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无事献殷勤(求追读)

“驾驾驾……”

荒无人烟的官道上,一辆马车风尘仆仆,疾驶而过。

正是沈修瑾和沈碧君坐的马车。

两人已经走出灵山城半天的路程了。

眼下沈修瑾准备去一个叫泰山派的地方。

之前他们路过那地方,知道泰山派在这一带也算是个二流的宗门。

当时泰山派也在招收弟子,因为他们要前往灵山,就没有过去。

现在灵山已经明确进不去,所以沈修瑾和沈碧君商量了一下,决定退而求其次,前往泰山派。

今日的官道上人格外稀少,下午的时候,眼瞅着过了这座山坡,就要到下一个城池。

但就在这时,只见天空中飘来一个人影。

“碧君师妹!”

此人声音悠悠,面如冠玉,有些熟悉。

等凑近了一看,沈碧君顿时惊讶。

“何师兄!”

沈修瑾也认出了来人,当年沈碧君出去历练,貌似就是跟着这个师兄一起的。

当时还有几个师姐和另外几个师兄。

“他怎么来了?”

正想着,何文鹏缓缓落地,笑了笑道:“碧君,听闻你过来了,不过师父没让你进山。”

“是的,何师兄,你过来不知何事?”

“师父刚刚后悔了,遂派我过来寻你们,你们走的可真是快啊,我赶了一天的路,才找到你们呢。”

沈碧君顿时大喜:“师父愿意让我进山了。”

“是啊。”何文鹏笑了笑,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容。

只是这个笑容,却让沈修瑾感觉不太寻常。

犹然记得几年前,何文鹏带着师弟师妹们来到沈家,态度何其跋扈。

一个家丁只不过路过他的时候,问候的声音小了一些,却被他打了足足三巴掌。

那次之后,沈修瑾就感觉,此人心胸狭窄,不值得深交。

之后,听闻父亲说,为了让他消气,沈家还给了他不少好处。

当时沈修瑾就感觉,何文鹏之所以突然发怒,为的就是要好处。

如今,何文鹏一副好人的模样,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是啊,碧君,走吧。”何文鹏笑了笑,说话的时候,却是连沈修瑾这边看都没看一眼。

他的目光,一直在沈碧君那姣好的身材上停留着。

沈碧君没注意,恭敬道:“师兄,那我和师弟一起走。”

何文鹏这才把目光放在沈修瑾身上,道:“师父只让你走。”

“什么?”沈碧君一愣:“为什么?”

“我哪知道为什么,师父说了只让你走。”

何文鹏语气逐渐不耐烦起来。

他之前听师父说了沈碧君的事,立刻想起了几年前那个容貌姣好的沈碧君。

他没想到,沈碧君家里遭遇如此大难。

回忆当年沈碧君那姣好的容颜,他一下子心猿意马。

于是过来故意说什么要带沈碧君走的话。

外界,观众们也发现不对劲了。

“这个人眼神不对劲,怎么来盯着沈碧君身体看。”

“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发现。”

“这个人我记得,几年前在沈家和嚣张那个,这样的人肯定有问题。”

“他要带沈碧君一个人走,难不成,是馋她……?”

“应该是如此,沈修瑾,可不能让他带走啊。”

……

……

“何师兄。”沈修瑾不留痕迹靠近何文鹏,躬身道:“有件事我不得不说。”

“什么事?”何文鹏不悦,对于这些蝼蚁,他一向不喜欢多搭理。

沈修瑾道:“这件事是……”

没有任何犹豫,沈修瑾率先忽然攻击。

以最快的速度,一剑飞劈。

他本就是筑基层次,而何文鹏几年前就是筑基。

所以沈修瑾根本不敢有任何懈怠,这一剑,直接裹挟了他最大的力量。

“噗嗤!”

何文鹏瞪大眼睛,只觉得自己怎么突然飘了出去。

他想稳住身体,但手脚根本没有只觉。

然后,就看到自己的身体还停留在原地,脖子上喷着鲜血。

这也就算了,沈修瑾还不放心,上去又把他手脚斩断,最后心窝子连捅五刀。

刀刀毙命。

“师尊,沈碧君杀我!”

临死之前,何文鹏怒吼,一道印记被他从口中喷出。

印记化作流光,朝天空掠去。

“修瑾……”

看着地上尸体,沈碧君张了张嘴,她第一次感觉,以前熟悉的小师弟,有些不一样了。

沈修瑾扭头:“这些大宗门的弟子保命手段颇多,我担心他有底牌,所以把他大卸八块了。”

“你做的……做的好。”

沈碧君用力点头:“我刚刚也觉得他不对劲。”

沈修瑾第一时间摸尸。

将他手上的戒指摘下,检查了一下,发现里面有一些丹药和灵石。

灵石一共五百多块,倒是把沈修瑾吓了一跳。

“这次发了。”

沈修瑾可是知道这东西的珍贵程度。

沈碧君捡起何文鹏的佩剑,回忆着刚刚那道流光,张了张嘴,眼神复杂的看着一脸高兴的沈修瑾。

“修瑾,这把剑,能给我吗?”

“当然可以,不过这是何文鹏的东西,你平时要放在储物戒内,免得被灵山的人看到。”

“好的。”

沈修瑾迅速找来一些柴火,一把火将何文鹏的尸体烧的一干二净。

“驾驾驾……”

马车继续上路。

……

“好,不愧是沈修瑾,直接出手,快刀斩乱麻。”

“那何文鹏太嚣张了,以为沈修瑾不能对付他,他根本没有防备。”

“大家注意到没?如果我刚刚没看错,何文鹏死前那道流光,应该是传音印记,是一种门派对重视弟子身上植入的法门。”

“不错了,施术者能知道死者是被谁所杀。”

“那岂不是说,何文鹏的死,会被灵山知道?”

“这下完了!”

很多人意识到这点,一下子炸锅了。

现在他们很担忧两人接下来会怎么样,搞得有些人想去厕所都只能硬生生憋着。

……

……

傍晚,沈修瑾赶着马车,终于入城。

“师弟,你赶了一天马车,早点去睡吧。”

屋内,沈碧君替沈修瑾叠着衣服,整整齐齐摆好。

“你衣服我给你叠好了,刚刚外面给你买了一双新的鞋子。”

“对了,马车上的被子,我给你拿到对面的裁缝铺去补了,我补衣服不会,你记得去拿。”

沈碧君一边做着事,一边絮絮叨叨说话。

沈修瑾有些奇怪,自从杀死了何文鹏之后,沈碧君回来的时候,就有些奇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