哥哥,你难道听不出来么?”

不少女生期盼不已,泪花已经打着转。

不过也有不少大佬却是冷哼一声:“都懂什么,沈碧君和他在一起,只会影响了沈修瑾成长,主动离开,是为了沈修瑾好!”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未免,太不近人情。”

“修仙路上本就是逆天而行,儿女情长是大忌。”

“若是我,早已经将沈碧君狗头斩下。”

“哎……”

……

……

台上。

沈碧君看着自己前世,随着沈修瑾在觉醒,她也在觉醒。

“我终于做下了那样的决断了吗?不愧是我。”

沈碧君呢喃说着。

光幕中。

终于到了深夜。

沈修瑾在自己屋里,回忆着沈碧君今天傍晚反常的状态,有些奇怪。

“师姐最近一定是累了,不过,过两天到了泰山派就好了。”

沈修瑾已经决定,若是泰山派还不能进去,那就先找个不大不小的家族,做个护卫,再从长计议。

随即,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三块灵石。

正是白天从何文鹏身上摸到的灵石。

这段时日,虽然修为一直在默默增长。

但由于缺乏天材地宝,进展的不算太快。

如今有了从何文鹏那里得到的资源,想来近期能让他大进一步。

一念至此,沈修瑾闭上眼睛,迅速吞噬灵石。

随着修炼,他的身后迅速出现一道黑暗的漩涡。

先天灵体体质再次发挥作用。

几乎是一滴不剩的将灵石内灵气纳入体内,与此同时,空气中灵气朝沈修瑾蜂拥而至。

一晚上的修炼,让沈修瑾连日来的疲惫一扫而空。

而且修为有巨大精进。

低头看去,沈修瑾有些无奈,不知不觉间,竟然将得到的一半灵石全部消耗了。

不过效果也很显著。

原本只是筑基四层,但现在已经是筑基六层。

一晚上上升两层,即便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也达不到这种程度。

沈修瑾很高兴,不过由于他没有在大宗门学习过,所以还不清楚自己到底强到什么地步。

现在他只以为自己只是变强了一点点。

他欣喜的走到隔壁门口,准备告诉沈碧君这个好消息。

只是连续敲了好几下,都没有人回应。

一股不祥的预感,在沈修瑾心中升起。

他手腕一震,门径直被推开。

屋内没人!

摆设整整齐齐,床上的物品连动都没动一下。

而在桌上,放着一封信。

信上放着一株狗尾巴草。

【沈碧君.留。】

沈修瑾愣住,他一点一点走到桌边,拿起信,打开。

确实是沈碧君的笔记。

她自知修炼无望,而沈修瑾天赋异禀,假以时日,必定能成为一方人物。

这种情况下,她不想跟着沈修瑾拖累他。

所以她决定,放手,离开。

她在昨天半夜就走了。

“修瑾,我的好师弟,你我缘分已尽,你也不必为沈家上下报仇,就此别过,勿念。”

“不,不,师姐无缘无故怎么会走?”

沈修瑾怒了。

他们经历这么多困难,如果师姐要放弃,早已经离开。

所以沈修瑾觉得,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

……

“所以沈碧君说了这么多,终于识相的走了?”

“呜呜呜,为什么要分开?”

凸(艹皿艹)!

“不不,没那么简单,还记得沈碧君拿走了何文鹏那把剑不?我怀疑……”

就在外界七嘴八舌议论的时候,沈修瑾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朝来的路上飞奔过去。

马车已经被沈碧君骑走,沈修瑾就半路抢了一匹马。

“师姐,我知道你为什么离开了,我太傻了,太傻了,我居然没发现。”

骑着马,沈修瑾脸上满是悔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